逝·重生

秋山心雨 83

马车碌碌驶出京城,容羽瞥一眼秋山君“想问什么就问!”

都是聪明人,秋山君开口“圣后让你离开,你便离开么?” 

容羽看了眼他“我人都出来了,还不够真啊?”

秋山君叹息“所以我才不明白,你为什么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

“我留下来做什么?”容羽笑笑“夹在师父和母后之间受气么?”

“他们两个高高在上,谁都不肯听我的,我留下来也没用,至于南北合流,让徐有容忙去,我才不干这种事,出力不讨好!”容羽神色有些黯然“至于长生,他已经是教宗,那边徐有容又叛变了,只要生命无忧,那混蛋一向镇静,还有徐有容看着,我有什么担心的?”

秋山君蹙眉“那你自己呢?”

容羽至今都在朝廷和国教两边位高权重,她聪明至极,有才华有能力,曾经是国教和皇位的候选人。无论她性情如何,做到现在的位置,都不可能无所图谋。

“我?”容羽挑眉笑“京都局势胶着,有我没我不要紧,我正好腾出手来追求别的目标。”

她说的意有所指,秋山君低头咳了两声,绕过话题“你手里拿的什么?”

“这个?”容羽想想,递给他“阵法图,你看看。”

秋山君接过,只看了两眼便抬头“这是?”

“王之策囚禁朱砂的阵法,朱砂帮了长生不少忙,他想把朱砂放出来。”容羽看他脸色有些变,好笑道“我知道你不大想帮他,说实话我也不想帮,但这阵法有点意思,我从徐有容那里顺来的,闲来无事磨磨脑子,不然你师父要说我耽误你修道了!”

容羽一张嘴舌灿莲花,秋山君不欲和她争辩,自己看阵法图。

 

阵法玄妙,秋山君神识消耗甚巨,看了一会自己放下不看了,正好路过京郊小镇,两个人敛了身形下车随意用早点,秋山君问“你觉得如何?”

容羽正小口的吃着包子皮,闻言道“完全看不懂,我没有看过相关的书,知识储备空白。陈长生那个笨蛋要从头开始学,我才不要!”

这么干脆利落的说自己的短处,秋山君噎了噎,问“既然看不懂,为什么拿来?”

“给你看啊”容羽笑笑“先前不是说了嘛?磨磨脑子。”

秋山君心想谁知道你开玩笑说的话居然是真的?但转而一想,又问“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救它?”

“嗯……”容羽想了想关于朱砂的传说,道“如果是我,大概会从水淹北新桥或者浓硫酸腐蚀铁链来考虑吧!”

如此粗暴的方法,也亏得秋山君眼界格局大,仔细沉吟便发现,虽然方法很粗暴,但是,思路是没有问题的,只是-

“北新桥是口井,洛水如何能淹的掉?”

容羽懒懒道“修运河,抽水形成落差,然后灌下去不就行了!陈长生又不缺钱和人,立刻动工的话,修好正好能赶上汛期,明年这个时候,朱砂一定出来了。”

“可在京都弄这么大的动静,圣后不会同意吧!”秋山君忽而又蹙眉“而且,王大人说的话,未必可信吧!”

容羽的目光变了,眼眸沉静,深不可测。秋山君正准备问,她突然笑了起来,是一种很愉悦很惬意的笑,眉眼弯弯,眸中光彩流转“说说看,为什么觉得王之策的话不可信?”

秋山君微微笑,王之策是整片大陆极有威望且名声极好的人,对于他人品的怀疑,秋山君说便说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但被认可,还是有些愉悦的

“他既然能骗朱砂,就能骗到底。”

秋山君话刚说完,眼前一暗,脸上便是一暖。

太快了,秋山君反应过来,容羽已经坐回原处,眼角眉梢都是得意

“秋山君,你可真是讨人喜欢!”

秋山君被撩拨的说不出话来。

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这种感觉,高山流水,知音难觅,何况是如此的红粉佳人,如何能不让人怦然心动?

能让容羽情之所至至此的,肯定不是他和她对王之策的看法一致,而是他们形成这种看法的思路也一致。

越了解,越是觉得惬意放松,由于不用时刻小心爱惜,他在她身边比在徐有容身边还要放松一些。

“唉”容羽变脸比翻书都快,几乎瞬间就恢复了原样“你还不想给家里留信么?你父亲都发话说要亲自找我要人了。”

秋山君思维转变的没有那么快,愣了一下才道“怎么会找上你?”

容羽翻了个漂亮的白眼。

“那是你父亲,又不是敌人,你师父有什么理由断然拒绝一个父亲的关心?”

秋山君看她“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

“嗯”容羽道“你消失后第三天你父亲就亲自去了离山,第七天,秋山家的人就找到我这里,当然,我照你的意思,没有告诉他们。”

“你说你生的如此聪明,怎么问了这么个蠢问题?”

秋山君--沉默。

容羽看他郁郁的样子有些不忍,柔声道“你父亲那日能离开离山,足见他爱护你之心,你该相信,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

大约是最后一句真的有所触动,秋山君眼睛里有些迷惘“我知道,可-”

“我知道”容羽轻声细语“我都知道,你觉得这份爱护不纯粹,掺杂着利益,或者你原本以为他唯利是图,却没有想到他更爱护你,所以不知道怎么面对对不对?”

秋山君叹息,容羽实在是聪慧。

容羽轻轻呼吸“可你也要为他考虑一下是不是?秋山家是个大家族,人员复杂利益勾连,身为秋山家的家主,就算是借了你的东风,他也总该有些能力来治理整个家族,并且维护你。很多时候,只有心没有手段是不够的。”

容羽说罢一笑“这些其实根本不用我一个外人说,你都懂,不是么?你不是长生,你看的清,无论有多少利息考量,他总是爱护你的,这总比你之前以为的唯利是图好很多,不是么?”

秋山君点头同意。

“给他留个信,让他知道你安好就行,现在你归我管,他想要把手伸到这里我还不同意呢!”

说道后来她便又恢复了原样,忍不住撩拨他,秋山君之前为她温声细语柔软的心情瞬间变成了无奈和好笑,可情绪也明朗起来。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