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84

多多评论啊,你们的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


一路顺风,第五日两个人打了些野味在外面用中饭,烤好分食的时候,第一场刺杀或者说黑衣人出现。
他们这次出行只带了一个不会修行的车夫,是以只能自己动手,对方人多,修为也不低,一言不说就开打,剑光闪闪,下手狠厉。
将瑟瑟发抖的车夫安置在马车后,容羽和秋山君一派放松的看着蒙面人步步逼近。
“哎!你的剑有多久没出鞘了?”容羽笑道“通幽中境,人数众多,给你练手正好,我就不凑热闹了。”
秋山君无语道“你懒就直说。”
容羽道“我这是给你表现机会!”
秋山君不和她一般见识,提了随身带的普通铁剑上场。
“留两个活口”
剑声已起,秋山君的应答淹没在刀光剑影里。
强之数倍的魔族高手都不能奈何秋山君,何况一堆境界一般的乌合之众?
秋山君根本没有使到离山内门剑法便挡住了所有人的进攻,容羽倚这马车欣赏秋山君的风姿,一派轻松。
秋山君忙于交战,第二波黑衣人出现,剑光之下,竟是比第一波黑衣人的境界高出整整一个档次,他们的目标,是容羽。
容羽神色一凛,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冷剑,嘴唇微抿,气息陡然提升。
突变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在容羽全神贯注准备迎敌时,一只苍老而干瘪的手快速而悄无声息的靠近容羽,阴冷的气息迅速笼罩,容羽后背的肌肤受到刺激,生理性的抖了抖。
“小心!”
秋山君离得远,只来得及出声提醒,真元暴涨,剑势如虹,立刻便冲出去,却被第二批黑衣人阻拦,对方人数众多且境界不弱,秋山君没法直接冲过去,也看不清容羽的情况,心急如焚,剑下俱是杀招,毫不留情。
前有狼,后有虎。
容羽没有任何犹豫,转身迎上后面的车夫,冷剑如毒蛇一般刺出,直接将毒掌刺破。
而身后的剑么?自然是没有碰到容羽半分,先是在半空中突然遇到个阻碍,然后,黑衣人的后方和侧面都出现了一把剑,分别穿过了他的胸膛和执剑的右臂。
秋山君将残局交给突然出现的离风,心惊肉跳的赶过来“你没事吧?”
容羽摇头“无妨”
“逆鳞剑?”一击不成,车夫立刻后退到安全距离,惊疑不定的看着容羽手中的剑,他练的铁掌,寻常刀剑根本穿不过,而现在容羽没有动用真元便将自己的手掌刺破,只能是那把剑太锋利,陈长生的无垢一直在他自己手里,那么这一把,以及一直跟在她身边的秋山君,便极有可能是逆鳞剑了。
龙有逆鳞,这世上,只怕没有比逆鳞还要锋利的剑了!
容羽淡漠高冷“不是。”
秋山君看了眼那剑,简洁精致又大方,单颜值来说,确实是极为不错的,而能把聚星巅峰的铁掌直接刺破,它的战斗值更是顶尖。
不过……
容羽反应迅速,显然是早有准备。
“你是如何察觉的?”
“我并没有察觉”容羽摇头“我认识你,天海翼”
车夫明显愣住,他没想到容羽认得他,更没有想到容羽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
“不知公主如何认得我?”
“我去过一次天海家,见过你。”
天海翼回想“只是一面?”
“一面足以。”容羽道“你给我的感觉太危险。”
天海翼没想到会是这么的失败,自叹不如“既然如此,任凭公主发落。”
事情既败,天海家想要除掉容容羽之心路人皆知,没什么好藏的。
“你走吧”
天海翼是见识过容羽的雷霆手段的,讶异“就这么让我离开?”
“你回去告诉天海承武,天海家绝不可能再出皇帝,让他死了这条心!”
天海翼笑笑,转身离开。

容羽转身看到离风,挑眉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离风低首道“公主微服出行不带侍卫,离风心中担忧。”
“所以你就一路跟着我?”容羽的脸色冷下去“我记得我说过,你与我无关!”
离风不说话。
容羽心中隐隐有怒气“不明白?”
“你作为我的贴身侍卫,有些时候是我与外界联系的唯一渠道,而你在我昏迷期间纵容离静违背我的意愿假传我的旨意!离风,我从不饶恕背叛者!”
离风脸色苍白“公主,我没有……”
“你的确不是有心背叛,可是你管教下属不力纵容离静,与背叛何异?”容羽冷声道“我明确的告诉过你,长生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有危险你不去救反而阻拦相救之人么?”
“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帮长生,我理解,但是你刻意违背我的意志甚至假传旨意!这不是背叛是什么?”
容羽摇头“我身边容不下你,还请另谋他就!”

所有人都走了,秋山君手下终究留了情,没有人死。
容羽看看粘上一层黄土的食物,倒也没嫌弃,用随身小刀剥了一层,加热一下分开,递给秋山君一块大的,自己拿着小的吃。
秋山君也饿了,于是两个人埋头吃了七八分饱,然后才说话。
“所以,你早就有准备?”
“也不是”容羽小口小口的吃,语音有些含糊“我是早就知道天海翼的身份,但是我并不知道他和黑衣人是不是一伙的,而且……”
容羽略一停顿“离风身上怨愤太重,我以为他是来杀我的,所以一直提防着他。”
“所以,一路上至少有两波人要追杀你,你居然不告诉我?”
他倒不完全是对容羽安危的担忧,更多的是对于自己被她拉开却什么都不知道的不公平。
“秋山君”容羽认真道“这是我的事情,我不希望把你牵扯进来。何况……”容羽斜斜看他“你不要告诉我,你完全没有察觉?”
秋山君笑“你把我拉开同行,却说不想把我牵扯进来?”
“朝廷上的事,只要你不插手,他们就不会动你”容羽解释道“如果是魔族,那是人族的事,本就是你我的职责。”
秋山君一笑而过,问了另一个问题“离风虽是纵容离静,管教下属不力,但毕竟没有造成伤害,而且都是为了你,你又为什么非要说成背叛?”
“为了我?所以呢?”容羽反问“你父亲提亲和逼山不都是为了你?”
秋山君脸色变了变。
“好心不一定就能办好事”容羽道;“离风不够聪明又不够愚蠢,我身边利益复杂,他不适合,而且,不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都已经越过了我的底线,一个不听话的下属,还不如没有。”
秋山君点头表示赞同,忽而又问“离风不适合,那我呢?”
容羽毫不犹豫道:“你当然足够聪明。”
“当然”容羽又想了想,道:“就算你不够聪明,既然我喜欢你,就会护着你的。”
她撩拨他撩拨的习惯,秋山君这些日子听得倒也习惯,好笑的同时心念一动:离风对她的爱慕藏都藏不住,纵容离静,是不是因为嫉妒?而她不留他,是不是也是因为,离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毕竟离风跟了她许久,他是什么样的人,容羽应该早就知道了。
秋山君心里翻转着这些心思,却是一句都没问。他们现在的关系很微妙很暧昧,有许多话,不如不说。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