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85

马车被毁,幸好马还在,两个人俱都骑马,又避开了多起刺杀,终于在这一天下午到了一个像样的城里,容羽豪气万千的要了最好的酒楼最贵的房间,两个人各自收拾之后出来吃饭,刚坐下来秋山君就问

“马上就到娄阳了,你准备怎么做?”

其实也不能怪他直接问,说是来查案,这一路上容羽看书赏花喝酒顺便杀人,悠闲自在,完全没有半点准备,连卷宗都不见她看,更别提什么安排了。

“恩……”容羽想一想那案子,摇头道:“根据娄阳王递上来的折子,去年冬天,元山南麓的的河里发现了一具女尸,仵作检验后说是冻死的,身上皮肤保养良好但长期被人侵犯,经过调查,这女子不知姓名不知来历,就像是突然蹦出来然后突然又死了,完全无从查起,捕快们查了三个月毫无进展,正要当悬案处理,元山附近因为开春下雨而发生了泥石流,河里浮上来了四具尸体,当地官员派人去打捞,结果居然打捞上来二十具尸体,有男有女,情形和先前那个女尸一模一样,不知姓名不知来历,身体皮肤保养良好但长期被人侵犯,容貌倒是参差不齐。只在一个人的随身物品中找到了块玉佩,是南麓张家镇上的首富张跃祖传的随身玉佩,但是这块玉佩很早就丢了,张家镇人尽皆知,不能构成指认的证据。这一下出了这么大的事,当地官员解决不了,立刻上报娄阳王,娄阳王又一向是个胆小怕事的,立刻又报给了陛下,陛下最近想给我找点事,所以这事就到了我头上。”

这说辞让秋山君笑了,然后蹙眉“什么叫,长期被人侵犯?他们或许是已经成亲呢?”

容羽叹口气:“所有被害人的身体皮肤都保养完好,但是私密部位都有严重的损伤,并且有频繁使用催情药的迹象,假设他们中有人是成亲后因为对方有特殊癖好而受伤,可二十几个人,有男有女,几乎一样的特征,不会的。而且娄阳生活水平一般,一般人家的男人或者女人,怎么会将皮肤保养的如此好?”

秋山君又问:“为什么有男人?即使是暗娼,女子很正常,可男人——?”

秋山君顿住,容羽笑了:“有男人玩女人,自然就有女人要男人,钱色交易,不分性别。不过,死者中男女比例能几乎持平,这倒是有些奇怪,一般来说,女人即使有这种欲望,也很少会像男人一样表露,更别说付诸行动了,这个时代,对女人的要求和监管本就比男人强多了。”

秋山君对于容羽能面不改色的说起这些很是不适应,但是脑子比情感转的快:“就算是一桩奇案,圣后怎么会让你去?”

容羽这样的人完全不用,实在是有些浪费啊!

容羽哼了一声,讥诮道:“元山又称为元宝山,是个圈钱的好地方,东南西北,各属于四个封地。东边北边有矿,分别属于相王和中山王,这两兄弟为这事还打了一架,被母后罚了五年的俸禄,西边有庙,属于天海家,近些年运作营销的不错,人来人往,南边属于娄阳王,有山有水有树林,但是,就是没有钱。”

这么复杂的情形,秋山君想一想道:“娄阳王一向胆小怕事,而且主动上奏说明,所以那二十几具尸体,多半是和那两位王爷和天海家有关,能让陈家王爷和天海家有联合,其中的利益只怕更大。圣后给你的这个任务,可真是不容易。”

秋山君说罢蹙眉:“天海家的刺杀,是否——?”

容羽摇头笑:“我不清楚啊!所以我使劲气他啊!”

秋山君想起她说的话,也笑了:“我以为你说的是真话,没想到是气话”

“我说的就是真话”容羽眨眼:“天海承武想当皇帝,下辈子也没有的事。”

这话一出,秋山君愣了愣,脱口而出:“为什么?圣后已经下定决心了?若是这样,天海家族只怕——?”

容羽道:“昭阳太子呢?”

秋山君猛地看她,倒吸一口冷气:“你是说,昭阳太子还活着?!”

“他要不活着,商行舟折腾这十几年有什么意义?”容羽懒懒道:“母后看不上陈家这些王爷,商行舟会看得上?他都快把太宗当做神明供着了好吗!”

说罢,容羽继续道:“这事不着急,母后让我来查这件案子,主要是想把我外派出京,查清楚这三家之间的猫腻只是次要的,和龙椅比起来,这些都是小事。”

秋山君点头表示赞同,又问:“你为什么愿意和我说?”

昭阳太子还活着这么大的事情,只怕圣后都不能确定,陈长生自己看起来都不知道,容羽就这么和他说了?

“没有隐瞒的必要了”容羽道。

“那圣后——”秋山君迟疑。

“她不问”

“这怎么?”

“她问了有什么好处?”容羽看他,眸光清明:“她知道昭阳太子还活着,然后呢?接回来养着还是杀了?”

养着,那么就是举世皆知的弱点,杀了,她终究是个母亲,昭阳太子在皇宫的那些年都没狠下心杀,何况如果真的自己动手杀了,舆论会成什么样子,那还真是不好说。

秋山君顿住:“莫非当年圣后也没有完全查下去?”

“恩。”容羽点头:“不论是谁把昭阳劫走,总归是要用来对付她的,所以不会杀他,而母后把人找到了,才是真的烫手山芋,至于这事要有结果,也在许多年后,于当时的大局没有影响。身在皇家,很多时候,冷漠无情才是保护。”

秋山君无语。

“至于这个案子”容羽将卷宗自小世界里取出给了秋山君:“你看一遍卷宗。我打算化装侦查伪装渗透,就从娄阳这边查起。”

秋山君接过卷宗,问:“具体怎么说?”

“我们假扮师兄妹,江湖人,为逃脱追杀一路到了元山南麓的张家镇,然后我们进入张府,打探消息。”

“你认为这个张跃有问题?”

“他一定有问题”容羽淡淡道:“他的证词里充满了破绽。谁会把祖传的玉佩随身携带,又有谁,祖传的玉佩丢了,第一时间广而告之,而不是满天撒网去找?事出反常必有妖。”

秋山君点头。

“不过,刚出了这么大的事,张家镇肯定人心惶惶,为了减低他们的戒备,我会封掉自己的功法。”

秋山君心道这可真是大动作,问:“那我呢?”

“你除了名字不是秋山君之外,别的都正常”容羽道:“我需要人保护,而且,你没有经验,安排过多容易出错。”

秋山君挑眉问:“看起来你很有经验?”

容羽一笑:“我父亲是捕快,所以查案的一切我都熟。”

秋山君怔住:“你父亲?”

容羽这个人太过耀眼,故而很少有人会想到她的身世背景这种话题,也从来都没有人能查到,尽管众说纷纭。秋山君自己更倾向于容羽先前是隐世的大家族,所以突然出现就能直接攀到教宗和圣后的大树,他从来都不曾想,她的父亲居然有这么入世的职业。

容羽语气骄傲,眼里仿佛有光:“我父亲是最好的捕快,没有之一。”

秋山君笑了:“那想来是极为出色的人物,只恨无缘拜会。”

容羽眨着眼道:“你若是同我在一起,自然有机会拜会他,我父亲会很喜欢你这样的人。”

得!自己给自己挖坑了!

秋山君含糊其辞,低头看卷宗。


非常抱歉更新推迟了,这两天不幸感冒,整天卧床不起,到今日才好了些。

本来是想写一奇案,让他们的破案的时候感情升温,但真着手写了又很难,毕竟没有那种推理构思的能力啊!!!所以各位将就着看吧,我是写言情的,这种破案的剧情,纯属增进感情需要,不必太过认真。

多多评论啊!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