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87

“秋山……”

“秋山君……”

隐隐约约听到自己的名字,秋山君蹙了蹙眉以为是梦,直到感觉有人揪扯自己的衣服才迷迷糊糊转醒,努力睁开眼。

夜色深沉,眼前似有明星。

“秋山……秋山君”

虚弱的女声清晰,明星忽明忽暗,似有痛意。

痛意?

秋山君骤然清醒,容羽的喘息立刻清晰起来。

“你怎么了?”秋山君连忙起身点上烛火,这才见容羽脸色一片苍白,眉心紧蹙,额上一层细密的汗珠,虚弱的话都没力气。

秋山君抓了她的手诊脉。

“我……我就是痛经,疼的太厉害”容羽喘息不定,几乎是气音“这个时间,药店也不开门,你,你帮我去厨房,煮点姜汤,姜切成细丝,算了,切成碎末,我和着汤直接吞下去。”

脉象如她所说,就是女子生理期不适,只是秋山君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而之前的几个月,容羽也没有出现过这么严重的情况。

“那你先忍一忍,我去弄姜汤。”

“嗯。”

容羽点点头,看秋山君随意披了件衣服就起身出去,然后才闭上眼,痛苦的呻吟。

也不知过了多久,秋山君终于回来,手里果然端着热气腾腾的姜汤,那气味真不好闻,容羽蹙眉,挣扎着爬起来,想伸手拿碗,却撑不住身体。

秋山君见状,坐下来扶着她,将碗凑在她唇边,见她直接就准备喝,移开碗嘱咐

“很烫,小心些”

容羽头点了点,轻轻吹气,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还是烫的舌头都没有了知觉。

移开碗,秋山君叹息“算了,还是我帮你吧!”

说罢,他将碗放下,坐在她身侧,让她完全靠着他的胸膛,然后左手拿了碗,右手拿了勺,亲自喂她。

容羽心里温暖,柔顺的一口一口喝,只是蹙起的眉心,从未舒展过。

大半碗下去,容羽感觉喉咙都辣的干涩,身体也热起来,摇头道“可以了。”

秋山君不做声,继续喂。

容羽抬眉就想发作,又念及他半夜起来给自己弄这些,生生忍住,继续喝。

很快就见了底,容羽再次摇头,声音微哑“不喝了,都冷了!”

秋山君这才把碗放下,一边伸手切脉一边问“现在感觉如何?”

容羽闭了眼,全部身体都靠在男人胸膛上“好一些了”

脉象还有些不稳,但既然她都这样说了,秋山君便准备将她放到床上,却听她道

“秋山,让我靠一会”

秋山君低头就能看见她苍白的脸,因为喝了姜汤而透出一丝红,眼皮半阖,睫毛纤长,神情疲惫,青丝如云随意披撒,靠在胸膛上的身体,温热而柔软,秋山君仿佛能听的见自己的心跳。

“好”

容羽唇边弯起,眼睛完全闭上。

“秋山君”

“嗯?”

“谢谢你!”

“真的谢谢你!”

秋山君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感动和心酸。

 

脉象已经完全平稳下来,秋山君将她扶起放到床上,重新灭了烛火躺下。

“睡吧,明日就好了。”

容羽却道“难受,睡不着”

秋山君想一想“那,我们继续问问题?”

容羽便笑了“好呀!你问吧!”

之前是轮到他了。

“你这次怎么这么严重?”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但是也不至于疼到半夜惊醒。

容羽道“我封了功法么?以前有真元流转供热就好些,不会这么疼。”

秋山君听罢,调动神识,运转真元,抬手输给她。

“别,别”容羽直起身躲闪“我就事论事,不是这个意思!”

秋山君轻而易举的控制住她,继续输送真元。

“秋山君!放手,你的身体也才刚好!”容羽蹙眉轻斥。

秋山君不反驳,也不听,继续。

“秋山君!”

秋山君倏而笑了“你就当我看不得你难受吧!”

容羽一怔,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秋山君执意给容羽输送了几乎相当于自身一半的真元才停手,容羽感受着真元流转的温暖,再一次诚挚道谢“秋山君,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秋山君的心,忍不住愉悦起来。

“该你问了。”

容羽想一想“你能飞么?”

秋山君没明白“什么?”

“龙本来就可以腾云驾雾嘛!朱砂就可以飞,我在想,你也是条龙,现在血脉也两次觉醒,是不是和徐有容一样能飞?”

秋山君有点囧,他从未被问过这种问题,虽然是真龙血脉,但世人包括他自己都把自己当人看,而不是一条龙。

“能不能嘛?”容羽真的好好奇。

秋山君道“我没有感觉自己能飞,可能要等到血脉完全觉醒才知道吧!”

“哦!”容羽颇有些失望,想了想,又道“如果到时候你能飞,带我飞一次好不好?”

她眼里的渴求和好奇完全不隐藏,仿佛只是一个小女孩,秋山君失笑,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好。”

容羽便眉眼弯弯,笑意仿佛给苍白的脸颊添上了生气,很是好看。

“你问吧”

“你给我吃的补充真血的特效药,是什么?”秋山君对这个很好奇,试着问一问。

容羽表情就有些奇怪“嗯……是长生的血。”

秋山君一僵,于是下一个问题问“为什么他能给我和师妹补充真血?他也是天赋血脉么?”

容羽摇头道“因为他的血里,有无数的圣光。”

秋山君想了想,不可思议道“所以……”

“他给你们补的不是真的血,而是圣光,是能量”容羽道“你和徐有容或者南客的真血之所以特殊珍贵,就是因为血液里蕴含着能量,当真血消耗过多时,你们本身转化补充真血的能力有限,长生的血里有无数圣光,可以直接提供能量,加快真血的转化补充。”

“长生是名副其实的长生果,他的血液有极其诱人的香味,这世间,没什么物种能忍受,连他自己也无法抵抗那种诱惑。”

“没什么物种能抵抗”秋山君道“但是你能。”

他吃下的药丸没有任何味道,所以没有感受,但容羽既然能制成药丸,就说明她能抵抗。

“嗯”容羽承认,苦笑“如果可以,我也不想体会那种美味,能见不能吃,每次我都觉得自己有受虐倾向。”

秋山君忍不住笑,哪有这么说自己的?


评论(8)

热度(13)

  1. mama521逝·重生 转载了此文字
    来源:逝·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