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凤囚凰》续写:墨色依旧,暗香归来

五六年前的作品,文笔情节稚嫩,还请多多包涵!


第一卷 天外来客人狂醉,一夜温柔珠暗合
第一章
容止回到沐雪园的时候,楚玉睡得正香,当然,这一年因为容止的“死”,她几乎用尽了心力在众人面前保持常态,她不哭,不闹,只在心里一遍一遍地思念容止,都没有好好睡过觉,深怕自己一睡过去再醒来会忘记他的一丁点事,即使是身体支撑不住而昏睡过去,也睡得极不安稳,如今知道容止还活着,自然放下了这一年的伪装,之前还和容止在竹林中进行了一场极是尴尬的欢爱,虽然害羞得厉害,但也累了,于是容止一走,强撑的心智放下,没一会就深深睡了。
容止静静地观赏着楚玉甜美的睡颜,嘴角慢慢勾起,帮楚玉拉好了锦被,估摸了下时间,便又出去了。出了沐雪园,看见墨香身着一身漆衣,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看见容止便规规矩矩作了一揖,开口,
“公子——”

话说得欲言又止。
“什么事?”

容止边说边点头示意他跟来。
“墨香来向公子辞行。”
容止怔了怔,正想着是什么让他要走,却发现墨香的视线有意无意地瞥向沐雪园,明白了。
是因为楚玉
“不必介怀楚玉,她——”容止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她与之前不同了,必定不会介怀,你这几日去打点一下行装。”
“公主才刚来建康又要走了吗?去哪儿?”
去——

容止视线远眺,以她的性子,一定会想去那儿吧。
墨香见容止不说,便应了声好,离开准备了。
容止也走出了西上阁,朝目的地走去。


沐雪园。
楚玉这一觉睡得极是舒服,睁开眼,环顾四周,屋子里一切都在,只有容止——
楚玉霎时觉得心里空了,容止,她的容止,那个雪衣乌发的绝美少年,竟是幻觉么?

悲伤汹涌而来,眼泪落下,挡都挡不住,最后索性不管了,拥着锦被,放任自己哭。
容止一走进沐雪园,便听见了楚玉的哭声,立刻飞奔进门,便看见了楚玉光着背,抱膝拥着锦被,哭的身形颤抖。
容止微叹了一声,走到床边,无声地从背后拥住了她。
感觉到有人,楚玉强睁开眼,侧头看了看来人,好不容易看清来人,眼泪却掉得更凶了,反身抱住容止,抽噎着唤道 “容止。”
“我在。”少年柔和的嗓音如同一剂安心药,令人难以自拔。
“我以为,我以为这只是一场幻觉,唔……”楚玉此刻也顾不得他会嘲笑了,尽情的在容止怀里哭了个畅快淋漓。
而容止只是帮她后背上盖上了锦被防止她着凉,静静地拥着她,任她的眼泪湿润了衣衫。
“莫要哭了,不然明天就无法见人了。”
直到容止温柔的声音传来,楚玉才警觉自己是不着一点地抱着容止。
啊——太羞耻了!
楚玉的脸一下子红透了,连脖子上都透着红,她立刻放开容止,用锦被裹住自己。
“你——你色狼!”楚玉看着容止一贯的浅笑从容,气结,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过因为哭了太久,嗓音都有些哑。
“是,容止是色狼,对不住啦!”嘴上虽然这么说,那神情可没有一点对不住的样子,反而隔着锦被再度抱着她。
本想看她更害羞的样子,不料怀中的人沉默了一会,反而伸出双臂,紧紧环住他的腰,抬起了头,定定得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开口:“容止,抱紧我,不要离开我。”
不曾料到她会这么说,容止不由得看着楚玉
她的出现,那么突然,惊愕过后,她又一点一点的出乎他的意料,慢慢得自己也无法移开目光,绕是自己心智无比强大,也一步一步地爱上了她。而现在,她正看着他,就如同雪地里一般。
“好,容止不会离开楚玉。”容止柔和的嗓音传来,楚玉终于破涕一笑,所有的不安和恐惧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然后,楚玉直起身子,眼睛睁得大大的,吻住了容止。
容止那终年只挂着从容与微笑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别的表情,楚玉看到这情况,身子轻轻的蹭了蹭容止,感觉到容止身体有所反应后,突然笑了笑,离开了容止的怀抱,又用锦被盖住自己,笑得越发肆意了。
想起刚才在竹林中容止的表情,再加上对这个人的深刻了解,楚玉不难得出结论——他是故意引诱她的。于是最初的恐慌过后,她便气不过,于是就有了这一出。
容止在她蹭他时便明白了她是故意的,只是他也乐意纵容她。
“你帮我拿一下衣服。”之前的衣服都在竹林,而她现在不着一缕,容止又在旁边,她不能自己拿衣服。
“气消啦,穿好衣服吃饭了。”容止说着从旁边拿了衣服,递给楚玉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你出去,我要换衣服。”楚玉看着容止的笑容,然后意识到他所指的,顿时脸又红了。
看着楚玉这时的表情,容止的笑容不由得加深了些:“那你又为什么叫容止出去,莫不是刚才不害羞,这会害羞了?”
“你——”楚玉看着他一副一切都在预想之中的样子,更气了,而容止看着他气鼓鼓的样子,笑得更是放肆了些。
“好,你不出去,也行。”楚玉说完,当着容止的面拉下锦被,露出白皙的肌肤,然后拿了衣服来换。
这下,终于轮到容止怔住,而看着楚玉美丽的身体,他也有了反应。
楚玉换好衣服,看着已然恢复千年不变笑容的容止,问:“饭在哪?其他人呢?不一起吃吗?”
“其他人?”容止才晃过神,被她冷不防一问,竟脱口而出,说完便暗暗心惊。
原来,楚玉对自己的影响竟这么大了。容止心智一向强大无比,绝不允许有任何人,任何事影响自己,然而楚玉,却是个他心甘情愿的意外。
“观沧海,墨香。”
没有观沧海,容止的伤不可能好,没有墨香,这公主府也不会一成不变。
容止微微打量着楚玉,他突然觉得,楚玉,比他想象得,要聪明得多,那么,容止心中突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你看我做什么,不是说吃饭吗。饭呢?我饿了。”楚玉有些不耐烦。
“在外面。我们出去吃。”容止看不出端倪,依旧温和的说。
楚玉听到这话便转身出了房间,转过头的瞬间,眼底多了些狡猾的笑意,她当然永远不会让容止知道她的秘密。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