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二章


容止和楚玉在公主府住了几日,楚玉的气自那日后便消了,毕竟容止用计骗她是真,但为她受尽千刀万剐之苦确也是事实,那日晚上再看到容止身上无数的伤疤后,楚玉便心疼得不能自持。
这几日楚玉过得极是舒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又有绝世美男相陪,无聊时就打开手环,看看手环中的小说,电视剧,电影。容止有时候也饶有兴趣地看看,提出一些见解,有时与楚玉不谋而合,有时却与楚玉背道而驰,最后争辩,谁也说服不了谁。
一日,容止和楚玉正争辩着,楚玉突然间放弃了,颓然地在蓝色荧幕上乱点,不经意间点了电磁波发射装置,而楚玉却浑然不知。容止虽然知道楚玉点了什么,却也不知有何作用,见楚玉一脸的颓然,仔细想了想他们刚才争辩的内容,心中了然。
刚才,他们争辩的内容是——家人。
容止正想说些什么,墨香身着漆衣走进沐雪园,说道:“公子,行装已备好,随时可以启程。”
“启程?去哪儿?”听见墨香的话,楚玉一脸的迷茫。
容止伸出节骨分明的手,顺了顺楚玉的头发,温柔的笑笑:“洛阳。”
楚玉闻言一怔,随即笑了,当着墨香的面亲了亲容止,然后认真说道:“谢谢!”
谢谢他能懂他,谢谢他能如此做。
而容止则是闻弦歌而知雅意,两人彼此互看了一眼,心照不宣。
“我们什么时候走?”楚玉好不容易从容止的黑眸中回过神来,却看到一旁的墨香脸上可疑的红晕,立马明白了,不自然的说:“非礼勿视!”
然后回过头对笑意已深的容止说:“我饿了,想吃火锅。恩——墨香留下,叫上观沧海,火锅要人多才热闹。”
楚玉说完便强装正经自顾自地看起了手环中的电视剧,她看的是青春喜剧,不一会儿就忘记方才的事,哈哈大笑起来。
一旁的容止见墨香脸上一脸的错愕,再看看楚玉不顾形象地大笑,不着痕迹地笑了笑。
“公子,公主她——”
墨香心中那是一个郁闷啊,这公主难道洗了脑不成?
虽说楚玉的改变不是一日两日了,但墨香和楚玉并没有怎么打交道,他虽然知道楚玉变了,却不曾料想到她会这样。
容止看着墨香虽有伤疤却依旧美丽的脸上的错愕神情,也不禁莞尔。思及楚玉要吃火锅,便对墨香说道:“你去叫下人送来锅,调料,菜和肉,顺便叫上沧海师兄,你也来。”
“是,公子,公主她——”不是有什么问题吧?墨香心中虽这么想然而终是觉得不妥,没有问出口。
知道墨香心中的疑问,容止悠闲如远山之雪的嗓音响起:“我说过,楚玉与之前不同了。”
墨香带着一肚子的疑问走了,那一股淡淡的幽香也渐渐散了。
知道墨香走了,楚玉暂停了电视剧,偏过头来看着容止,神色很是犹豫,却还是说道:“容止——”
欲言又止。
“不可以。”容止又岂能不知她的想法,不等楚玉接着说,他就轻摇头不赞同。
楚玉见容止反对,也没生气,只是喃喃道:“你不同意也正常,毕竟你是男人嘛,我也知道这件事令你为难,可,他们是我的家人啊!”
容止见楚玉这么想,一如既往温柔地说:“我不会因你要和恒远,流桑,阿蛮他们一起住而心生不快,但是楚玉,你既然无意于他们,便不要给予他们念想。长痛不如短痛。”
容止的话让楚玉立刻清醒,她看着容止那似是要把一切都吸收进去的眼眸,正不知是该为容止体贴懂她而高兴,还是为容止不会吃醋而气恼时,瞥见了地上的人影,想起那人曾经做过的事,顿时没好气道:
“观沧海,你看够了没有?”
“我根本没看,我看不见,我是光明正大的听来着。再说楚玉小姑娘,如今你是我那阴险狡诈的容止师弟的人了,怎么也得叫我一声师兄吧!”
观沧海见容止和楚玉幸福,心里一高兴,便来调侃楚玉了。而容止听见观沧海毫不留情地说自己,也不恼,只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着楚玉,那神情,摆明了是要看楚玉的笑话。
“谁说我是他的人了,观沧海你尽胡说?”说到后来,竟是连耳朵也泛着红。
观沧海虽看不见,但听她的声音也知她是害羞了,反而变本加厉:“难道不是,那那日在竹林——”观沧海故意拉长了声音,将楚玉刺激得发了毛,咬牙切齿地说:“观、沧、海,你若是再胡说,我就用手环对付你!”楚玉威胁完,还象征性的摸了摸手环,大有他再说一个字就立马让他好看的架势。
观沧海没见识过手环的威力,倒也不以为意,而容止则脸色变了变,随即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样子,嘴里更是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
“沧海师兄,你还是莫要再开玩笑了,我可不想给你收尸。”
虽然知道容止不过是说说,但听到一向自认强大的容止师弟都这样说,观沧海还是对那个不知有什么力量的手环有了好奇心。
“你也敌不过?”
“何止敌不过,而且败在它上面,败得异常惨。”容止难得一本正经认认真真地说。
“那我倒要看看这手环有什么惊人之处。”
“行!只要你不后悔!有什么尽管放马过来。”楚玉一点都不害怕。手环虽不能攻击,但防卫可是全方位无死角的。观沧海最好是用尽全力,楚玉心里坏坏地想。一旁的容止则摆明了一副事不管己的样子。
观沧海自是看不见容止的神情,但楚玉的有恃无恐他是听出了,便留了个心眼,从一旁的竹林之中折了枝竹子,手腕一抖,竹子以破空之势朝楚玉飞来。
楚玉目不斜视,眼里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观沧海屏气凝神地听着,容止也睁大了眼睛,不过他只是想验证楚玉之前教给他的罢了。
竹子飞快地朝楚玉飞来。
七米、六米、五米、四米——
“公主——”正当所有人都期待着手环防御功能的出现时,一声惊诧的叫声顿时分散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