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90

秋山君一路横抱着容羽回到张家,只是刚进门就迎面碰上了张跃和张剑,张剑一脸的谄媚和恭敬

“张公子,真的太麻烦了,就一点小菜,我送过去就行了”

“说了很多次了,你我表兄弟,叫我表哥就行”张跃笑容和善:“小榄爱吃弟妹做的小菜,弟妹每天做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怎么能让你——哎?罗公子?罗夫人?这是怎么了?今日不是有贵客要求抚琴么?”

秋山君将容羽抱的更紧些,将她的面容和身体全部挡住,回答道:“张公子,张大哥,不知道为什么,今日的贵客并没有来,小羽她有些累了,我和队长请了半日假,抱她回来休息,公子不会介意吧!”

张氏兄弟明显一愣,张跃反应快,微笑温和道:“无妨无妨,可需要我派府中的大夫过来?”

秋山君微笑:“劳烦公子挂心,只是内子身体不好,休息几日便好,没什么大碍的。”

“既如此,那快去休息吧!这几日别去酒楼了,将养身子要紧!”张跃连忙道:“表弟,还要劳烦弟妹照顾了,李夫人可是我们酒楼的一大财源啊!”

秋山君面上一派感激:“那真是多谢公子了,我们先回去了。”

张跃和张剑都点头。

 

眼见秋山君转身离去,张跃和张剑的脸俱都沉下来。

“你看见了么?”

张剑低眉:“自然。”

张跃手紧握,恨恨道:“今日之事必有蹊跷,一日之内查清楚!本公子就不信,我得不到她!”

张剑眼里阴鸷和欲望一闪而逝:“公子才貌双全,必然能抱得美人归的!”

张跃面色狰狞:“待那时,我定要将那罗布,剥皮抽筋、碎尸万段!”

“这是自然”

 

进了屋,李氏送来了热水毛巾,秋山君赶了人走,给容羽吸了解药,自己也离开了。

里面始终没有传来动静,秋山君担心,忍不住回头。

却见隔着屏风,女子似乎是抱膝坐在浴桶中,肩膀光裸,脖颈修长,面容隐约看不清楚,可他却正好能看见她的眼,那样漂亮的眼睛,直直朝着他的方向,却没有任何的焦点,迷茫,又空洞。

一阵剧烈的痛很快蔓延全身,秋山君深呼吸,缓缓叹气。

他和她较什么劲?

如果是男人和女人之间,他有什么资格和身份和她较劲?明明是他不爱她,是她爱而不得。

如果是个人与个人之间,黑袍都不一定能胜得过她,他无法让她屈服有什么奇怪的?

何况,的确是他轻浮鲁莽甚至是用强,难道还期望她逆来顺受或者半推半就么?

怎么可能?

 

容羽这一日只觉得疲惫,洗完勉强将头发擦一擦便躺下睡觉,很快就昏昏沉沉,却总是睡不安稳。

秋山君回来看到的就是睡美人,薄薄的锦被勾勒出女子完美的线条,被子将整个头都盖住,人背对着他,呼吸浅浅,一动不动,连他在她身侧躺下都没动。

她一向警觉,这种反应,明显是没有睡着。

秋山君这会完全冷静下来,想要道歉,只是刚动了动还没有开口,容羽便更往里动了动,于是秋山君便伸手将她连人带被子拉过来禁锢在怀里。

容羽果然是醒的,脸色泛红眸光清亮。

“抱歉!”秋山君诚心诚意:“我……”

秋山君话刚开口,容羽就开始剧烈的挣扎。

“放开!”

声音又恼又怒,拳打脚踢,可惜她这会实在不是他的对手,秋山君只稍稍用力,就将她抱在怀里,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半分。

容羽气极,脸上皮肤都红了,眼泪不自觉就满了眼眶,嗓音又狠又急“秋山君!你把我当成什么!?”

话一出口,眼泪便落下来“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凭什么!……”

很快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秋山君完全愣住。

这是他第一次见她哭,也是他第一次见女子哭。

容羽这样的人,这样的女子,居然也会哭!

秋山君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喘不过气来。

容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被误伤暗算中了药时没有感觉,情欲翻腾的时候拒绝自己喜欢的人时并不觉得难受,被秋山君暗算、按在床上肆意侵犯时也没有觉得多愤怒,自己一个人呆着也没有觉得难过,可是现在被秋山君抱在怀里听他道歉,突然就觉得委屈,眼泪止都止不住。

她是不在乎被秋山君吃点豆腐,不在乎所谓的清白,她喜欢秋山君,自然就想和他搂一搂抱一抱,秋山君对她有欲望她其实是开心的,可这不是一场赌气,不是你输我赢的较量,不是愤怒之下的冲动,她付出了一颗真心,所以她要的从来都是一颗真心,温柔珍惜,倾心相待。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容羽泪如雨下。

 

这一天两个人情绪都是大起大伏,在道歉和解之后,容羽首先撑不住沉沉睡着,秋山君也很快睡着。

容羽是半夜烧起来的,秋山君发现的有些晚,当时容羽的手都是滚烫的,素日里苍白的肤色上泛着粉红,人已经叫不醒,神志不清的喊着妈妈。

大约是白天里情绪起伏太过,头发没擦干就睡,受了凉。

秋山君叹口气。

 

容羽再次醒来,只觉得全身酸软疼痛,头更是沉的抬都抬不起来,她一动,身边就传来动静,秋山君眼底一片青色,神情关切。

“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借着秋山君的力道起身,说出话才觉得口干舌燥“水……”

秋山君倒了水,容羽喝了两口,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怎么了?”

秋山君扶她坐在床上,又用被子将她裹紧,这才道:“你受了凉,昨夜高热不止,清早才退烧,必须静养。”

“哦”容羽脑子一片混沌:“可是案子……”

“案子也不急在一时”秋山君道:“我给你看过了,你身体太虚弱,一定要调养一段时间。”

容羽点点头,问:“有饭吗?好饿!”

秋山君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饭食:“弄了点粥,你现下在病中,吃些清淡的比较好。”说着坐下来,亲自喂她。

容羽点点头,她现在全身无力,没有拒绝他的喂养。

用过饭,又勉强喝了些药,容羽感觉身子越来越重,于是道:“秋山君,我还想睡觉。”

秋山君点头,将她放平,又盖好被子。

然而容羽并没有马上闭眼,看着他:“你昨夜照顾了我一夜,也睡会吧!”

秋山君道:“正有此意。”

还未躺好,腰就被抱住,女子温热柔软的身体靠过来,秋山君一怔,却是笑了

“这可是你自己……”

秋山君还未说完,容羽便软着嗓子道:“哎呀我冷,你抱抱我!我是病人!就算传出去了,也没人能驳你的去!”

秋山君反手将她拥在怀里,楚腰纤细,盈盈一握:“公主重病在身情势所迫,事情只能从权。”

容羽寻了个舒服姿势闭上眼:“这算不算因祸得福啊!若不是你先前失去理智此刻心有愧疚,秋山君也不能这般任我揉圆搓扁!”

秋山君嗯了一声:“若不是你此刻病重无力,纵使是秋山君也无法乘虚而入消受这美人恩!”

“讨厌!”容羽轻锤了一下秋山君的胸膛:“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居然还推到我身上!”

秋山君抓住她作乱的手,轻而易举的反击:“难道你不是?”

容羽语塞。

过了一会儿,俱都笑了。

“秋山君,我不想在这里住了”容羽已是半梦半醒。

“好啊,睡醒我便去找房子。”秋山君也是困倦,声音里倦意浓厚。

“恩”容羽花心大悦,靠的更近了些:“有你真好!”

秋山君轻轻笑,放松愉悦。

又过了一会,秋山君问“还疼不疼?”

“嗯”容羽点头,先前他太失控,她胸前好几处的皮肤都被咬破了,回来后上了药,秋山君闻到了,于是有此一问。

“抱歉”秋山君道“下次会注意的。”

“嗯。”容羽这会心平气和的接受他的道歉,又“嗯?”了一声“你还想有下次?”

秋山君笑“难道你不想有?”

“嗯……”

容羽自然是想的,只是,徐有容呢?他准备放弃了么?放的下吗?

容羽感受着男人温热的胸膛和体温,终究是没问,咬着唇嗔怒“可恶啊你!”

既然秋山君愿意走近,那么她便占据他的生活,让他在不知不觉中走向她。画地为牢,徐徐图之,总有一日,徐有容这个名字在秋山君心里不会再起波澜。她愿意等,也等得起。

秋山君失笑,抚了抚她的发,也没有说。

其实他自己也弄不清自己的情感,他并不觉得自己不爱徐有容了,这个名字依旧在他心里留下伤痕和痛楚,可他也不觉得自己不爱容羽,几次三番的失控,因为这个女子而形于色的喜怒哀乐,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欲望和渴求。可这二者之间,他自己都不明白。他不是多情的人,也不愿意做一个多情之人,只是现在要他分辨清楚,他真的做不到。他原本抗拒,后来装作看不见,事实证明都不行。所以决定随心所欲,顺其自然,时间,会给他答案。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