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四章


月华若玉,夜凉如水。
容止沐浴完回到屋里时便看见楚玉穿着丝质的睡衣在看手环中的电视剧,依旧是白日里的喜剧,可楚玉似是有心事,都不怎么笑,蓝色的光里交错着其他的光,楚玉就窝在光影里,睡衣里美丽的身体若隐若现。
见平日里开朗坚强的楚玉突然沉默,容止也没奇怪,只是静静地走到楚玉身边坐下,拥住她,温柔地问:“想好了么?”
楚玉依在他怀里,想起他吃饭时再耳边的话——你不想要个孩子吗?
楚玉还不曾想过这个问题,一来她和容止才刚在一起,二来她还没有心理准备。但今天容止提了出来,她突然想到,容止的身体不太好,而她的这具身体之前又用了太多的避孕药物,估计很难再有孕了。她没有孩子,虽然会难受,但也不会怎么样,可容止呢?他毕竟是个与自己相隔千年的古人,在极其重视后嗣的古代,若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他会怎么想?
“容止你,很喜欢孩子吗?”
楚玉关了手环,转过头,看着他仿佛要将一切吸收的黑眸,定定的问。
“还好,你不想要孩子吗?”
容止想起她曾经说过她的时代里有很多人都过二人世界,不要孩子。
“也不是,容止,我们才刚在一起,等过一段时间再要孩子好吗?再说,这具身体估计——”楚玉不安地说到一半就被容止用手指打断,抬头看着容止,只见他依旧言笑晏晏,眼里温柔得能溺出水来,薄唇轻启:
“不必担忧,我会调理好你的身子,即便没有孩子也无事,有你,就足够了。”
是的,有她,就够了。容止孩童时遭遇毒打,少年时师傅别有用心,后来败给天如月,健康被夺去,尊严被践踏,自由被剥夺,他甚至连憎恨的权利都没有,他纵是心智素来强大,也会觉得命运如尘,直到遇到楚玉,他才感觉命运待他亦是不错。所以他不贪心,的确,有她,就足够了。
楚玉听他这么说却没有多高兴,即使没有亲身经历过,在现代她听说过太多太多年轻时不要孩子但后来因此分手的恋人,她不是不相信容止,只是一时迷茫。而她,也确实想有一个孩子,一个她和容止的孩子。
容止见楚玉不说话,将她拥到榻上,盖好锦被,温柔道:“别想了,睡吧。明日一早我们动身去洛阳,再过几日便是十五了。”

他没忘记她说过,八月十五中秋,是团圆的日子。
楚玉听了心里暖暖的,环上容止的背,往他怀里靠近了些,正想说些什么,突然想到一件事,便又坐了起来,有些郑重的道:
“容止,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容止闻言怔了怔,直起身体问:“什么事?”
“容止,天如镜把手环给我时说历史虽然有它原来的轨迹,但手环主人也必须让历史不出大的差错,你知道我无意于这些,所以你帮我好不好?”
容止闻言不由得打量着楚玉,很久都没说话,直到楚玉都觉得他要拒绝了,容止好听的声音传来:“为什么想让我回到朝堂?”
他记得的,她并不喜欢。
楚玉正想不承认,但看见容止清亮的眼神,认命地叹了口气,对上容止的眸子,缓缓说道:“我知道你做事从不后悔,为了我甘心放弃一切,但你再理智也是个人,即使甘心,也会遗憾。更何况,你这样的男人,若一生只和我游山玩水,就太不值了,你应该有自己的价值,而不是只在我身边荒废光阴。容止,我不喜欢朝堂中的杀伐决断是真的,因为我觉得那太黑暗,还有就是我没有你的本事,很大程度上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之前我反对你,一是那时我不相信你,二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走向注定失败的结局。如今经历了这么多,容止,我相信你,所以我决定不牵绊你,让你在这万里河山里放手施展自己的才华,让你的生命更有意义,更有价值。”
男人很女人毕竟不同,女人可以心安理得地吃喝玩乐,游山玩水。但男人不会,尤其是有本事的男人,总会想要干一番事业,功成名就,即使他心甘情愿为你放弃一切,那种野心与理想也不会消散。
楚玉爱容止,很爱很爱,所以她舍不得容止一生都陪在她身边碌碌无为。于是她选择放手让他飞,而她,既然无法同他一起飞,至少不会折断他的翅膀,至少在他身后一直支持他,不让自己成为他的牵绊。

“何况”楚玉有些忧心道“你我的身份太过尴尬,若没有滔天的权势作保,只怕不得安宁吧!”

容止轻笑:“放心吧!护你周全这件事,我做的甚是顺手。”
容止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他无比仔细地看着楚玉,她肤色在烛光下如同缎子般美丽动人,眼里满满的坦白与真诚,嘴角微微上扬,脸上不施粉黛,更衬得她清丽秀雅。这么看着,容止心中突然一动,未曾多想便伸手将楚玉拉进怀里,不等她反应过来,就低头吻住她。
不似之前的极尽温柔,这一次,容止的吻有些霸道,有些——激动。

楚玉被他吻得一塌糊涂,趁着最后一丝清明,艰难地开口:“容止你——”
“专心点。”说罢容止的吻便又覆了上来,双手温柔地抚摸着楚玉的肌肤,即便这样,楚玉依旧能感觉到他的动情,这在自制力无比强大的容止来说可真是太难得了。
一直吻到楚玉头皮发麻,全身变软,容止终于放开楚玉让她换口气呼吸,而还没等楚玉缓过来,他便又吻上了她的额头,眼睛,鼻子,脸颊,一路向下,最后留恋忘返地吻着楚玉细腻敏感的脖子。
混乱的呼吸,让两个人的身体都微微发热。
楚玉突然想到大学时听室友说过吻脖子代表情欲,她看着眼前秀美的男子眼里的爱意,会心地笑了笑,缓缓闭上眼,专心感受。
双手渐渐环上他的腰。
身上多余的衣物被解开丢掉。
双腿被他分开,腰被他的手紧紧控住,他的手指一点一点抚摸着她的肌肤。然而他只止于此,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楚玉不由得睁开了眼,对上了他黑得不见底的双眸。只听得他有些暗哑的声音响起:“谢谢!”
下一秒,他便毫不迟疑地进入。
容止不是不知道他的失控,然而这一次,他突然很想放开理智,在这个女子身上放纵一次。他的心素来强大,自制力更是极好,然而他也会疲倦,身下的女子,他爱她,她懂他,这就够了。
疼痛中带着刺激,有着致命的诱惑,想要退缩却本能地向他靠得更近。楚玉抱着容止,静心感受这一切的美好。
这一夜,极尽缠绵。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