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九章

翌日,楚玉在中午的时候终于醒了过来。昨夜玩得太疯狂,又加上心情大好,楚玉睡了个十足饱。
睁开眼睛,舒展舒展手脚后,楚玉便发觉不对了。她没穿衣服,而昨天最后的记忆是在浴桶里。那么?她是怎么到了床上的?
然后她立刻想到了容止,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热,正当她羞得不能自已时,门开了。一抬头,又是那双笑吟吟亮晶晶的眼眸。
“起来啦!穿好衣服出去吃饭吧!”容止轻柔的嗓音如同一阵春风,吹进楚玉耳里,酥酥麻麻的,好不舒服。
可看见容止手中的衣服,楚玉的脸又红了。
容止见楚玉一副娇羞小女人的模样,转念一想,心中便明白了几分,却没有再‘为难’她,只是温柔道:“快起床了,大家都在等你。”说罢便出了屋子。
楚玉见容止出去了,强压下纷乱的心绪,穿好衣服走了出去,却见大家都在等她,只是班睿和楚蔓已经开吃。准确说,恒远流桑阿蛮是呆坐在桌子旁,一脸的难以置信,看着如高山流水般清雅的容止。墨香则是在一旁站着。
“观沧海呢?”楚玉环顾四周,没见到他。
“沧海师兄已启程去了江陵旧居。”
“哦。”楚玉也没多惋惜,走过去坐到容止旁,就听见楚蔓的赞美。
“姐,你男人太强了,厨艺不是一般的好啊!”
听了楚蔓的话,楚玉一怔,容止做的?难怪恒远他们都吃不下,然而这却不是她最担心的。容止的味觉与别人不同,他给大家做了饭,那他自己呢?
楚玉刚要问,就听见容止好听的声音:“我先前已经吃过了。”不必担心。
楚玉听了遍放下心,瞥见在一旁站着的墨香道:“墨香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吧。”这么多,反正也吃不完。
墨香听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并不习惯和这么多人一起吃,更何况,这些人里,还有他最崇敬的容止。可不坐吧,楚玉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他算是怕了。正当他犹豫着,耳边传来甜美的声音。
“对啊,你站着干嘛?坐下来吃吧。”
循声看去,却是楚蔓,依旧笑靥如花。
墨香心理没由来的慌乱了一下,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昨夜她说喝不醉时一闪而过的落寞。这个女子,竟让他觉得心疼。
环顾一下四周,只有楚蔓和恒远之间还有空位,边走过去坐了下来,开始吃饭。
席间,刚才一直没说话的班睿开始‘招兵买马’。
“我看你们也闲的没事,不如过完年跟我去平城吧!反正你们看容止也不爽,眼不见心不烦,还能和他作对,一举两得。”他倒是一点也不怕容止,而且大言不惭。
流桑犹豫了一会就答应了,而恒远却始终不说话,班睿仔细想了想,一针见血道:“你是汉人,为汉人谋利,那么你为谁效力,又有什么关系?”
恒远是个老古板,不愿做鲜卑的臣子。要打消他心中的胡汉之分,建立起各民族平等的概念几乎是不可能的,随意班睿便以利诱,给他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果然,恒远思想斗争了一会便答应了,而阿蛮则要跟恒远流桑一起去,墨香摆明了只忠于容止。楚蔓嫌弃平城气候干燥,要留在洛阳。
于是,班睿很无耻的吧楚玉的家人都拐去了平城。容止一派乐见其成的样子,楚玉本来很不舍,但想起容止之前的话,也就没有异议。
一行人的去留有了定论,而至于为什么年后再去,班睿给了个更无耻的理由——他要了解容止。
班睿见恒远流桑一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容止痛苦的样子,便找了个理由先把他们打发到平城了。于是洛阳楚园里,只剩下班睿,楚蔓,楚玉,容止和墨香。
后来墨香被容止派去办事,整天早出晚归的,所以白天的时候,几个人就毫无顾忌的谈天论地,有时争吵,有时意见一致。班睿和容止人前人后一副好哥们的样子,却都是各怀鬼胎,而楚玉和楚蔓则是相处的十分融洽。
在得知手环和天如镜的事后,楚蔓毫不留情的打击楚玉:“楚玉,你的历史学的真的不是一般的烂啊!是个人都知道冯亭最后执掌大权,而天如镜那种吧什么天命看得比命都重要的人怎么可能就因为要赢容止而改变历史?”
楚玉听了这话后羞愧万分地低了头,就仿佛小时候看见了最怕的班主任。
而班睿则对手环充满了兴趣,在不情愿的答应楚玉用飞船里先进的医疗设备给容止做了全身检查后,终于拿到了手环,把自己关了三天三夜后,将手环给了楚玉,并声称他已经弄好了‘攻’的部分。但他为了试验却毁了城外一大片树林并把烂摊子丢给容止自己去补觉了,弄得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容止差点没杀了他。
容止在见识了飞船上的事物后便不再满足楚玉教给他的知识,但无奈班睿就是不教,威逼利诱都不管用,容止只能作罢。
楚玉从一开始的三天一碗药变成了一天三碗,害得她现在一见容止就想躲。
楚蔓又悄悄的找了几次墨香,都是去喝酒。先开始墨香还很抗拒,但一见她卖乖讨好的样子便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到后来干脆在屋里备了酒,随时恭候她的大驾。而楚蔓的酒量也真的是很大,仿佛如她所说,她喝不醉。
墨香每每见她大口喝酒想要灌醉自己的样子,心中都会没由来的心疼。但也只是默默地陪她喝酒,静静的听她说一些很奇怪的话,有时她会唱一些很新奇的歌,有时也提醒她不要多喝,而大多数时候她是不会听的,不过喝到一定程度,她就会自动不喝了,然后笑得十分灿烂,道了谢回屋。
日子过得飞快,马上就新年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