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十章

第十章
除夕夜。
五个人坐在一起享受着楚蔓和容止的劳动成果——饺子。楚玉、墨香本来要帮忙,可在他们手忙脚乱净添乱了一会后,就被楚蔓赶了出来,而班睿则一副大爷样,说什么都不帮忙。
“再这么下去,搞不好连KFC都会出现在这个时代。”楚蔓一边包饺子一边感慨。
KFC?”容止很是好奇。
“就是美式快餐连锁店,里面有汉堡,炸鸡等等。”楚蔓也不避讳,直接给他解释,手里却没停下来,依旧包着饺子。
“汉堡,炸鸡?”容止更好奇。
“其实是标准的垃圾食品,只不过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垃圾食品,KFC还是人满为患,说起来,还是中式的食物要好些。”楚蔓说的时候挪动了一下腿,因为站的久了,关节处有些疼,可她却没料到全身一下子脱力,直直的向地上倒去。
一旁的容止眼明手快,将她扶了起来,见她面色苍白的不像话,顺手切了下她的脉。然而他还没看出什么,楚蔓便将手收回了,笑着说:“没事的,刚才只是不小心而已。可能最近血糖比较低,别跟我哥说,不然他又要小题大做了。”楚蔓说罢便又开始包饺子。
容止也无心管别人的闲事。
***
几个人吃过饺子说了会话便散了。
班睿回飞船里了,说是要准备一些东西。飞船就在隔壁观沧海家里,只是隐了形外人看不出异样。
容止端着药回到屋里时,楚玉已经沐浴完,穿着棉质的从楚蔓那要来的睡衣,一闻到药味,眉毛都皱到一起了。
“别皱了,老了可是要长皱纹的。”容止放下药,伸手抚了抚楚玉的眉间。温凉的有些粗糙的触感让楚玉稍稍缓了心神,但一想到那苦不堪言的药,楚玉又哭丧着脸。
抬起头刚想求饶耍赖,可一对上容止那深不可测似笑非笑的黑眸,她便什么话都说不出了。默默地拿起药,继续皱着眉,一小口一小口痛苦的喝着。
容止看着她一副严肃被撞准备就义的烈士神情,心思微转,忍不住莞尔一笑。
“你笑什么,你还好意思笑?这药这么苦,还是西药好,就着水一下就喝下去了,都感觉不到苦。”楚玉好不容易喝完药,却看见容止的笑容,顿时有些气恼。
“西药?”容止饶有兴味。
“就是相对于这些汤汤水水来说的,西方的医学体系和中方完全不同,西药一般是从各种作物中提取到高纯度的有效成分或者直接化工合成的药粒,一般是白色的,虽然副作用大,但是不苦,而且携带方便,保质期长,所以在我们那个年代还是很受欢迎的。”
“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浓缩就是精华。”容止用了他日前和楚玉一起看的电视剧中的话,正要继续问楚玉,却突然觉得不对。
虽说是冬天,但自从那年楚玉在雪地里跪了太久冻坏了腿后,这屋子里的取暖设备就增加了不少,即使是冬天,外面天寒地冻,屋里也是很温暖的。但,今天,似乎格外温暖。他刚才一进屋里就感觉到了,却也没多想,以为是喝了酒的缘故。那酒是班睿拿来的,说是收藏的高浓度原浆酒。他素来喝的酒与之相比的确淡很多,再加上喝酒之后血液沸腾觉得热很正常,所以他也没多想。
但现在,会不会太热了?
他看了看楚玉,并没有异样,而这时楚玉的手覆上他的手,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温暖的触感令他身体一僵,更热了。
“怎么了?”楚玉感觉到容止不对劲,以为是他身体出了什么问题,顿时紧张起来,虽然先前班睿给容止的检查中查不到毛病,但她还是不放心。
“无事,只是有些热。”容止笑着说,大手握住她的小手,身体却更加燥热了,小腹突然传来一阵邪火。
容止一愣,立马明白了。
他仔细回想着今天他吃过的东西。他的食物从来都是单独一份,而今天的饺子是他自己做的,不可能有问题,酒是班睿拿的,但他也喝了,而且拿来的时候还没开封,要在他眼皮底下放药更不可能。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芥末酱。
那自然是班睿拿来的,他和楚玉,楚蔓嫌辣只吃了几口。而他的味觉不正常,加了不少,墨香是爱吃辣也吃了不少。
“容止,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楚玉边说边去摸他的额头,却发现他的皮肤灼热,不似平日的温凉,焦急地问:“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刚才因为细想还好,此时容止看着楚玉美丽的脸庞,加上体内燥热,他的喉结滑动了一下。
他是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血气方刚,而且被下了药,又有佳人在侧,还是心爱的女子,纵使他自制力强大无比,也有些不能自持,更何况他不需要在这个时候君子。
这么想的时候,他手上已经把楚玉抱起来拥到床边。
楚玉尽管有些担心容止的身体,但更多的是奇怪。容止这家伙素来自制力极好,从不会这么迫不及待,像被下了药似的。
等等,下药?
楚玉再凝神看容止,只见他面色已有几分红润,更显得他秀美绝伦,一双黑眸里少了几分理智,多了些情难自禁。
虽然很不自在,但她还是问了出来:“容止你,不会是被下药了吧?”
虽然在容止面前下药有些不太切合实际,可自从班睿来了后,明里暗里和容止不知斗了多少回,再加上现代科技,容止中招也不是不可能。
“嗯。”容止淡淡应了一声,他已经解开了楚玉的衣服开始脱自己的衣物。
楚玉见容止脱衣服连一下子红了,立马躲进被子里,突来的寒冷让她打了个冷颤,同时发现自己的衣服被他脱了,还来不及惊羞,容止有些异常温热的身体便覆了上来。
虽然容止已经很努力克制,但有些狂野的温存依旧让楚玉吃不消,她看着微微苦恼的容止,心中邪念升起,在容止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然后,容止完全失控,连刻意控制的温柔都没有了,只剩下强烈的需求。
夜,深的有些异常。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