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十三章

新年快乐啊各位,我的粉丝愿望达成了,谢谢大家,无以为报,那就多发些小说吧!


茶馆的名字依然是可以清心也。
可以清心也,容止反复念着这个名字,嗤笑一声。
楚玉的心思毕竟简单善良,这个名字旁人只觉得新奇,只是,但凡是南朝旧人,听说了这个名字,自然会知道她的下落,也知道她现在安好。
但是,刘子业,容止微微蹙眉,他可不认为他是个能放下的人。
墨香自从十五后就去了平城,楚玉和楚蔓说了开店的想法后,楚蔓就吵嚷着要入股,楚玉被她缠的快疯了,每次向容止求救,后者都是悠闲的坐着,但笑不语,那眼神分明是说:自作孽不可活。
楚玉恨的牙痒痒却又没辙,只好答应了楚蔓。
有钱能使鬼推磨。
楚玉现在终于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在她花了一大笔钱筹备开店后,事情发展的异常顺利,她都忍不住要以为是容止搞的鬼了。一个月后,繁华的洛阳街头,一家茶馆开张了。
其实说是楚玉开店,实则她只出了钱,出谋划策几乎都是楚蔓在做。这几日楚蔓忙的昏天黑地,各种花样层出不穷,楚玉象征性的陪同,容止整日看书,乐得清闲。
茶馆开张那日,容止也去了,看看小姑娘费尽心思弄出的花样,只觉得有趣。
“她可真能折腾,本来简单的茶馆都快被她弄成高级会所了!”楚玉感叹道。虽是小抱怨,却难掩坐享其成的开心。
容止闻言微微一笑,看着楚玉,目光如炬。
楚玉不太情愿的说:“好吧,我承认,我挺满意的。”
容止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一个甜美清脆的声音。
“好了!大功告成!”楚蔓笑着道,眉宇之间极是开朗。她正想继续,一阵突如其来的恶心翻上来,只好闭了嘴,强行压下去,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仔细想了想,她突然想到一种可能,顿时惊得失去了反应能力。
“楚蔓,楚蔓?”楚蔓终于回了神,看见一脸忧心的楚玉,强作镇定,微笑道:“楚玉,这些天我有些累着了,你先看着,我回去休息,哦对了,容止借我用一下。”
楚玉面露歉疚,楚蔓这些日子的确很累,她爽快的答应了。
两个人一路上沉默不语,回到楚园,楚蔓坐下,将手伸给容止,面色很不好。
容止略一迟疑,也伸出手把脉,然后,他的眼睛放大,错愕至极。
楚蔓轻声叹息,对上容止的目光,一字一顿:“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容止的面色已经恢复了平静:“是。”
楚蔓只觉的一瞬间全世界都停止了,过了好长时间才缓缓道:“先别告诉楚玉。”

然后就离开了。
容止坐在原地,仔细回想楚蔓来后的点点滴滴,每个细节,只是绕是他聪明绝顶,机变无双,也搞不清个中缘由。
最后,他看向平城的方向,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
“什么?”楚玉差点把嘴里的饭菜喷了出来,眼睛瞪得大大的,无比震惊。
“楚玉,我怀孕了。”楚蔓平静的说道,仿佛她只是随口说了句不痛不痒的话。
容止笑吟吟的看着她,很是好奇。
楚玉过了好半天才消化了这个事实,她张口结舌的问:“这孩子的父亲是?”
这下容止也停了碗筷。
“你们不需要知道。楚玉,我怀孕了,所以茶馆得你自己经营了,容止借我一天。”
听了楚蔓的话,楚玉回头看容止,目光有些不对劲。
“别乱想,我是想让他调理我的身体。”
楚蔓解释道,且不说她没有夺人所爱的喜好,容止固然是个吸引人的男子,但却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和容止,八竿子打不着。
楚玉闻言尴尬一笑,容止怎么可能呢?
楚玉又看向容止,带着求助的眼神,这消息实在劲爆,已经超出了她能反应的范围。
容止柔声道:“交给容止,你可安心?”
“好吧,交给你了。”说罢,楚玉逃也似的走了,这实在不是她能处理的事。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