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十四章

待楚玉走远了,容止回头看楚蔓,依旧微笑着,眼里却闪着冷酷,柔和的声音如同利剑一般冰冷无情。
“你就那么肯定我会帮你?”
他没有义务帮她。他从来都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狠毒冷血才是他。
听了容止的话楚蔓并不着急,反而慢悠悠道:“我哥会的,我也会。”
我哥不会的,我也会。这是她藏着不愿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容止听了楚蔓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并没有立即发问,心中微微思量,突然明白的楚蔓的意思。
这是威胁,也是利诱。
容止从头到脚生出一股寒意,一字一顿说道:“你是谁?”
容止少习察人之术,加上他老练世故,看人看事绝难走眼。之前楚玉做的事情虽然让他震惊,但震惊之余仔细想来,都有迹可循。班睿虽然狂傲,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也知道他只是玩玩,并不是真心要加害于他。然而楚蔓,他本来以为她只是个单纯聪明的小姑娘,却不料她隐藏的如此之深。
她是谁?楚蔓心中苦笑,面上却是笑容,带点无辜:“我是楚蔓啊!”
她是楚蔓。
她只想是楚蔓。
见容止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楚蔓不由得叹气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并没有恶意。如今这笔交易,你是做不做?”
若真如她所说,她完全可以威胁他让他让步,然而她却用交易这种比较温和的手段,许以他利益。思及此,容止便不再犹豫,点头道:“好。”
这交易,他并不吃亏,想到他即将可以得到的,容止微微兴奋。
“那你随我来。”楚蔓说着,起身往隔壁走去。
容止看着飞船一点一点显形,不得不感叹科技的伟大。
楚蔓走进一间屋子,拿了厚厚的东西给他,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他不怎么认识的字。
见容止一脸的迷茫,楚蔓有些好笑:“你不懂简体中文?”
容止点头,原来是她们那个时代的文字。
“那你看这个吧,楚玉教了你四六级的英语,你应该能看懂。”楚蔓又递给他一沓厚纸。
容止接过了纸低头看了起来,不一会儿,他抬起头问:“这是什么?”
上面写的他能看懂,只是,她为什么给他看了一种病的详细资料,难道是——容止看向楚蔓。
“你猜的不错。”
“这病虽然不会致死,但是会让人的身体每况愈下,必须用药来缓解。”
“可是药会对我的身体,以及腹中的孩子产生危害。”
“但不用药,我很可能会死。”
“所以容止,我要你在我停药的基础上,尽力保住孩子。”
楚蔓的语气漫不经心,但容止还是看到了她眼里的决绝,忍不住问:“这样危险,你还要这个孩子?”
在容止的逻辑里,生命几乎比一切都重要。毕竟,如果自己都不在了,那么剩下的一切又有什么用?他此生唯一愿意以命相搏的,只有楚玉。他不是不知道世间男女情爱,父母亲情,但楚蔓腹中的孩子绝不是两情相悦的产物,而且是对她致命的存在,况且她年纪还小,以后还会有机会怀孕,他实在是不明白,这小姑娘为什么非要保住这个孩子。
“我若是打掉了这个孩子,以后就不可能再有了。”
“那药,长年累月的吃,是会绝育的。”
所以,趁来得及的时候,她要赌一把。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