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十五章

“容止,楚蔓她还好么?”楚玉回到楚园,就见到雪衣轻扬的容止安静的坐在院子里,手中拿着书专注的看着。
察觉到楚玉回来,容止抬起头,脸上的笑容犹如微风拂过,令人陶醉。
“我很好啊。”在容止回答之前,楚蔓抢先道。
“那?”楚玉不知道怎么问。
“我要生下他。”楚蔓道。
“你确定?”楚玉有些惊讶,“可是这孩子——?”
楚蔓翻翻白眼道:“没有可是,你在古代生活了才几年啊,就被洗脑了!”
楚玉道:“可是他的父亲——”
楚蔓无奈道:“他是他,我是我,不过是一场一夜情,连熟悉都算不上的。”她嘴里这么说,但想到孩子的父亲,心中还是一阵柔软。
容止忍不住多看了楚蔓两眼。楚玉比较保守,也不会向他过多的透露现代人的观念,听到这样的论调很是新鲜。
“好了,你别老可是了,我要回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楚玉,我要借容止十个月来养胎啊,你要是羡慕就自己怀一个。不说了,我是孕妇,要保证睡眠,晚安,拜拜!”楚蔓潇洒的摆手走人。
楚玉久久不能回神,容止看着心下好笑,连他这个古人都接受了,她这个号称开明的现代人还回不了神。
楚玉也不是完全接受不了,她只是不明白楚蔓为什么会要这个孩子。毕竟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是很辛苦的。
“她比你想的要坚强。更何况,这是她的事情,你纵是有心帮她,也无法代替她做决定。”容止温煦的声音响起,如同一阵清风吹到楚玉耳朵里。
许久之后,楚玉发出一声轻叹。
“为何要叹气?”
楚玉抬头看眼前温润如玉的男子,他的眼里尽是温柔。突然起身坐到他旁边,头靠着他的肩膀道:“我只是觉得我很幸运,很幸福。容止,你知道么?我虽然不是出生在大富大贵的人家,但也是衣食无忧,不曾受过什么苦,父母都很疼爱我。我的学习不好,可也在竞争激烈的现代养活了自己。后来,飞机失事,我阴差阳错成了后人口中荒淫无度的山阴公主,也是锦衣玉食。再后来,遇见你,被你耍的团团转,但最后也有了好的结果。以前我不觉得自己幸运,如今见到楚蔓,才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容止,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楚蔓。”
容止心中微动,揽过楚玉,却打趣道:“你不吃醋?”
想起容止今后要去照顾另一个女子,即使知道缘由,楚玉的心还是堵得慌。
承认?那不正着了容止的道?一想起容止那带着得意的笑楚玉就恨得牙痒痒。
否认?谁都不信,更何况是一颗心开了十七八个窍的容止。
所以楚玉什么也没说,将目光移到容止放下的书上。
书没有合上,上面的字她也认识,楚玉懒懒的念了出来:“明月几时有,把酒——咦?”
念着念着,楚玉发现不对劲。书是古书,纸张也是古代的,连字都是毛笔写的,但却是漂亮的楷体字,还是简体中文!
楚玉迟疑的拿起书,往后翻了几页,全是现代汉语,各个朝代,各种风格,各种语言,各种文体的抄写集,中间还有作者的感悟与体会。
楚玉忍不住问:“你能看懂?”
废话!看不懂他为什么要看?
于是她换了问题:“这是谁的?”
白痴问题!她没写过,容止没见过,只能是楚蔓的。
所以她又换了问题:“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简体中文?”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会了。
终于,她确认了问题:“为什么要学?”她记得他说学了也无用就放弃了。
容止听她一连问了几个问题,不禁莞尔道:
“我想离你更近些。”
这大约是容止说过的最动人的话了,不可抑制的,楚玉的心雀跃起来。因为高兴,她早已忘了像容止这样锱铢必较的人是不会因为这么点原因就去学现代汉语的。
“虽然很肉麻,但是我爱听。你是因为这个才帮助楚蔓的吗?”
即使不怀疑容止学习现代汉语的动机,楚玉还是不相信容止会无条件的帮助楚蔓。
“嗯。”容止淡淡答道。这次倒不是他要骗楚玉,而是楚蔓三令五申不准他告诉任何人他们之间的交易,包括楚玉和班睿。对于容止来说,想要误导楚玉,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我还是心里不舒服。”楚玉嘟囔了一句。
“我觉得楚蔓的建议不错。”容止突然道。
楚玉不明所以:“什么建议?”
“你若是心里不平衡,就自己怀个孩子。”容止略有深意的说道。
楚玉的脸一下子红了,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
容止心下好笑,楚玉虽然坦诚,但每次提到这个问题总是会脸红害羞,可爱极了!只是自从青石台那次之后,任凭容止百般诱惑,楚玉百毒不侵。这个认识让容止微微挫败。
看见楚玉娇羞可人的样子,容止好整以暇道:“我决定采纳她的建议。”
这下,楚玉连耳朵都红了,平添了几分丽色。
容止心情愉悦的欣赏了一会楚玉红的滴血的脸庞,然后微不可查的轻叹,搂着楚玉的腰,亲吻她精巧细致的耳垂。
楚玉全身一颤,等反应过来,已经被容止带到了屋里。
楚玉迷迷糊糊的被容止亲吻着,突然间笑了出来。
容止脸上出现了迷惑。
一般这时候楚玉都会软软的任凭他摆布,不能自已,怎么今日她竟笑了出来?
不解。
十二分的不解。
看清容止的神情,楚玉笑的更欢了。
容止忍不住有些心忧:她这是怎么了?
楚玉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容止发觉她一扫之前的阴霾,神色极其开朗,似是想通了什么事情,得以拨云见日。
这已经让他不知所以了,然而楚玉下一步的动作令他惊讶之余又万分欢喜。

风平浪静后,容止拥着楚玉,用略带沙哑的嗓音问道:“怎么今日想通了?”
他可没有引诱她,想起之前她无论如何都不买账,而今晚她莫名其妙的笑了一阵之后,就主动踮起脚尖吻他,然后伸手解他的衣服。虽然脸上依然潮红,手上动作确实毫不迟疑。
主动,而且大胆。
不同于第一次的逞强,她这次心甘情愿的将自己交给他。
容止实在是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
容止的问题让楚玉的脸又是一红,不愿意他把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她干脆把头埋在容止温热的胸膛里,闷声道:“你不喜欢么?”
当然喜欢,特别喜欢。
感受到胸口温暖的气息,容止的笑容里有了几分狡黠。
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结果让他很是满意。
轻轻拍拍楚玉光润滑腻的背,容止温柔道:“睡吧。”
容止不再追问,楚玉也露出笑容,眉眼弯弯。
她想起之前班睿还在洛阳的时候,她无意中问他结婚了没有,引来了楚蔓的大爆料。
“他?老婆没有,女人倒是有一大堆,整个一花心大萝卜,被他残害的女人数都数不清。”
班睿有些恼:“楚蔓你说什么呢!什么叫被我残害,那明明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再说了,我一个正常男人有正常需求是很正常的事情!”
班睿理直气壮,楚蔓却是嗤笑一声:“您那正常需求未免太正常了些!”
于是兄妹两又开始了一轮口水战。
容止永远不会像班睿一样,有那么丰富的私生活。他总是眉目清秀,神情高雅,看似无欲无求,其实心思之深,算计之重,世间少有匹敌。他总是那么强大,那么完美,令楚玉很多时候觉得这幸福如此的不真实。
有时候她忍不住想:容止为什么会喜欢她?
因为地位?
他那么强大,想要什么权力地位都是手到擒来,何况她早已不是公主,也根本不是公主。
因为才情?
她胸中的文墨都是后人的佳作,这点容止心知肚明。
因为温柔体贴?
这和她向来不是同义词。
因为她的牺牲?
只要他想,会有成千上万的人不顾一切,前仆后继的为他做任何事。
不是她不自信,只是容止实在太过强大,太过完美(除了算计人之外),站在他身边,楚玉忍不住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他想要什么都能得到,江山如画一盘棋,他是那个操棋手;美人如花隔云端,他亦是胜券在握。
所以在第一次被他连蒙带骗的自己主动之后,楚玉无论如何都不愿再主动了,似乎这样,心里就能得到微弱的平衡。
然而刚才被容止抱在怀中亲吻,她突然想到了班睿的话:正常男人有正常需求。
于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容止这家伙总是从容不迫的样子,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依旧谈笑风生。但是和他在一起这大半年,他们几乎是夜夜缠绵。她突然想到:容止他,也是个正常男人,有着正常的需求吧!
思及此,她便觉得容止没有那么高大了,再看见容止迷惑不解的神情,她更是坚定了这一想法。
容止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男子罢了!
这样想着,她就放开了些,主动去亲吻他,讨好他。
而这些,容止过了很长时间才明白。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