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00

新年快乐!我的粉丝愿望达成了!万分感谢,无以为报,只有多发些小说了!


容羽不知道陈长生的具体方位,没有办法用千里钮直接到达,于是估算路程,去了最近的镇上,买马直追,终于在这一日傍晚的时候追上了疾驰的车架,却没有想到遇到了阻拦。

容羽这一日心急如焚,实在没什么耐心,当下寒了脸冷声呵斥:“让开!”

别样红成名已久,脸上下不来倒是其次,主要是他根本不知道容羽的立场,故而不让;“公主殿下,何必如此心急?”

眼见容羽更加的不耐烦,秋山君上前拉住她准备拔剑的手,温声道:“我挡着,你去吧!”

容羽看一眼变了脸色的别样红,冷笑一声,嘱咐了一句小心,侧身离开。

容羽抬脚的时候别样红就出了手,同时,澄亮的剑意拦在二人中间,星域随剑意显现。

“嘭”的一声。

真元猛烈碰撞,小范围的爆炸嗤嗤不绝,秋山君后退几步,余光瞥见容羽已经到了圣辇旁,收剑停手行礼。

“方才事出有因,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见谅!”

别样红性情温厚,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前辈,秋山君在这样的人面前,礼数一直是周全的。

别样红神色微异:“秋山君?”

诚然他方才出手有所保留,但一个聚星初境一出手就能挡下从圣者的一击,自身还没有任何损伤,这样精湛的剑术,这样磅礴的真元,这样年轻的修道天才,以及如此的风姿,即使他敛去了容貌,除了秋山君也别无他人。

秋山君道:“公主是去救人的,别先生可以放心。”

别样红脸上写明了不相信,容羽那样心机叵测的人,就算之前大张旗鼓的为陈长生造势,也是不可信的。

秋山君微笑道:“您不得不承认,若是公主想杀人,早就杀了,何必等到现在?”

这话说的倒也在理,别样红点点头,收了手。

“如此,晚辈先失陪了!”

秋山君正准备再行礼,瞥见整片天空大放光明,立刻拔剑,出手就是最后一式,真血燃烧形成一道火龙。

别样红震撼无语。

诚然秋山君现下是比不过他的,但即使是现在,以他从圣的境界,也很难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何况假以时日,真的是假以很短的时日,他一定会超过他。他现在展示的最后一式,如果不是为了阻止和他同等实力的徐有容的全力一击,整片大陆上,很少有人能全身而退。

而且,秋山君这么着急着去救容羽,完全忘记了容羽自身的实力,也完全忘了,纵使他不想让容羽见陈长生,也不可能让教宗唯一的弟子,教宗和圣后共同宠爱的女儿在这里为了救陈长生被圣女所伤。

活到了如今的年纪,别样红看着少年少女们的爱情,微微一笑。

 

争斗声从远处一响起,正在小憩的徐有容瞬间睁开眼睛,然后就听到了此起彼伏的拔剑声,徐有容心下一惊,立刻拔剑,真元暴涨,飞身而出,光明遍洒。

别样红都拦不住的人,她不能轻敌,必须倾尽全力。

“有容!”陈长生睁开眼就是漫天光明,立刻想起来有谁会来,可惜也只能惊呼一声,完全来不及阻止。

不过有人阻止了,陈长生很快分辨出来有人从较远的地方飞速赶来,用离山剑法最后一式,虽然有些晚,但终究是拦下了徐有容的大光明剑。

无数真元剧烈碰撞,爆炸一起接着一起,将整个暗下来的天光都照亮,圣女峰的人,国教学院的人,国教骑兵纷纷出动,茅秋雨和凌海之王在别样红那里有响动的时候已经出动,绕是如此,当他们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

徐有容和不知名的男子各自受了伤,徐有容的脸色苍白如纸,男子也吐了血,不过他们之间,还俏生生的站着他们许久未见的公主殿下,凌海之王和茅秋雨对视一眼,心头齐齐一跳。

果然,公主殿下看到他们后眉毛一挑,微笑如毒蛇,语音似冷箭:“来的可真快啊!”

茅秋雨和凌海之王都有些愠怒,如果不是圣女一意孤行一定要他们离得最远,何至于现在才赶来?

容羽拂袖,冷冷道:“之后再收拾你们,现在,从我眼前消失!”

茅秋雨和凌海之王很快带着国教骑兵走了,圣女峰和国教学院的人却不肯挪步。

叶小涟看向徐有容,却发现徐有容看着容羽身后隐在暗处的男子,神情奇怪,她不由得也看了那男子几眼,只觉得容貌普通至极,也就一双眼睛明亮些,没什么稀奇的啊!

国教学院那边,陈长生和容羽不欢而散唐三十六和轩辕破都知道,虽然后来在陈徐之战中容羽对陈长生表现出善意,事后陈长生也在追悔莫及的找容羽,但是,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容羽依旧是敌友不明。

“请让开”容羽今天又惊又怒,心情已经及其糟糕,但是对着徐有容,还是收敛了情绪,尽量语气平和:“我想看看他的情况,我比你更了解他的病。”

“不行”徐有容抬头看她,丝毫不让。

容羽眯眼,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我?”说罢看一眼周围:“就凭这些人?”

徐有容也被激怒,直接拔剑,然而剑根本没有拔出来,一把剑精准无误的打到了她的剑柄,并且持续用力,让她无法抽出剑。

徐有容霍然转身,目光灼灼,直盯着阴暗中男子的眼睛,然而在徐有容清澈可见的美眸中,男子的眼睛没有丝毫动摇,依旧明亮如星辰。

她这一生中,只见过一个人有这样的眼睛,和这样的实力。

徐有容脸色微变。

“让开”容羽一字一句道:“我不想和你动手。”

“不行!”徐有容坚持:“除非你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容羽横眉冷对:“我不需要向你解释,让开!”

徐有容依旧不肯。

气氛焦灼之际,陈长生说话了。

“有容,让师姐进来。”

徐有容还是不肯让开,陈长生叹口气:“这是我的命,该由我做决定。”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