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101

陈长生躺在巨大的圣辇里,身上盖着不算厚的被子,精神面色都很好。

容羽仔细切过脉确定他性命无忧,一颗心终于放松下来,坐在他身边,伸手抚了抚陈长生的额头,柔声问

“还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陈长生忍不住想要落泪,努力笑了笑道:“还不错。”

“还相信我么?”

陈长生瞬间红了眼,唤了声师姐,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好啦!”容羽也眼眶微湿:“会好的,有我在呢!”

陈长生终究不适应这样的温情,稍微控制自己之后问:“他呢?”

“谁啊?”容羽反问。

“刚才救你的那个人是秋山君对吗?”陈长生努力让自己保持客观平静的声音:“我想不出还有谁能将离山剑法用的如此精湛,真元数量和速度还有修为和有容比肩,不……”

陈长生沉眉思考片刻:“他的修为,明显比有容高。”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容羽笑,又摇头:“不是,至少没有你想象的高出那么多。”

“那为什么?”

“因为徐有容受伤了,几乎处于最糟糕的状态,秋……”容羽注意到陈长生的耳朵都竖起来,立刻改了说辞:“他几乎处于他最顶峰的状态,而且”

容羽看着陈长生,笑的得意:“你是对的,他现在的实力,高出了徐有容,同样的,妥妥的高出了你,即使你进了天书陵观碑并且现在拥有天书碑!”

陈长生有些不爽,很快就变成了很不爽:“为什么?”

容羽失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因为他没有你们两这么忙,没有你们两个思虑那么多,也因为,那一瞬间,他超越了极限,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我想,他会很快的把它消化,然后,成为他的功法,他的力量。”

“为什么他能……”陈长生突然心领神悟:“你们?”

容羽摇头道“还没有”又看着他,语音下意识的温柔;“但是快了”

陈长生张口结舌。

“好了不说他了,说说你吧!”

“他真的对你有感情吗?”陈长生连忙道:“最后一个问题!你也知道,他先前……”

容羽叹口气:“好吧,长生。我能分得清感情,感激、愧疚、习惯、喜欢还是爱,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请你相信我,这是我从小受到的最多也是最详细的训练,也是我最擅长的事情。”

“他是一个极为心高气傲的人,程度参照徐有容,他心里有界限有尺度,从一开始他下意识的避免看我,到拒绝承认喜欢我,然后拒绝认识我这个人,再然后拒绝和我相处的每一步,他比我更谨慎小心,更不想混淆感情,这一点上,他绝对值得信任。”

陈长生心想以秋山君名声之盛,以他爱慕徐有容天下皆知的情形,他若要移情别恋,要承受的流言蜚语其实比之当初自己承担的还要多,不论他是真君子还是假君子,这么大一个耳光,想必也是十分慎重的,如果不是情难自抑不知所以,想来也不会愿意同师姐有什么。

“那我们谈谈你的事?”

“我还有一个问题”看容羽脸色变了,陈长生立刻举手发誓:“最后一个,我保证!”

容羽无奈:“好,问吧。”

“他人呢?为什么没有和你进来?”

容羽反问:“你想见他?”

陈长生权衡一下八卦和讨厌,摇头。

“那不就得了”容羽道:“你不想见他,同理他也不想见你。而且徐有容认出他了,总需要解释一下。”

陈长生顿时有些后悔了,在徐有容见秋山君和他见秋山君之间,当然是选择他见。

“放心吧,十几年师兄妹情深都没事,没道理见一面说几句话就怎样!”容羽好笑:“再说,你还能阻止不成?”

陈长生想一想,不情不愿的点头。

就算知道徐有容和秋山君要见面,他也没法说不行。

 

容羽刚离开,秋山君一边行礼一边道:“圣女”

“借一步说话”徐有容一动,叶小涟也跟上,徐有容眉心一蹙,吩咐:“不要跟来。”

叶小涟停下了脚步,实在想不明白,公主的这位叫做罗布的下属为什么让圣女主动借一步说话。

徐有容没走多远便停下,保证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们,也保证自己能及时赶到陈长生身边,布下隔音结界,然后转身。

“师兄,伤的如何?”

秋山君并不隐瞒:“不妨事,倒是你,为何如此虚弱?”

徐有容抿了抿唇,看着圣辇,不说话,神情倔强。

她为陈长生挡了关白的一剑,又持续耗费真血和圣光为他控制病情,同时和天机老人斗智,一路上警戒担忧,方才又倾尽全力,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

她这种表情还真是少见,秋山君心里像是被人拿着针在刺:“别担心,她说有办法维持他的生命。”

秋山君并不明说,徐有容也知道他说的是谁,挑眉:“既是如此,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她说,是陈长生自己选择的。”

徐有容默然,这件事,陈长生自己也没有告诉她。

“为什么躲着我?”

秋山君微微摇头笑:“我并不是在躲你。”

他哪里躲得过她?只一眼,徐有容就发现了异样。

“你在躲长生?”

“不是”秋山君道:“我不想见他,但我不必躲他。”

徐有容噎了噎,道:“可师兄若是同公主情投意合,你们见得次数会很多。”

方才他那么着急那么维护容羽,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说起这个,秋山君下意识的笑了,心里的疼痛不知觉远去:“我想他此刻也不想见我。”

徐有容想起他那日谈论婚嫁时的倔强在乎,想起他如今危在旦夕的模样,同意了秋山君的话,陈长生绝对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秋山君。

既然不是因为自己,也不是因为情郎,徐有容便放下心。

“公主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方才那一剑,所有人都以为是她和化名罗布的秋山君对了一剑,但其实秋山君来晚了,是容羽在中间先后接下了他们的剑。

那是他们各自全力的一击,大光明剑让陈长生使了上千剑并且接下了关白的一剑,离山剑法最后一式让陈长生直接获得了大朝试的胜利,他们是天凤和真龙,燃烧真血倾尽真元的两剑,居然被容羽轻轻松松的接下来!

秋山君摇头:“我不知道,她极少出手,即使出手也不知深浅。”

“她至少有不弱于你我的天赋异禀,至少是聚星巅峰镜,至少心智与黑袍相当”徐有容眯了眯眼:“她今年才几岁?”

“比我尚小两岁”

“但那是坊间传闻。”徐有容道:“事实上在四年之前,根本没什么人见过她,而这四年来,除了国教和朝中的少数人,也没什么人真的见过她,但莫雨说,她从未变过。”

“你是想说,她的年纪要更大?”秋山君认真思索道:“纵使没什么人见过她,圣后和教宗总是见过的,两位圣人没有道理隐瞒年纪,而她自己,也没有必要隐瞒。”

“她并没有隐瞒,她只是不说。”

秋山君想起初见时她说的话:“或许,是没有人问过。”

“无论如何,她身上有太多秘密。”

秋山君明白了:“我相信她。”

徐有容哑然:“师兄?”

“我相信她不会伤害陈长生。”

徐有容追问:“为什么?”

秋山君沉默。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容羽平日里字里行间的真情流露和得知陈长生出事时的慌乱自责自然是主要原因,可是秋山君很清楚的知道,这不能构成决定性的原因。

也许,他只是相信她,他只是想要相信她。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