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05

凌海之王和茅秋雨知道容羽召见的时候心下就不安,果然到了之后发现容羽一脸冷漠的站着,手里拿着神杖。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从陈长生那里拿到神杖的,但是见神杖如见教宗,两个意见不同的巨头互相看了一眼,依礼跪拜下去。

“长生在寒山相继遭遇小德和魔君,九死一生,你们身为护送大主教,为什么不在他身边?”

茅秋雨道:“寒山之外五百里,非请不得入内。”

“哦!非请不得入内?”容羽点点头,一双漂亮的眼眸如同漆黑的夜色:“所以你们认为,未来教宗的性命,国教的前途,居然还不如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连规矩都算不上的惯例重要?”

“这自然不是”茅秋雨心头一跳,就要辩解,容羽却没有给他机会

“魔君的到来也就算了,毕竟是突发事件,但是小德呢?也是突然心血来潮要杀长生么?凌海之王,你身为国教大主教,勾结天海家刻意制造机会蓄意谋杀未来教宗,该当何罪?茅秋雨,你同样身为国教大主教,纵容凌海之王对未来教宗的加害,又该当何罪?”

凌海之王勃然大怒:“我何曾做过那样的事!”

“怎么?在寒山五百里之外就会因为一个不怎么重要的规矩停下的人不是你?小德是天海家请的刺客,你难道不知道?”

凌海之王看着容羽:“原来公主殿下空口无凭,是来诛心的!”

容羽冷冷冷冷一笑,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手里的东西狠狠摔在凌海之王的脸上:“你还真别说我诬陷你!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凌海之王脸被砸的生疼,抓起来却发现那只是几张纸,容羽用几张纸能砸出来这样的力道而纸却能不损毁,实力实在让凌海之王心惊,待看清纸上写的什么后,脸已经完全白了。

茅秋雨眼角余光扫了几眼,见上面端正的小楷写着凌海之王近一年的异动,心下不免有些复杂,他素来知晓凌海之王是反对教宗传位于陈长生的,却没有想到他真的会付诸这样的实践,如此说来,他发现他的异动却没有相应的举措,实质上确实相当于纵容。

“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容羽手持神杖,神情高傲至极。

茅秋雨感叹道:“全凭公主殿下处置。”

容羽看凌海之王,凌海之王嘴唇紧抿,不否认也不承认。

容羽冷笑,神杖散发光明,她的声音如同神邸般传到很远

“茅秋雨同凌海之王身为护送大主教,心怀私利,疏于职守,以致未来教宗身陷险境,九死一生,虽其罪可免,但其心当诛。自即日起罚俸三年,于府中闭门思过,若无事,不必来见。”

容羽宣读完毕就要离开,凌海之王不忿要阻拦,茅秋雨一把将他拉住

“公主已经从轻发落了,你还要怎么样?”

两个人不同程度的罪行,却是同样的处罚,容羽只是想以儆效尤,并没有打算真的深究,的确已经算是开恩了。

可凌海之王心里的怨怼被容羽毫不留情的决断挑起:“她还真的以为陈长生能担当的下教宗的重任!”

茅秋雨脸色一肃:“至少有公主殿下辅佐,他就能!”

凌海之王一噎,说不出话来。

 

处置完茅秋雨和凌海之王,一个人再次回到圣辇上,想起昨夜的温情脉脉,再想起今早的冷言相对,容羽抱膝坐下盖上被子,还是觉得冷。

秋山君,你生气是因为我误会了你,还是因为不想让徐有容知道你对我动心,所以恼羞成怒?

容羽阻止自己想下去,强行放空自己盯着前方发呆,可过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埋头哭了起来。

“我都做了什么啊!”

纵使她想要将他激走,也从不想也不该用这样的理由这样的方式的,秋山君通透明理看的开是一回事,但她故意拿传言和过去刺激他又是另外一回事。秋山君是有多伤心才会说出那样直白伤人的话,可她怕他太伤心,更怕他那一句不是气急的糊涂话,而是埋藏在心底的真心话!

她想要敢爱敢恨,想要收放自如,可在爱情里,哪里有过理智的位置?

容羽这些日子本就心思郁结,这一哭竟是越哭越伤心,最后完全不控制了,肆意哭泣发泄。

 

秋山君不见,徐有容是第一个发现的,中午就过来找容羽。

“师兄去哪里了?”

容羽早上方哭完,眼睛还是红肿的,听到这话淡淡道:“走了。”

“走了?”居然不辞而别?

“恩,大约实在是被我气的厉害,忘了和你说。”

徐有容笑了:“能将师兄气成那样,你很有本事啊!”

容羽闻言也笑了,笑得很轻、很浅。

“他去哪里了?”

“不知道”容羽看着远方:“他生气的厉害,说走就走了,不过大致是去了北方。”

徐有容道:“也好,京都里的事,同师兄本就没有关系。”

容羽笑:“你我都深陷其中,居然能和他无关,也是奇事。”

“但只要师兄不现身,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容羽点头表示同意:“这次回去就是变天,他不在,我更好做事。”

“所以师兄是你故意气走的?”

容羽心里一痛,看着远处好一会儿才道:“故意,也是真的吵架。”

徐有容对于他们两个能真的吵架很是好奇,但是想想原因也是不足为人道,便忍住了没问。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