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06

离宫。

容羽冷眼看着站在一旁的茅秋雨和凌海之王,陈长生拉了一下她,目光担忧。

那天容羽来要神杖,他没有多想就给了,却不想她居然是去收拾两位巨头的,陈长生时候不同意要她收回,容羽眼角眉梢都是傲然的冷意:“你打得过我再来吩咐我吧!你要是敢自己赦免,我收拾你!”

陈长生能说什么?陈长生敢说什么?好在容羽虽然罚的重,但也没有真的伤害到两位大主教,陈长生没有再管,但是对于现在他们两个跟着他进入离宫这种事,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

容羽嗤笑:“瞧你那一脸担惊受怕的小样!我还能吃了他们啊!”

茅秋雨微低了头,凌海之王面色微青,徐有容蹙眉看了容羽一眼。

欺负收拾茅秋雨和凌海之王她不管,但是陈长生只能让她欺负!

容羽报以白眼。

怎么着,还想打一架不成?

徐有容心头一怒就要发作,感觉衣袖被人抓住摇了摇,侧头看,果然是一副担惊受怕的小样,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陈长生轻轻轻轻松了口气,一山不容二虎,他夹在中间很为难的好嘛!

教宗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容羽和徐有容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两个当做女儿的女孩子相护拌嘴,中间陈长生费心调停,圣殿里充满烟火气,还真是很像一家人。

“师父!”容羽发现教宗,立即扬眉唤了一声。

那一声干脆清亮的师父和毫不犹豫的灿烂笑容让教宗心里软软的,脸上笑容就加深了些:“还知道回来啊!”

容羽蹦蹦跳跳的跑过去抓着教宗的胳膊前前后后的摇,语音都带着娇:“师父!明明是母后让我去查案子嘛!怎么能是我的错呢!”

教宗被她摇的前后晃,好容易拉住她:“你呀就是长不大!这么多人都看着,也不知道收敛一下!”

虽是责备的话,可声音温和,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于是容羽只是吐了吐舌头,嘻嘻笑。

茅秋雨和凌海之王忍不住摇头感叹,陈长生和徐有容都觉得有些羞。

被容羽打断的行礼这时候才正式上演,教宗似是这会才看到了茅秋雨和凌海之王,眼神声音都较为淡漠生疏

“你们,有事么?”

茅秋雨和凌海之王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想到教宗是这样的反应。

“既无事,怎么来圣殿了?”

茅秋雨和凌海之王无言离去,教宗侧头看一眼容羽:“现在满意了?”

容羽笑着靠在教宗肩膀上:“如果师父没有心思,又怎么会支持我的决定?”

陈长生这才明白,教宗居然是支持容羽的。

教宗爱怜的摸摸容羽的头:“好了,处理正事。”说罢看向陈长生:“随我来。”

徐有容想要跟去,教宗却道;“国教内部事务,圣女还请稍作等候。”

容羽要跟去,教宗吩咐:“小羽,代我好好招待圣女。”

 

“好吧”容羽耸耸肩,看向徐有容:“那就逛逛?你想去哪?”

徐有容笑得很浮于表面:“不是你招待我么?”

“那行吧。”

 容羽无所谓的说了句,无所谓的抬脚走进一边的光明殿,于是徐有容无所谓的跟上去,也进了光明殿。

“这里你小时候应该也来过,自己看吧,说实话,我一直觉得这些光除了把人照的更白,也没什么用处。”容羽一脸无所谓的靠在一个柱子上闭了眼睛:“我有点累,先歇一歇。”

徐有容也真是没见过这么不客气这么不讲究的,不过她这种随意对待中的亲切让她很是舒服,问题便也有了几分真心:“你不担心?”

“不担心”容羽轻笑:“你当我耗费那么大力气就为了给他再加一层保护层么?”

徐有容想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忍不住讶异:“你是说,教宗根本伤不到长生?”

“师父不会动长生的”容羽说罢又叹息:“那层保护层,其实是为了防止长生自己伤害自己。”

“他为什么……?”徐有容说罢也明白过来,陈长生想要明确的态度和立场,唯一的方法就是暴露自己,在世间最诱惑的美味面前,教宗若能守得住道心,那便值得信任。

“他不会有事吧!”

容羽摇头:“不会,不过之后我要再加固一次防护层。”

徐有容点头,又突然问:“为什么你不当教宗?”

虽然教宗不像圣女,一直都是女子继承,可是以容羽的声望和能力以及地位身份,做教宗既是名正言顺,也是众望所归。

容羽笑了一声,正准备回答,突然蹙眉睁开眼斥道:“你们到这里做什么?”

司源道人诚惶诚恐的行礼,诚惶诚恐表示可以由他带圣女参观一番,更诚惶诚恐的说明容羽诸事繁忙,在离宫的日子实在不多,要做向导有些勉强。

容羽只给了两个字回应“回去!”

司源道人很是为难,容羽看他一眼:“我们两个要谈论些胭脂水粉,你也要听着?”

徐有容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她们两个谈天谈地谈江山谈世界,也绝不可能谈到胭脂水粉那里,这借口找的可真是漫不经心。

司源道人的脸像是被人打了一拳,容羽看他一眼,眼神很明确:我们两个有话说,你带着所有人赶紧滚!

司源道人总算是个聪明人,向两个人行了一礼,无声离开。

人一离开,容羽看着徐有容,目光清澈:“我不想做教宗,没意思。”

徐有容原本还打算再笑笑的心瞬间切换成严肃模式。

不想做?这还真是个强大且无赖甚至流氓的理由。

徐有容认真道:“大道之路,不能用有没有意思衡量。”

容羽故意岔开话题:“你就这么想让我做教宗?你让长生的脸往哪里放?”

都开始规劝了。

徐有容不生气,还是认真:“客观来说,长生真的不适合做教宗。”

容羽却是没耐心了,翻了个漂亮的白眼:“我就是不想做教宗,不想被一大堆规矩道德束缚!我就是喜欢像现在这样,想喜欢谁喜欢谁,想收拾谁收拾谁。”

徐有容蹙眉,她小时候虽有过玩闹的时候,但总的来说,这辈子肩扛责任,心系大道已经成为本能,融入血液,所以她其实不能明白容羽对待人生的态度,北有强敌,内部不和,苍生离乱,天下未稳,既然有能力有手段,如何能不为世人不为世间做贡献?

眼看着徐有容有大谈大道的趋势,容羽白眼也没来得及翻,连忙道:“把你那些话都咽进肚子里!我就是不喜欢担什么大道责任,我就愿意自由自在逍遥度日,谁都别想管我!哎呀我说你和陈长生能不能不要这么像,说话做事连神态都像,一板正经!无聊死了!”

徐有容被噎的很了,听到后面又忍不住笑了。容羽实在是个很厉害很有趣的人,和她完全不一样,和她认识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那样的自由自在,那样恣意飞扬,那样的千姿百态。

徐有容心道确实也没有必要将自己的见解强加在别人身上,便道:“好吧,那我们谈谈胭脂水粉吧!”

“啊?”容羽一个激灵,睁大眼睛看着徐有容。

徐有容笑着问:“你的口红是哪里买的,为什么颜色好多好奇怪,但是,却很好看。”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在一起居然不是谈论家国大事,而是胭脂水粉!”容羽嘻嘻笑道:“我的口红不是买的,是家里弄的,上千种颜色,你若是有兴趣,改天去我小世界,我给你看。”

徐有容刚想点头,突然殿内的光线变得更加明亮,甚至有些刺眼。

徐有容感受到光明里的狂暴能量,张开双臂,强行将境界提高到巅峰,桐宫在左,斋剑在右,双翼齐飞。

容羽侧头看了一眼她,伸出手覆在徐有容的手上。

“不必,师父不会杀长生。”容羽目光温和的解释:“现在也杀不了。”

徐有容惊疑不定的看着她,覆在她手上的手没有任何的用力或者真元,只是寻寻常常的覆在她手上,可是她却觉得自己没有办法使用真元真血,没有办法反抗。

“你确定?”

“当然!”容羽微笑道:“我还指望他做教宗我好逍遥呢!怎么会让他有事?”

徐有容半信半疑,不肯放弃。

司源道人匆匆冲进来,容羽冷声呵斥:“出去!有你们什么事!”

司源道人想着公主殿下实力超群制止了圣女,那么确实也没有他们的事,总不能他们一群人去攻击圣女吧!这种事公主做还行,他们做就是以下犯上,大不敬。于是司源道人又灰溜溜的走了。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