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07

这一段纯属交代过渡


皇宫。

圣后看到殿下站着的容羽挑眉:“不是让你没事不用来见么!”

容羽也一本正经的笑道:“我就是有事才来找您的!这种火烧眉毛的时候,这么棘手的事情,我处理不了,不找您找谁?父母不就是这时候用的么!”

她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圣后冷哼:“有你这样的女儿,当父母的早就被气死了!”

容羽翻白眼吐舌头:“当初明明是你自己要认女儿,关我什么事!再说了,我就是这么用我父母的,这毛病本来就是他们惯得,所以他们负责的很是心甘情愿!”

圣后被气笑:“案子查的怎么样?”

“案子的事情我早就在奏折里写清楚了不用再问,我今天来就是要说长生的事”容羽开门见山:“我想让你救长生,然后传位给昭阳做太后。”

圣后愣了好一会,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还是该生气,最后感叹:“也就只有你敢和朕这么说话!”

容羽耸耸肩:“您多厉害啊!我们这些人在您面前就是透明的,弄那些弯弯绕绕有意思么?”

于是圣后忍不住又笑了。

“您看您笑起来多好看啊!这操劳了将近一生,您就放下这些乱七八糟的享享清福不好吗?”

容羽嬉皮笑脸的劝,圣后倒是给面子的笑了笑,完全不为所动:“不好。”

容羽脸上笑容慢慢淡了:“您到底想要什么呢?”

圣后沉默片刻,道:“你可真会诛心!”

“这是我第一次希望自己弄错了。”容羽叹口气:“但凡您有一点需求我都有下手之处,可现在您自己都不知道您想要什么,我也没有办法了。一个人迷失已经很可怕了,一个站在顶峰的人迷失,那就不是可怕可以形容的!那就这样吧!您保重,我走了。”

圣后却是笑:“你不劝了?”

容羽反问“我说什么有用么?”

“那就留下来陪朕”

容羽猛地抬头:“您做了什么?”

天海圣后从来都不是温情脉脉的主,如今这种情况却说出这样的话,绝对有问题。

“你许久都不来见朕,朕只好趁着现在多留你些日子。”圣后起身,拂袖挥出一道封印,玉如意为印符。

容羽又惊又怒“这是做什么?!”

“你太有能力太有手段,朕不能放你走!”

“所以你就打算把我困在这里?”容羽无语:“刚才不还说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转眼就采用强制措施,感情您就是随口说说应付我啊!”

“那倒不是!”圣后看着她:“你说的没有错,事到如今,朕确实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但是朕很清楚自己不要什么。你若是想让朕想清楚,就在这里安心呆些日子。”

“这分明就是囚禁!”容羽气愤:“原因居然是我会影响你!你要真的这么怕我影响你,早干嘛去了!再说你不会真以为这玩意能困住我吧!你还想让我死了不成?”

她当胸的伤口才刚好,圣后自然也知道容羽有多狠绝,她虽不像教宗那般捧在手心里怕化了但也是打从心里喜爱容羽,自然不想她出什么差错。

“你放心,有了上次前车之鉴,朕自然要保证你没有自杀的能力。”

容羽立刻自查,果然手脚无力,经脉里空空荡荡,没有半丝真元,不由得冷笑:“软筋散!您可真是下了血本啊!为了困住我,都不惜毁了玉如意!”

玉如意是个很娇贵的法器,必须时刻保持圣洁,才能维持它保存神魂的作用,圣后为了困住她而将玉如意浸润了软筋散,也就相当于放弃了这件神器。

圣后心意已定,转身离去。

容羽实在没有想过圣后居然会这样对她,也对这种粗暴完全没有办法,恼怒万分的拿了个杯子扔出去,却因为没力气,杯子掉在地上只磕破了一个角。

 

国教学院。

“你说师姐为了我昨夜进宫,到现在都没有消息?!”陈长生的声音不自觉的拔高:“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徐有容此刻也有些忧心,没有计较陈长生话语中的愤怒:“我们昨天商议,她先进宫去劝说,如果有用,那么我不必去,如果没用,那么我更不必去,但是现在看来,我今夜要进宫。”

陈长生紧张的抓住她:“师姐会怎么样?圣后不会因为……”

徐有容沉吟道:“娘娘肯不顾非议诏令天下封了公主,想来即使意见不同,也不会加害于她。而且她这么多年独得两位陛下恩宠,自保是能做到的。”

“可是……”

那毕竟是生死存亡的冲突了,当年师父与圣后政见不合,直接搭了一个国教学院进去,若不是教宗师叔一念之任,可能搭了一条命进去。容羽固然得到圣后百般宠爱,可是这样的她背叛到对方阵营,圣后真的能容忍善待么?

徐有容微微摇头:“你不明白,皇族血脉高贵,不容有混杂,尤其是直属中宫的部分,因为平国的事情,娘娘纵是与我血脉相承,也没有真的封我为公主,容羽能让娘娘亲自定下母女名分,可见娘娘对她的爱重。她昨日已经说过,她有把握娘娘不会加害于她,我虽不知她为何如此自信,但以她的能耐,想来不是信口胡说安慰我的。”

陈长生心下稍安,又祈求:“不管怎么样,她进宫总是因为我,你帮我问一下好吗?”

如果师姐因为他而有所损伤,师兄怕是要极难过了。

徐有容点头。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