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十六章

楚蔓回到屋里后就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闭上了双眼。
过了好长时间,她有睁开了眼,嘴角泛起的弧度中有着浅浅的无奈。
手不由自主的抚摸小腹,心里没有了刚才的快活。
这孩子的危险,她比谁都清楚。
她虽然不见的多么的热爱生命,却也不想死。
打掉这个孩子后她的确很难再怀孕,但也不是没有一丝希望。即使是真的无法怀孕,她也不会介意。
她本是冷血之人。
靠近墨香会让她感到心安,但她清楚的知道那不是喜欢,连朦胧的好感都算不上。她只是太孤独了。
孤独,孤独。
楚蔓突然明白了,嘴角的苦涩似乎更加浓厚了。
原来,她竟是如此的孤独。
原来,她只是想要一个人陪她。
即便是个不谙世事的,对她极其危险的婴儿。
一滴泪悄无声息的滑过,还没来得及擦就消失了,如同那些转瞬即逝的温暖。
楚蔓闭上了眼,缓缓的舔舐着蚀骨的寂寞。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了解。
……
平城,皇宫。
大雪纷飞。
班睿信步在这漫天大雪中赏雪,时不时的和随着他的小奴才说一两句,脸上的微笑无懈可击。
突然看到了梅花,他便要了容器,小心的取下花上的雪,准备酿酒喝。
“李大人好兴致啊!”
班睿循声望去,一个相貌清秀的男子笑容满面的看着他,眼神中似乎还有不屑和挑衅。
“原来是王大人。”班睿淡淡道,没有多说,不出意外的看到他面露愤恨。
他今天本来是在家里饮酒作乐,却被冯亭召进宫,到了目的地,又被冯亭的贴身侍女拦下,说是冯亭正在处理政务,让他稍等。
处理政务当然是幌子,班睿过尽千帆,自然知道此刻冯亭多半是在床上,而同样在床上的,就是这位王大人。
班睿人英俊潇洒,又会讨得女人欢心,冯亭自然是召见了他很多次,这引得其余面首各种羡慕嫉妒恨,其中佼佼者,就是这位王大人。
“既已谈完政事,李某该去殿前等候,免得娘娘忧心,失陪了。”班睿优雅的行了一礼,将手中的瓶子交给下人,嘱咐了几句之后,施施然离开了。
站在原地的王大人冷哼一声,拂袖走人。
班睿忍不住笑,想不到他竟然成了后宫争宠的对象。
殿内温暖如春,班睿不出意外的看到华装之下的冯亭身上星星点点的吻痕。
“娘娘面色红润,想必是政事顺利,实乃国家之幸。”班睿说着不痛不痒的客套话,语气恰如其分的表现了埋怨和不满,冯亭很是满意。
“听说你在采雪?”
“是的,娘娘。”
“做什么?”
班睿道:“冬雪纯净,梅花飘香,用来酿酒是最好不过了。”
冯亭淡淡笑道:“想不到爱卿有如此雅趣,本宫都迫不及待要品尝一番了。”
班睿道:“能得娘娘垂怜,想必那雪都要高兴的融化了。”
冯亭站起身,走到班睿身边,握住他的手道:“爱卿一番心意,本宫铭记在心。”
冯亭看看左右,威严道:“都下去吧。”
班睿心里好笑,这女人位高权重,却也无法摆脱小女孩心性。
待下人们走后,班睿上前握住冯亭的手,弯腰吻下去。
冯亭对他的动作见怪不怪了,班睿作为一个情场高手,很快就哄得冯亭心花怒放,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知道两个人赤裸相对。
班睿面无表情的看着冯亭遍布全省的吻痕,心里好笑,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见班睿停了动作,冯亭面色一冷,道:“怎么,爱卿觉得委屈了?”
班睿适当的动了动面部,跪下诚惶诚恐道:“不敢,只是这种事耗费精力,微臣是担心娘娘的身体。”
冯亭面色稍缓,淡淡道:“无妨,本宫的身体本宫自己知道。”
班睿眨眨眼,顺着杆子往上爬:“既然娘娘玉体无恙,微臣斗胆提议,今日换一种方法。”
“哦?”冯亭有了兴趣:“爱卿总是出乎本宫的意料。”
班睿道:“能让娘娘高兴,是微臣的福分。”
面子工程做足了,冯亭自然是任他摆布,成熟的大美人总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班睿毫无芥蒂的享乐其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