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109

“他们不敢或者不能杀死你,本公主呢?”

清冷的声音自门口传来,所有人都看向来人。

来人一身素衣,未着粉墨,也没有带任何配饰,却端的是清秀绝伦,陈长生想着,她不化妆的时候甚至比化妆还要好看,那种极致的脆弱和强大,摄人心魂。

来人自然是容羽。

周通脸色变了,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包括陈长生。

“周大人”容羽微笑,声音极为温柔:“我杀了你好不好?”

周通狠狠打了个冷战。

他深刻的知道,容羽根本不是在座所有人能比的,他的手段酷烈,可容羽的手段,又何止酷烈二字能形容?

“你才被晋为长公主,道尊和陛下恩泽深厚,你就不怕他们二位降罪么?”周通厉声道。

“降罪?”容羽笑了,声音更为清冷:“你以为商行舟不想让我死么?”

“他想杀我想的发疯,可是他不敢!”容羽的笑容完美:“而且他不能!周通,既然商行舟杀不了我,我师弟们不杀我,我师父又不会杀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当今皇帝和未来教宗全部是她的师弟,还是关系良好的那种,现任教宗是她的师父,就算商行舟恼火至极,容羽也能在杀了周通之后全身而退。

说出这话的时候,容羽的神色不变,可人却从几米外来到了周通的面前,清吏司的人全神戒备,已经挡在了周通的面前。

容羽眉毛一挑,人们便感觉到了一股凌冽的杀气,清冷,骄傲,纯粹。

容羽无视挡道的人,依旧一步一步往前走,恍如神邸,宛若修罗“顺我者昌”

清吏司的人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

“逆我者亡”

容羽继续往前走,清吏司的人却没有再后退。

不是不想退,而是不能退,因为他们后面保护的人突然出了手,将他们一起送到了容羽面前,最后一眼,是一片金光里容羽得意的笑容。

居然是半步神圣。

死不瞑目。

周通睁大了眼,圣女峰的弟子睁大了眼,国教学院的学生睁大了眼,天海胜雪、陈留王睁大了眼睛,陈长生更是错愕。

容羽随手解决了那几名清吏司的人,纤纤玉指遥点,一道剑意便朝着周通的眉心飞去。与此同时,陈长生借着有利的方位发现,容羽藏在袖中的左手微动,一根针消无声息的向周通飞去,淹没在强大绚烂的剑意里。

虽然不知道容羽什么时候半步神圣,虽然不知道她的具体实力,可半步神圣本身就是实力的代表,周通聚星镜几十年依旧没有办法半步神圣,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用了全部的手段来抵抗那一道剑意。

“嗤嗤”声响彻祭堂,容羽在无数剑意中央。

在场的人,包括天才如陈长生,全部叹为观止。

原来容羽竟是这样强,半步神圣且不说,单以她的剑术,已经可以傲视群雄,她还没有出剑,她出的只是凭空凝结的剑意,已经让周通捉襟见肘疲于应付。

陈长生想起那天自己用万把剑才将周通逼退,突然觉得好生惭愧。

然而周通纵横百年,又岂是一般人,于是带着无数圣光的一道剑意,被他接了下来,虽然极为狼狈,但还是接了下来,然后他开始反攻,用他最强大的手段。

无数血光向容羽蔓延,陈长生和天海胜雪立刻上前救,却被一股气息阻挡,只能眼睁睁看着漫天的血色将容羽包围。

容羽连看都没有看他,手甚至都放下来,没有人看清,她的左手腕处突然生出一道透明的光,形成了一道屏障,隔绝了外面全部的气息,漫天血色无法再靠近一步。

然而不论是周通还是陈长生等人,都没有看到这个画面。

因为周通突然倒了下去。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周通感觉到全身刺骨的痛,咬着牙,带着无尽的怨毒问:“你下毒!”

“有必要那么惊讶么?”容羽的微笑仿佛没有变过:“你我也算同事多年,对我连这么点了解都没有么?不过今天还要感谢你,若不是你自己将手下送到我面前,我还下不了这毒。”

看着周通突变狰狞的脸,容羽笑的得意“你放心,这毒不会立刻要你的命。它只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长生面色微动,但看看容羽犹如修罗的面色,还是闭上了嘴巴。

“你也不用和我说什么君子和利益,我本来就是小人,对付你这种人,本就是我最为擅长的事情。”

容羽一双漂亮的眼睛里仿若有流光转动,美不胜收,可她说的话,却仿佛是一条毒蛇一般紧紧咬住周通。

“你大可以去找商行舟为你解毒,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商行舟看不出你中了什么毒,也不会为你解毒的,他如果真的在乎你,就会亲手结束你的痛苦。”

说罢,容羽不再看他,径直走向祭坛,向薛醒川恭恭敬敬上了两柱香,特别言明其中一柱是代教宗上的,然后又向薛夫人端端正正的行了一各大礼。

薛夫人哪敢受她的礼,连忙回礼。

“夫人,请节哀”容羽扶着她,带着歉意道:“当时情况危急,我无法停留救回将军的性命,抱歉。”

薛夫人愣了愣,所有人都愣了愣。

容羽继续道:“将军救我一命,我自会为将军讨回公道,请不要离开。”

容羽说罢,朝着陈长生等人点头致意后便离开了。

周通还在地上痛苦挣扎,所有人都被容羽的话震惊。

“这怎么可能?”薛夫人喃喃道。

天海胜雪、陈留王和陈长生震撼无语,不论是方才半步神圣的境界,还是简单的承诺,都足够他们不敢相信。

“那是”陈留王看着容羽离去的方向,面色骤变“她要进宫!”

天海胜雪脸也变了,陈长生被他们一喊,突然想起了件大事要问她,立刻追了出去,可街道上空无一人,哪里还有容羽的踪影?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