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二卷 墨色生香情微动,暗涛匿浪汹涌时

第二十一章
容止是个天才。
他只是自学了现代医学就将班睿救了回来。
班睿的伤虽然很重,却不致命,班睿心知肚明,他之所以能捡回一条命,是因为楚蔓手下留情,不然,那么近的距离,就算是闭上眼也能杀了人。班睿醒了后就开始不吃不喝,无奈,楚蔓只好给他输一些营养液来维持他的生命。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让班睿感激,反而激化了他的恨。
一个月后,班睿伤势稍好就偷偷离开了,什么都没有留下,什么都没有带走。
楚蔓看看空空的房间,手扶着额头,叹气。她并不想伤害他,也不想和自己的哥哥反目成仇,只是班睿有着和她一样的固执,不暂时毁掉他的战斗力,她的孩子很可能保不住。
王意之远远的看见楚蔓,她站在了树下,阵风吹来,落叶翩飞,她的发丝在风中飞舞,衬得脸颊更加苍白,他轻轻叹了口气,她再厉害,也只是个十八岁的的小姑娘!
见到王意之走近,楚蔓微笑:“有事么?”
“我来辞行,此番在洛阳已经停留很长时间了。”他本打算过了十五就走的,只是那天的事情太过突然,才又多留了日子。
楚蔓没有吃惊,看着王意之浅笑:“一路顺风。”
王意之挑眉,看着楚蔓欲言又止。
楚蔓笑得更深了:“多谢,我会处理好的。”
王意之见她目光坚定,似是胸有成竹,便放下心来,微笑道:“凡尘俗事甚是扰人,等你处理好了,可以来找我。”“好“楚蔓回答干脆。
不必多言,王意之抬脚就走,却看见楚蔓手抱着肚子,目露痛苦。
“王意之,去找容止,我估计是要生了。”艰难的说完,楚蔓已经是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如纸。
情势危急,王意之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别了,抱起楚蔓运起轻功去找容止。
楚蔓本就是强撑着,见到容止,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就晕过去了。她是痛晕的,阵痛只是小原因,因为中药药性缓慢,楚蔓的全身没有一处使不痛的,这种蚀骨的痛一直陪伴了她九个月,她知道自己可能在生产时晕过去,所以她事先就告诉容止,让他依照资料给她做剖腹产。
只是,容止没有想到的是,楚蔓竟然对麻药免疫!
楚玉见情况危急,没有任何异议就让王意之进入飞船,但是看见容止拿刀,意识到他要干什么,急急问道:”要剖腹?不能顺产么?而且我们没有消毒啊?“
“来不及了,她已经失去意识了,放心,我们进入这里的时候已经自动消毒了。“”
说罢,他就用刀划开了楚蔓的肚子,刀划破肉的独特感觉让他一颤,接着鲜红的血液奔涌而出,楚玉和王意之惊呆了。
原来生命的诞生如此血腥。
巨大的疼痛让楚蔓再次有了意识,但她只是动了动眼皮,全身的疼痛让她没有任何的力气,她只有默默的忍受着所有的痛,眼泪不断的流,全身的汗如同眼泪一般涌出。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一声清脆的哭啼划过了血腥的空气,楚玉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王意之的眼眶也红了,即使是容止,心如刚铁的容止,那双不知杀过多少人的节骨分明的手,在抱着浑身是血的软软的小东西时也抖了一下,他立刻将孩子交给楚玉和王意之,他还要缝合伤口。
王意之和楚玉手忙脚乱的照顾孩子,容止止了血,立刻开始缝合。
更尖锐的痛一波一波的传来,楚蔓很奇怪她为什么还活着。
生难死易,她选的似乎永远都是最难的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容止已经做完一切去看孩子时,发现楚玉和王意之都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孩子,尤其是王意之,容止心下奇怪,也走过去一看,便愣在了原地。
孩子的眼睛,是蓝色的。
楚蔓的眼睛是黑色的没有错,不论孩子的父亲是谁,眼睛都不可能是蓝色的。何况楚蔓是来到楚园后受孕,那么孩子的父亲一定是黑色眼睛,蓝色瞳孔是隐性基因,孩子不可能是蓝色眼睛!
总不会是基因突变吧!
”容——止,怎么了?“楚蔓即使在无尽的痛苦中也能感觉到气氛不对,也许是母爱,她竟然能说出话了!只是声音气若游丝,但是足够让容止听见了。
容止转过身,见到楚蔓清醒着,又是一愣,然后才问:”你方才一直清醒着?“
楚蔓微微动了下头,然后又开口要孩子。
楚玉把孩子抱过来,楚蔓没有对于孩子的眼睛感到奇怪,只是极度虚弱的笑了笑,艰难的解释:“我的眼睛,是蓝色的,而且家族有基因突变。”

听了楚蔓的话,三个人都不相信,她的眼睛,明明是黑色的!
“我带了隐形眼镜。”
楚玉挑眉,又问道:“那你是?”
“中法混血,我妈妈是法国人。你们给王意之解释一下吧,我累了。”
说到后来,楚蔓的声音已经几乎听不到了。


王意之这才有机会看清他所在的地方,他好奇的打量着一切,消化着楚玉和容止告诉他的事情。因为帮助楚蔓生产,他和楚玉容止衣服上都染了血,此时他穿的是容止原先留下的衣服。
楚玉微微打量着王意之,对比容止,王意之的记录干净的像一张白纸,但说来也怪,王意之怎么都穿不出容止那般高雅圣洁的气韵。
“咦?”容止轻轻出声。刚才血腥味太重,现在走出来,容止隐隐闻到香气,他都以为墨香来了,只是香气很淡,基本接近体香。
王意之也注意到了:“很淡的香气。”
楚玉什么都闻不到,但想想容止和王意之都是制作香料的高手,耸耸肩道:“可能楚蔓喷了清新剂吧。”
“不是,我们进来的时候没有香气。”容止仔细查看四周,因为手里抱着孩子,他并没有注意孩子。
王意之也是一样警惕的查看,最后看向容止怀中的孩子,他有些不确定:“这孩子?”
容止不太相信的凑近闻闻,再抬起头,那眼神明确的告诉王意之和楚玉。
答案呼之欲出。


不要和我讨论医疗细节,非专业人士,意思意思看情节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