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13

自天书陵之变后容羽回到离宫,中间只出去了一次,走了趟薛府和皇宫,其余时间一直陪在教宗身边侍奉,事无巨细,一一亲自接手,若不是教宗坚持不允,怕是沐浴更衣这样的事她也会面不改色的接手。

没有人比容羽更清楚,她的师父已经白发苍苍,垂垂老矣,人之将死,再计较那些对错有什么意义?所以容羽没有什么心理障碍,她只想好好的陪着师父走过最后的时光。

其心深重,其心悲哭,容羽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可教宗不忍心拒绝,到后来,整个离宫都知道了她的心思,都不忍心拒绝。

这一日,教宗自昏沉中醒来,感受着生命最后的流逝,再看着床边形销骨立怔怔发呆的弟子,心里痛意便蔓延。

不论之前有过多少对立多少威胁与伤害,他是真心疼爱这个徒弟,而容羽,也是真心敬爱他。

他这一生不曾辜负过亿万教众,也选好了继承人,最后还能得到这样一份真心的敬爱,这样一个聪慧通透又孝顺的女儿,确实没有遗憾了。

只是,为何心中痛意依旧?

“师父”容羽发现了教宗醒了,看他神色奇怪,俯下身问:“这么了?”

教宗问:“你是真心喜爱秋山君么?”

容羽一愣:“怎么问这个?”

“你要如实回答我。”

容羽便慎重的想了一遭,点头:“是的,我喜欢他”

教宗便笑:“我想见他。”

容羽愣住,看见教宗眼里的慈爱,眼中便有些氤氲,却是平静应下:“好,您稍等。”

容羽离开后,教宗对着进殿的茅秋雨道:“准备好了?”

茅秋雨面有异色:“这……您真的要?”

教宗微笑:“那孩子真心待我,我自然要有回报。”

茅秋雨便不言,容羽对于教宗的情义,这段时间下来他们再也无法辩驳。

 

北边,七里奚。

秋山君看着眼前的容羽,有些心惊。

他们分离的确有段日子了,可终究不是太长,短短时日,她怎么会变得如此憔悴。

“你……”秋山君不知道怎么开口说。

容羽眸中一片冰雪,轻声道:“你还欠我一个人情。”

秋山君神色认真起来。

“师父想见你。”

秋山君便讶异:“教宗陛下?”

远在离宫的教宗陛下为什么突然想见他?纵然他是真龙天才,但不过一介平民,又如何能得教宗亲自召见?

而且,容羽就打算把这个人情这样简简单单用掉么?

容羽脸上有了恳求之意:“我知道这是强求,可人之将死,拜托了!”

秋山君看着她脸上的哀意,沉默着点点头。

容羽说的对,人之将死,而且是教宗大人亲传,他于情于理都该去。

何况,他真的欠了容羽一个巨大的人情。

容羽眸中有了些许欢喜之意,却是犹豫着道:“你能不能,梳洗一下?”

秋山君愣了愣,容羽小心解释:“我不想让师父以为,我爱的人不值得我爱,他会放心不下的。”

秋山君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了,既是去见长辈,而且是确实令人尊敬的长辈,他自然要修理仪容。

“你稍等片刻”秋山君便准备去梳洗,却被容羽拉住,不解。

“我来吧”容羽右手拉着他的手腕,左手微动,秋山君便觉得一阵湿意贴面而来,待反应过来,他已经是年前的俊眉朗目,连身上的衣服,都换成了极为低调的一身黑。

秋山君忍不住赞叹:“你对天地规则的感悟,真是厉害。”

容羽依旧拉着他的手腕,左手拈决,静静道:“走吧。”

秋山君正要问,却感觉身体一轻,眼前突然出现了无数光明,恍如白昼,可还没有看清,世界便重新黑暗。

秋山君确认这是神都离宫外,镇定的补充了一句:“简直可怕。”

容羽没有反驳,放开了秋山君的手,还是那两个字:“走吧”

 

容羽施法将秋山君的容貌掩盖,用满身黑淹没他的一切,加上她的威望,这一路上,来往的教士都只知道容羽带了人去见教宗,却没有人知道他是谁,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偏殿内。

教宗坐在椅子上,眼睛半阖,茅秋雨在一旁随侍,看到他们,低下身轻声告诉教宗。

教宗缓缓睁眼,看着容羽身边伪装到牙齿的秋山君,忍不住笑了,一开口就驱逐人。

“我想吃五色夜食。”教宗看着容羽。

容羽微微屈膝行礼,轻声道:“我去做。”

茅秋雨也行礼:“我去了。”

待人都离开,不待教宗看他,秋山君自行消解面上的法术,躬身行礼。

“秋山君,见过教宗陛下。”

“坐吧”

秋山君道谢,依言坐下,不卑不亢,行止完美。

教宗端详了他一会,才微笑道:“真龙血脉果然不凡,小羽眼光不错。”

秋山君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沉默。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找你的目的。”

秋山君依旧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一直以为容羽喜欢他不过是一时兴起,可天海圣后和教宗,五圣人中的两位,都为她保驾护航,一个在临终时向整个世界公告赐婚,一个,亲自找来了他。

而这两位做的事,却只是自己的意愿,和容羽本人并没有关系。秋山君很确定,以容羽的骄傲,她才不会用这种手段。

可容羽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可以让这二位真心的纯粹的宠爱,而忘却了他们之间的冲突和对立。

这种疑惑在看到印着教宗无上法力印鉴的婚书时,达到了顶峰。

秋山君看着婚书上自己和容羽的名字,以及上面那一条比陈长生和师妹的还要苛刻的作废条件,终于问了出来。

“这到底是为什么?”

没有愤怒,没有激动,秋山君确定自己很平和,只是真的不解。

教宗解释道:“我并没有强迫的意思,这份婚书只有一份,由你保管,他日若是你们能成就姻缘,便当做我提前祝福锦上添花,若是你终究不能喜欢小羽,就请你将它妥善保存,待她将你放下,让她亲手撕毁。”

比起那道强硬至极的赐婚,这真的是极为宽明了,但秋山君还是不明白:“为什么?”

“因为那孩子值得”教宗微笑:“天海的心思我不太懂,但是对我来说,她就是我的女儿,你就当做是我作为父亲不能再亲自照拂她,现在为她做的一些事吧!”

秋山君还是不能理解,他和容羽共事一月有余,深知容羽心智极为坚韧,城府极深,阴谋手段层出不穷,这样的人,怎么会得到仁厚著名的教宗的真心照拂?

“那孩子有许多秘密,有很多不为人知不为人道甚至是残忍狠毒的手段,但是那孩子并非是非不分,她心里有好恶,她是最向往光明的人,。她的阴谋与狠毒,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她足够聪慧足够强大,可以支撑她的善良。她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自己在乎的人”教宗道:“天海,我,长生,包括你。”

“因为她真心相待,所以我们愿意回报。她真心待我如父,我自然要做到护佑。”教宗看着他,眼里的波浪很温和:“周园之行前,那孩子和我说,她自喜欢你那一刻,便决心站在你身边,护你所护,助你所愿。”

秋山君震动,他完全不知道,容羽那么复杂的人,喜欢一个人会这般的简单纯粹和决绝,而这个人是他。

一个极优秀的女子喜欢自己,为此毫不犹豫的改变立场抛却利益站在自己身边,行他所喜之事,斩他所厌之恶,为此不惜与最亲的长辈决裂,不惜放弃一切,断手断脚也要拥抱他。

秋山君如何能不震动,如何能不感动。

“秋山君,感情是双方的事情,她不会强求,我也不会强求,只是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答应。”

秋山君恭敬道:“您说。”

“请你不要伤害她”教宗道:“你若是真的不喜欢她,便一刀两断,若是你喜欢她,便不要有所保留,那孩子并非不能经历风雨”

“这不是我作为教宗的要求,而是作为一个父亲的请求。”

秋山君沉默片刻,起身行了一个大礼。

“您是位伟大的父亲”秋山君道:“我答应您。”

教宗笑了,将婚书给他:“这个,就当做我的私心吧,你一定要收下。”

秋山君虽然心里不太愿意,但是他面对这样一位长者,却真的无法拒绝。

没有阴谋,没有利益,他只是真的疼爱弟子,所以希望给她护佑。

秋山君沉默的接过了婚书,看了一眼,有些讶异。

这份婚书很旧,边缘都有些退化,上面关于容羽的部分墨迹干涸,显然是很久之前就写上去的,教宗印鉴也很旧,只有关于自己的部分墨迹很新,似乎还能闻到松木味。

这是一封未完成的婚书,存在了很长时间,还附上了教宗的印鉴,秋山君忍不住想,最开始让教宗写下婚书的人,是谁?

教宗看出了他的疑惑,没有解释“虽然小羽多半猜到了,但这件事在最后的结果前,不要告诉她。”

秋山君点头。

看他还是沉默,教宗笑了笑“相信我,那孩子是极好的,值得所有人真心爱护。”

秋山君便叹息“我知道。”

容羽的优秀,不用别人去说,而她令人心生仰慕之处,他体会的极为明显。

说到底,那真的是一个极为让人心动的奇女子啊!

教宗看他的样子,有些了悟,心里有些欣慰,又有些酸涩,然而神色却是没有任何异样,撑着扶手站起来,来到秋山君面前,伸出手放在他头顶,说道“愿圣光与你同在!”

下一刻,圣光笼罩了整个偏殿,尽数进入秋山君体内。

同时进入他体内的,还有教宗一生的经验与感悟。

秋山君自然是境界极高的,但是对上教宗这样的圣人,他也无法反抗拒绝,只能接受。

时光缓缓流逝,教宗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最后竟是连站都站不稳了,秋山君骇然起身扶住“您这是为何?”

感受着体内充盈的圣光以及识海中庞大的新增记忆,秋山君发现教宗竟然毫无保留,将毕生功力都传授给了他。

与功法无关,是所有的感悟与真切的力量。

教宗借着他的力量重新坐了下来,眼里依旧温和“我方才强迫你接受了婚书,这个权当补偿。我既命不久矣,留着也没用。”

秋山君无言以对,只能拜倒行礼,恭敬至极“多谢教宗。”

“好,好”教宗缓和了下呼吸,瞥见走进来的容羽,笑道“既然来了,便用一顿饭吧。”

大概,是最后一顿了。

秋山君看着走进来身形单薄的容羽以及她通透清澈的眉眼,心下一阵惨然,应道:“好。”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