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14

容羽亲自做的五色夜食自然是极好的,吃饭的气氛也不错,容羽巧笑嫣然妙语连珠,秋山君适时插几句,教宗陛下的笑容没有断过。

吃过饭天色已经晚了,容羽带着秋山君离开,这次秋山君有幸观赏到了珠子里的风景。

大概是小世界和外界时间流速不同,珠子里的景色于极盛处显现出凋败之意。

容羽站在成片洁白的杏花中间,终于不再强打着精神欢笑,神色平静,轻声道:“师父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秋山君挑挑眉,听见容羽继续道:“赐婚的事我会处理,你不用担心。”

“不过,你家里那边,还是你去解释一下。”

“哦?”秋山君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痛快的给自己一个承诺,忍不住问:“你不想嫁给我么?”

容羽这些天身心俱疲,没有心思和他闹,蹙了蹙眉道:“别赌气,你不想娶我,我现在也不想嫁给你。”

“为什么?”秋山君好奇。

容羽揉揉眉心,抬眼看着他:“对于爱情我是有信仰的,我不会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也不会嫁给一个不爱我的男人。我喜欢你,当然想要嫁给你,但是你不爱我,我便不会嫁给你。”

她说的简单直接,所以秋山君极为震撼。

“走吧”容羽嘱咐完,再次抓住秋山君的手腕,正要离开,却突然感觉到一阵震动,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离得近,秋山君明显感觉到她的脸色一白,担心又愤怒。

“我有急事,先走了”容羽说着放开他,原地消失。

秋山君愕然看着四周美丽的景色。

就这么,把他扔下了?

这可是她的小世界,没有她的帮助,他休想自己走出去,而且,小世界里的时间大多和真实世界里的时间流速是不同的,这要是相对流速差距过大,他要在这里等多长时间?他这次来可是说走就走,什么都没有带啊!

秋山君心里将这些问题极快的过了一遍,蹙眉,容羽那样冷静强大的人能为之变色到撇下他不管的,想来一定是大事!

至于生存和七里奚,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秋山君很自信,即使容羽真的忘了他,他也可以在这里活的很好。

只是,秋山君心里想着,你还是要快点记起我。

 

秋山君被容羽弄得很没有脾气。

他被她遗弃在小世界里不分昼夜的活了三个月,终于等到了容羽进来,结果当事人看着他惊讶问:“你怎么在这里?”

秋山君再好的脾气,此刻也有些暴躁的迹象。

容羽看他恼怒的样子,终于想了起来:“哦!我忘了,抱歉啊!”

太平静了。

秋山君敏锐的问:“怎么了?”

容羽道:“师父走了。”

意料之中的事,秋山君点点头:“节哀。”

“嗯”容羽扬起手中的酒,眸中一片水汽,声音平和:“能不能再陪我吃顿饭?”

秋山君在回军营和吃饭之间摇摆了一下,上前接过她手里的酒。

容羽嘴角抽动一下,拿出来买好的饭食。

秋山君看着容羽一刻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只觉得胃中一片火烧。

所有菜都是辣的,到处是红色,就连米饭,都用辣椒粉铺了一层。

秋山君的担忧在容羽一个人消灭了一半饭菜的时候达到顶峰,伸手拦下她“别吃了!”

容羽挣了挣没挣脱,慢慢抬头,口中的食物还没有吃完,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嘴巴上一层油光,艳艳的红。

虽然样子不雅,但还是很漂亮很好看,一双眼睛清亮的问,怎么了?

秋山君定了定神“你吃太多了。”

容羽哦了一声,继续暴饮暴食。

秋山君蹙眉忍了一会,见她大吃大喝,终于还是出手阻止。

意料之中的反抗,从毫无章法到套招到拼力量,秋山君以有心对容羽无力,妥妥的胜出。

但容羽哪里是肯认输服软的性子,当下趁着挣扎间两个人几乎贴身的距离,张牙舞爪的朝着肩咬上去。

秋山君吃痛,身体顿了顿,眼看着容羽就要挣脱,秋山君手上一个用力,把人满满当当的抱在怀中,也不管她拳打脚踢的挣扎和肩膀上越来越尖锐的刺痛,紧紧的箍着她。

容羽挣不脱,心中恼怒更甚,越发没有轻重,嘴下狠狠的撕咬着。

秋山君一个不查被她推着退了几步,肩上因为撕扯而咬的更深,这一下疼的非同小可,秋山君腿一软,连带着容羽倒下,撞了满怀,他没松手,容羽也没松口。

秋山君坐着稍稍稳住身体,吸了好几口冷气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尽量柔声道:“哭吧,没事的,哭出来就好了。”

容羽身体明显的顿了顿,秋山君连忙继续,从头到发再到背,不断的安抚,语音是自己都没有见过的轻柔:“没关系的,哭一会就好了,没关系的……”

秋山君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多少话,总之在声音微哑的时候,肩上终于传来了不一样的刺痛

那是——水碰到伤口的痛

秋山君背部肌肉僵了僵,轻轻松了一口气。

肩部的衣衫慢慢的濡湿,感觉到容羽的身体放软,秋山君拉了她一下,容羽顺着力道,终于放过了他的肩,头埋在秋山君怀里,眼泪越来越多。

“我”容羽一边哭一边抽气:“我哭不出来,师父走的时候,出殡、守孝,我都哭不出来”

容羽颤抖着身体,声音也是颤的:“我一直想,是不是,是不是这次我一直陪着,心里有了准备,所以,所以就麻木了,不在乎了?”

“可师父,师父最疼爱我的人了,我想要什么他都给,我任性闯祸,只要躲到离宫,就不会有事”

“我,我不想做教宗,他就不勉强,救苏离那次,他生的气最大,可他消气也是最快的,我在国教作威作福,随便收拾了两个巨头,他甚至亲自说了话帮我立威”

“秋山君,是不是我做的不好,所以才一次性失去了两个最疼我的人?”容羽渐不成调:“我是不是错了,如果我不是坚持自我,现在,现在是不是至少还有一个人活着?”

“我是不是太自大了?才导致他们都死了?秋山君,再也没有人那样疼我爱我了!再也不会有了!”

容羽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身体颤的根本支撑不住,秋山君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眼泪。

那样强大恣意的人在自己怀里哭的伤心欲绝,秋山君的心一抽一抽的疼。

要有多少的爱,才能让容羽这样的人毫不犹豫的说最字?要有多少的宠溺和保护,才让容羽这样强大的人说再也不会有?

容羽,又该有多么的幸运,能同时获得两位圣人真心的护佑和爱怜?

她又有多聪慧和勇敢,在权利的最顶峰,以真心换真情?

在感情方面,容羽一直都是勇敢的,不论是对如父如母的教宗和圣后,还是对师弟陈长生和余人,还是对朋友如莫雨徐有容,还是对,他。

也因为她真心待人,所以收获的,也是真的的护佑。无论是先前的两位圣人,还是现在的教宗和陛下。

那么,他呢?

他是否愿意接过两位圣人的嘱托,护她一生无忧?

秋山君扪心自问,竟没有一丝反感。

 

秋山君醒来不见容羽,找了一圈,终于远远看见温泉池里有人,刚松了口气,就看见人影不断往下,一直到长发全部飘在水面上,好长时间都不动。

容羽昨日悲痛欲绝万念俱灰的样子从心里闪过,秋山君这一惊非同小可,当下什么都顾不上,直接运了轻功跳进池子里把人强行捞起来。

“你-”

秋山君搂着她站定,刚想斥责几句,就说不出话了。

因为眼前的佳人,赤身裸体,未着片缕,头发全湿,胸部饱满,肌肤白皙通透,水珠不断划过,在阳光的照射下隐隐发光,一直到蜿蜒细长的双腿,白嫩的脚。

如此活色生香的美景,秋山君几乎看呆了。

容羽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看他居然还在看,心头一怒就要骂人,可张口就是一个喷嚏。

秋山君立刻醒过来,马上侧过头,声音都有些抖“你,你先穿衣服!”

容羽护着重要部位,全身都泛着粉色,听到这话一怒“我的衣服在温泉边上!喂你站住!”

抓住转身要走的秋山君,容羽便只能护住一处,又气又急“把你的衣服给我!”

眼看他立刻就脱,容羽气的咬牙“用真元烘干了再给我!湿的你想冻死我啊!”

秋山君立刻真元爆出将衣服弄干,因为心急,衣服甚至有少许烧焦,只是秋山君把自己的衣服脱下之后,再次傻眼。

他醒来不见容羽便急急出来找,故而穿的只是睡觉的单衣,这一脱,他便成了裸露的那一个。诚然男人光膀子比女人要好很多,而且容羽是个见过世面的,也不会怎么样,但是,除了迫不得已,秋山君从没在女人面前袒胸露乳。

容羽结接过衣服勉强遮了遮,也来不及观赏,催促他去拿衣服。

秋山君手中剑光一闪,借着剑势离开。

容羽这才抓紧了残留着男性味道的衣服,想想方才惊鸿一瞥,红着脸,微微一笑。

身材还不错嘛!


下一段不知道能不能发上去,有点限制级

评论(2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