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二十四章

楚玉坐在床上,有些担忧的抚着肚子。
在容止告白三四十天之后,她就被查出来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
因为双胞胎,她的肚子在五个月的时候就很大了,现在更是像个巨型的皮球。这几日胎动的厉害,她欣喜之余又有些害怕。楚蔓生产的过程太过血腥,她心里多少有些阴影,只是这样的心思,不知道怎么和容止说。
“阿楚,喝药了。”伴随着容止声音的,是发苦的药汁。
楚玉本能的皱起了眉头,却没有反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下去。
“嗯”孩子突然踢了她一下,苦涩的药汁翻上来,楚玉差点呕了出来,强行咽下之后,看着肚子没有好气:“你们就不能安生点嘛!”
容止笑,坐下来帮楚玉捏腿:“我倒是觉得活泼点好。”
像你。
潜意识里,容止希望孩子性格开朗些,不要像他,因为苦难,所以总是用微笑和温柔来掩饰。
楚玉嗯了一声,又唤道:“容止。”
欲言又止。
“怎么了?可是什么地方不舒服?”
楚玉咬咬嘴唇,还是问出来:“我这肚子这么大,顺产是不是有些困难?”
容止手一顿,然后又用不轻不重的力道为楚玉按摩。
“不会,楚蔓是特殊情况,你和孩子都很健康,一定会顺利生产的。”
楚玉心里还是担忧:“真的吗?”
“阿楚。”容止停下来,抱住楚玉:“别担心,有我在。”
楚玉点点头。
是啊,有容止在,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一放松下来,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她一直没有想的问题。
“容止,你想过孩子的名字了么?”
“未曾。”容止道:“不如阿楚来为孩子们取名吧。”
于是,楚玉为此苦恼了一整晚。
“别的随意,只要男孩子和你姓,女孩子和容止姓就好了。”楚蔓的话按照惯例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其时她正在悠闲的乘凉,眉目间尽是春色。
楚玉喝着药差点吐出来,容止和墨香一致无语。
“这是我们家的优良传统,容止,学着点!”楚蔓高兴的看着容止的表情,又说道:“对了,你以后也给我弄一碗汤药来。”
容止不说话,倒是楚玉关心的问了一句:“怎么啦?身体又不舒服了?”
楚蔓摇摇头:“没啊,我要的是避孕药。”
这话一出,其他三个人都呆滞了片刻。
容止的反应最快,迅速看了眼墨香了楚蔓,心情复杂。他看的明白,楚蔓不是刘楚玉那样寻欢作乐的人,他也不认为她真的爱上墨香,最多,也就是有些感动罢了。
楚玉吃惊的看着楚蔓,终于注意到了楚蔓脖子上的吻痕和一边墨香瞬间惨白的脸,心中了悟,只是太过惊讶,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气氛极其安静。
“公子。”这时有下属来报。
“什么事?”容止淡淡道。
“茶馆有人闹事。”
“什么?”楚玉吃惊。
容止一笑,安抚了楚玉,亲自去处理了,楚蔓看着容止离开,眼睛眯了眯。
“墨香你是不是用香料了,今天怎么这么香?”因为怀孕,楚玉对一切都很敏感。
墨香心神不定的摇摇头。
楚蔓也闻了闻,的确香气要浓郁一些,难不成是欢爱过后的效果?楚蔓没头没脑的想着,又吸了几口气,仔细品味着空气中的香甜气息。
很好闻,有点像草莓和巧克力混合的味道。
草莓和巧克力?楚蔓大吃一惊,急急喊道:“不要吸着香气,快去飞船!”
楚玉闻言一惊,刚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墨香情况也是一样。而此时,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来。
“一别经年,阿姐别来可无恙?”
三个人全身都是一僵,楚玉犹是。
来人正是刘子业。
他的脸上依旧阴冷,这次,在看到楚玉的时候也没有缓和。
楚蔓慢慢的握紧左手,静静的呆在楚玉身边。
楚玉看着刘子业拿着剑走近,眼里都是恐惧。
“阿姐,你怎么会怕我呢?”刘子业阴阳怪调,悠悠走上前,用不拿剑的手抚摸楚玉越发圆润的脸,毫无节制。
楚玉想说话,但是发不出声音。
刘子业继续道:“阿姐,你说,这世上还有比我更爱你的人么?你要财物,要地位,要男人,我都可以给你,我的江山你实际已经拥有了一半,到头来,却是你背叛了我,我竟然无法狠心杀你,你看,我多么爱你!”
不看其他人,他继续道:“如今我也不会来杀你,况且,你要背叛我总是有原因的。我杀了两个你的人,哦对了,是一个。”说着看了眼一旁的墨香:“他还没有死。”
楚玉的脸被刘子业玩弄,眼里不由得露出抗拒。
“你就这样喜欢那个叫容止的男宠?他有什么好?”
楚玉闭上眼不看他,然而他的下一个动作让处于倏然睁开眼,惊恐万分。
刘子业的手离开了楚玉的脸,放到了她硕大的肚子上,
“你说,我有什么理由让容止的孩子活着,让一个毁了我的江山的人的孩子活着?”他不紧不慢的说着,手缓慢移动。
楚玉眼里露出乞求之色,容止不在,楚蔓和墨香和她一样,她只能求他。
“说起来,这还是我的侄儿,当真是舍不得呢!”刘子业轻声道,像是地狱的使者。
楚玉的眼眶红了,眼泪不停的打转。
那是她的孩子,她辛辛苦苦孕育了这么长时间的孩子。
“你的胆子不小啊!”楚蔓的声音虚弱,脸色苍白。
刘子业不得不看了眼她,目光困惑。
“可惜。”楚蔓气若游丝。
“什么?”刘子业的目光又回到了楚玉的肚子上,举起手就要拍下去。
楚玉的泪奔涌而出,绝望的闭上了眼,墨香也是惊呆了。
然而过去了好久,预想的痛并没有来到,楚玉小心翼翼地睁开眼,不由得惊呆了。
刘子业毫无知觉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楚蔓颤抖的站着,突然倒下去。
“嘭!”地一声,楚蔓的膝盖重重的和大地亲密接触,墨香清楚的看到了楚蔓头上的冷汗。
“他没死。”楚蔓艰难开口,闭了闭眼,试图站起来,只是刚刚离开地面,又一次掉了下去,膝盖已经血肉模糊,地上的雪慢慢变红,楚蔓脸色苍白如纸。
楚玉腹部突然传来剧痛,她吓坏了,眼泪流下来。
“别怕。”楚蔓呻吟着,奇迹般的站起来,摇摇晃晃朝楚玉走去。
地上留下一串血珠,散发着阵阵腥甜和温热。
痛苦越来越清晰,楚玉心里暗暗祈祷着奇迹,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容止离开的方向,眼皮渐渐沉重。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一抹白色的影子出现了。
而墨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楚蔓力竭,倒了下去。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