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二十五章


楚玉一直都觉得浑浑噩噩,不想睁开眼。突然,一阵尖锐的疼痛传来,刺激地她睁开眼睛,还没有看清眼前的人,腹部的疼痛让她猛地清醒,想叫,却依旧无力出声。
“把它喝掉,你必须催产。”容止的声音难得的出现了不稳定。
楚玉看到容止秀丽的面容,声音虽然有点不对劲,眼睛却是绝对的冷静,楚玉心下一安,乖乖喝药。
有容止在,她和孩子都不会有事。
一阵疼痛袭来,楚玉直冒冷汗,全身沉缓,用不上劲,不一会儿,泪不受控制的留下。
容止在一旁看着,无言的帮助楚玉擦掉眼泪,只能握住她的手。他被楚蔓要求陪产,目前这情况,他也实在帮不上忙。
“不行,楚玉你要用力啊,为了孩子,坚强些。”
听到楚蔓的话,楚玉一瞬间回神。
是啊,这是她的孩子,她和容止的孩子。奇迹般的,她反握住容止的手。
母亲,从来都是伟大的代名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连续两拨疼痛之后,楚玉感觉肚子上重量减轻了许多,一下子又有些无力,昏昏睡过去,嘴角带笑。
容止轻轻放开楚玉的手,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另一只手上软绵绵的女儿,不哭也不闹,睁着漂亮的眼睛,清晰的倒映出全世界。
心里软软的,容止忍不住伸手摸摸女儿,微微笑,一切都很新鲜。
“恭喜啊容止,龙凤胎呢!”楚蔓弄好了孩子,刚要站起来,却猝不及防的双腿发软,又一次倒下去。容止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她,但她还是痛苦的喊出声。
匆匆扫了一眼,容止暗暗心惊,于是把孩子交给下人,扶着她出去。
到了飞船里仔细查看,容止才知道她的伤有多么的严重。两个膝盖血肉模糊,楚蔓的左手掌心四个指甲印痕还在,掌心一片红,容止都可以想象得到她是怎样咬牙坚持的。
“哎你快点,我快疼死了!”见容止的“感情倾向”不太对,楚蔓立刻大声说。
这话说的,容止忍不住笑,好吧,处理伤口。
容止的手十分灵活,但处理伤口要酒精消毒,疼是不可避免的,楚蔓条件反射的握紧手,却握到了墨香的手。
看向他,墨香微微偏过头,楚蔓心里暖暖的。
容止迅速处理了伤口就离开了,去看楚玉和孩子。
楚蔓看着容止离开的身影眼神复杂,却什么都没有说。
“陪我去看花错吧。”
许久之后,楚蔓才说道。
***
容止回去的时候,楚玉已经醒了,正含笑看着孩子。
心里温暖,嘴角泛起笑意。
那是他挚爱的女人和孩子。
“容止。”楚玉抬头看见他,声音带着哭腔。
知道她受了惊吓,容止心下怜惜,伸手把她拥入怀中。
感觉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和清晰真实的气息,楚玉忍不住落泪。
“都过去了,孩子很好很健康,阿楚也不会有事。”容止柔声哄着,用洁白的衣袖擦掉他的眼泪。
楚玉止住眼泪,想到楚蔓急急问:“楚蔓怎么样了?还有子——”
“楚蔓的伤已经处理了,刘子业”容止略一停顿,楚玉的心一下子悬了。
容止对刘子业没有任何感情,他向来不是心软之人,今天的事情足够让他杀死刘子业几百次了。
“他还在昏迷。”容止知道楚玉的心思,何况他回来就来陪楚玉,还没来得及管刘子业。
“还有,我带了花错回来。”
“花错?”楚玉有点迷惑。
容止淡淡道:“他在茶馆闹事。”
“什么?”楚玉惊讶,随即明白,“他和子业是同谋?”
“嗯。”容止目光越加平静柔和,楚玉知道是风雨之前的平静,心里一紧。
“容止,你——”
楚玉在容止面前就是透明人,容止一笑,轻声哄着:“没事了,我答应你不会轻易杀人,这些事情你不要担心了,安心养身体,相信我。”
楚玉想想,最后笑着点点头:“好吧!我都交给你了!”

被容止摧毁了战斗力,全身都被绑死,花错只能用眼神凌迟在墨香搀扶下走进来的楚蔓,一言不发。
楚蔓也是一言不发,慢悠悠的打量着。
“花错,对吧。”楚蔓指着他道。
花错抿唇。
“我听说你发现被容止骗了后就誓言要报仇,并且如愿以偿的让容止失去了江山,真的么?”楚蔓睁大一双大眼睛,眼神好奇。
花错眼神中闪过浓重的痛苦之色,很快化为狠戾。
“不关你的事!”
“怎么会?”楚蔓诧异道:“下次你还要害他记得叫上我啊!不过,你今天到底用什么办法留住容止的?”她是真的好奇。
花错奇怪的看着她。
“我和容止那种人根本不是一路的,相反,看他倒霉可是我的人生乐趣。”楚蔓满不在乎,墨香哭笑不得。
看楚蔓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花错险些就相信了她的话,但想起容止,心中一凛,再也不搭理她。
楚蔓冷哼:“看来你还没有笨到骨子里!”
“你!”花错情绪有些激动。
楚蔓翻白眼:“看我做什么,我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错误你竟然毫不犹豫的犯了两次!容止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报复他?”
花错不回答,眼神痛苦。
“不就是容止利用你了么?有什么大不了!自己技不如人还来报复!”
花错看向她的眼神都要杀了她,即使是容止也不曾这样羞辱他。
“不用你管!”终于冷静下来,冷冷的说了一句。
楚蔓脸色一冷:“你以为我愿意多管闲事!问题是你们做事实在太过分了!你要对付容止我没意见,但你们不能总拿女人开刀啊!还是说,被容止利用了一下,你的道德底线也没有了?我这样的八竿子打不着的池鱼都被殃及成这样了!”说道后来竟然有了一分委屈。
墨香险些笑了出来,花错看了看她的手,不由得内疚。
他本来就不是心狠如斯的人。
见他有些动摇,楚蔓继续:“再说了,容止对你真的那么差么?以容止的手段,纵是武功全失身体每况愈下,部下被打散,他若是想让你为他做事,你还能说不么?”
花错有些恍神,但随即道:“他需要一个心甘情愿的棋子。”
“好!”楚蔓并不在意,“那剑术呢?以容止的心性,他若是真的对你没有半点情分,会耗费心思悟你的剑术?”
花错的神情微微变了。
“还有,容止那种人,上了一次当之后怎么会留着你的小命?就算有楚玉在,幼蓝不也是死了?花错,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花错的神色终于变了,楚蔓火上浇油:“容止对你做了什么,你又对他做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楚蔓说完就要走,墨香连忙扶住她。
“怎么了?”楚蔓出门后,明显的感觉到墨香有些心不在焉。
“你——?”墨香犹疑不决。
楚蔓笑:“我承认,我是故意误导他的,花错性情太激烈了,只能从根本上纠正一下,不然后患无穷。”
墨香张了张嘴巴,最终没有说什么。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