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17

“心情不好?”

秋山君一进门就看见趴在他案上蔫蔫的容羽。

容羽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秋山君坐下,容羽自动说了出来,声音有些苦恼

“先前遇见茅秋雨,他想要我去看看关白。”

“大名关白?”

“嗯!”容羽嘴里叼着吃酸奶的勺子,声音略微不清“无穷碧进京找长生麻烦的那夜,关白阻止她对一只狗施虐,然后被她砍掉了右臂。”

秋山君蹙了蹙眉,对于这位风雨极为不喜“如此行事有违前辈风范,别样红一世英名,只怕尽毁于此。”

“恶狗咬人,全怪狗么?”

秋山君不赞同“终究是她自身性情有问题,如何能都怪在别先生身上?”

容羽嗤笑“这才是世人最大的错误!无穷碧自身修养奇差,的确怪不了别样红无法纠正,可正是因为主人仁厚的纵容,才让恶狗跑了出去,甚至咬了人都无法得到惩戒!”

“无穷碧的问题自然不能都怪在别样红身上,可就是因为他的不加制止和维护,最终导致无穷碧横行霸道无法无天!他放出的是恶狗么?”

容羽冷笑“他放出去的根本是一只恶虎!他的确仁慈值得尊敬,所以关白活该被人砍了么?若不是苏离的剑,长生他们活该被无穷碧欺侮么?这些账没法算在无穷碧头上,这些正义无法得到声张,不怪别样红怪谁?”

秋山君沉吟片刻道“然后?”

容羽漂亮眼睛一挑“下次遇到了,我收拾她。”

秋山君本想说那可是两方风雨,可看着容羽眉眼带笑神采飞扬,比先前靠在他怀里无助痛哭好了不知多少,实在不想驳了她的兴,便换了话题“关白因无穷碧断臂,但也因祸得福剑道大成。茅先生为什么想要你去看关白?”

关白被无穷碧砍了手臂固然让人惋惜,可关白都好了,就算容羽一向神鬼手段,也不可能给关白一条胳膊,而且茅秋雨希望她去看望这事本就奇怪。

“关白是剑道大成,但是茅秋雨担心他上战场还不够,希望他能留在后方,所以想要我去劝劝,毕竟我们是同辈人”

秋山君蹙眉:“为什么,想要你去?”

“他可能觉得我善于混淆视听蛊惑人心吧!”容羽枕着胳膊看秋山君“嗯……或者,他可能以为我是关白身边唯一的女性朋友,想要我用不同的角度给予见解?”

虽然容羽话中隐晦,但秋山君听到最后,立刻便懂了。

茅秋雨以为关白喜欢容羽。

秋山君很清楚,容羽这样的人,虽然平日里看着行为有些大胆,但心里一向爱恨分明,从不暧昧,她对于爱情从来都是坚定的,那位皇帝陛下都没能让她心软半分,何况只是个关白?

但秋山君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他突然发现,容羽的生活里有很大的部分与他无关。她是陈长生的师姐,她认识京都的青年才俊,她甚至和天海胜雪私交相当不错,她在国教的地位比茅秋雨等六大巨头都高,她在大周朝中的职位,和徐世绩天海承武持平,等等等等。

秋山君以前同她君子之交的时候,从不曾想过这些事,但现在交往渐深,甚至动了情,容羽的身份背景就变的重要起来。听到有人喜欢她,有人觊觎她,秋山君心情有些微妙。

秋山君心里隐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容羽自然更明白,挑眉“吃醋了?”

秋山君不想理她,容羽笑眯眯的凑上来“真吃醋了?”

秋山君好气又好笑,干脆不理她。

容羽也不自讨没趣,安静颓了一会,侧头看他

“要不你陪我去吧!”

秋山君闻言一顿:“我去?做什么?”

和关白争风吃醋么?

“陪我嘛!”容羽虽是苦恼,言语却轻佻:“你不去看着,到时候若是有什么流言,我可百口莫辩。”

秋山君轻笑:“你还在乎这些?”

“哎呀!你陪我去嘛!”说不出理,容羽干脆不讲理,就撒娇:“我就想要你陪我去!去嘛去嘛!”

秋山君何曾遇见过这种场面,更别说处理了,连自己什么时候说了同意都不知道。

秋山君很快找回理智,按住正高兴的容羽“去可以,但你要告诉我去做什么?”

容羽嘻嘻笑,直看到秋山君脸色慢慢变了才立刻道:“好了好了我说,茅秋雨不想让关白去战场,但是关白那种人怎么可能听我的?尤其我还是个女的!茅秋雨根本就是给我出难题,但是不去吧,他毕竟拉下来脸恳求了我一次,我也不好置之不理。”

秋山君适时道:“所以?”

“所以去是要去的,但是目的要折中一下,我去看看他现在各方面的能力,给他一个最合适的岗位。但是测试能力这种事情我不好亲自动手,不然保准他一眼看穿我的意图。”

秋山君有些讶异:“你希望我和他比试一场?”

“不是。”容羽摇头,抓着一个苹果咬了一大口:“你就去和他说一说谈一谈,话题随便,考察能力不止是他的功法,考察功法也不是非要对战,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可以供我观察,而在秋山君面前,关白一定会不自觉间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巅峰,甚至忘记我的存在。”

“恩”秋山君点头,看她一眼:“所以这么久过来看我就是因为要我去做试金石?”

“哎呀不是啦!”容羽撒娇:“我是真的忙!和商行舟斗智斗勇不说,余人还总是不定性,现在魔族又南下,就为了前线总指挥,我每天和各种势力周旋,睡觉的时间都是掰着手数的,虽说过来并不难,可是过来根本就是来打扰你的嘛!睡一觉就走,那我是来和你谈情说爱的还是把你当暖床男人兴致来了临幸你的?”

容羽嘴上毫无遮拦,秋山君听到最后忍不住呛了一口水。

暖床和临幸这种词,也亏她说得出来?

秋山君明哲保身,决定绕过这个话题:“那你现在有空过来,是事情有眉目了?”

“当然!”

看容羽飞扬的眉眼,想来是得到了这个职位,秋山君忍不住道;“皇帝陛下还真是听你的!”

这么重要的职位,商行舟就算不能把自己的心腹推上去,也绝不想要容羽去,商行舟把握朝堂,可以想象容羽的处境多艰难,可最后皇帝居然真的能把这个位置给了容羽,秋山君都可以想象在商行舟眼里这是多么的荒唐和愚信。

没想到容羽却并不这么想:“重要的并不是给谁,前线烽火这么急,商行舟也算是煞费苦心,选的人能力足够了,甚至连立场中立都想到了,如果最后让他去,我没有意见。”

“那你还和道尊争斗?”闹着玩么?

容羽失笑:“重要的其实不是谁的人去,重要的是,余人要自己做决定,他要自己权衡利弊明辨是非,而不是被我和商行舟或者任何人的意见左右。”

秋山君沉默了,许久才叹道:“你对你的师弟,还真是好啊!”

作为教宗陛下和皇帝陛下共同的师姐,在国教和朝中都位高权重,可她所作所为,居然真的是在辅佐两位陛下,帮助他们成长,成熟。

容羽笑着依在秋山君怀里:“做我的亲友可幸福了呢!你等着吧,将来你肯定不需要羡慕他们!他们会羡慕死你的!”

秋山君忍不住笑了,容羽总能在各种场合用各种神奇的情话来毫不掩饰对爱情的绝对,他每次都听得新奇又感动,之前有什么情绪都忘得一干二净。

“我答应你去见关白”秋山君努力找回自己的理智:“但是之后你要告诉我怎么判断。”

容羽没有拒绝“那你可要睁大眼睛,不能放过关白一丝一毫的反应哦!”

看她眼角眉梢都是得意,秋山君终究情难自已,抱了她亲吻:“好啊,到时候还请长公主殿下不吝赐教!”

容羽噗嗤笑了起来,笑意轻松明朗。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