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二十七章

又过了几日,楚玉身体有些好转,坐着轮椅在院子里沐浴阳光。
墨香和容止都有事出去了,所以楚蔓陪着她。
已经初秋了,夏日里开得极盛的花渐渐凋败。
楚玉感叹道:“我病了多久了,花都谢了。”
“是啊,你也真是傻。想要发泄可以做别的啊,干什么糟蹋自己的身体!”楚蔓帮她推着轮椅,‘这下好了,以后有你受的!“
楚玉刚刚生产,身体本就虚弱,又在大雨中躺了三个时辰,之前的腿疾引发了出来,又严重的受凉,导致大病一场。容止悉心照料下,还是不可避免的留下了病根。日后天气变换,定是要有诸多病痛了。
“楚玉,你确定你不要容止了么?”楚蔓直接问。
楚玉一愣,没有回答。
楚蔓肯定道:“你不确定。”
“我——”楚玉说不出话来。

是啊,她不确定。那日和之后持续的沉默虽然表明了她的态度,可是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她看着容止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照看孩子,不是不感动的,何况容止为她放弃江山,受尽千刀万剐之苦。可是,一想到他拿她和孩子冒险,还有楚蔓说的副作用,她的心就不可抑制的疼。回忆起那天硬生生的绝望,她就本能的想要逃离。
这个人,太危险。
“我不知道。”
许久之后,风送来了她低低的语音。
……
楚玉安安静静的坐在轮椅上,想着楚蔓的话,连容止进屋都没有发觉。
下午的阳光透过窗笼罩在她身上,为她披上一层金色的衣衫,时光仿佛在她身上停止了,那样的静谧,那样的安详,容止微微失神。
身上一暖,多了件披风。
“你身子还没有好,多披件衣服。”容止轻柔道。
转身抬眼,雪衣乌发的男子略显清瘦,笑意如水,眼眸深不可测。
他本就是个……妖魔般的男子。
她定定的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似乎要把他看穿,戒备又思量。
容止心中微堵,有些慌乱。
“把药给我吧。”
容止轻轻应了一声,把药碗递给她。
接过药,一如既往的皱眉,屏住气小心的喝着,容止仔细看着她,宠溺的笑笑,又想到最近的事,眸光有些暗淡,然后又想起了什么,狡猾的笑笑,眼里有他独有的光华。
楚玉像婴儿喝奶似得一点一点喝完药,接过容止递过来的水,看都没看就往嘴里送。
容止笑出声:“慢些,小心呛着。“
楚玉含糊的应着,然后就发现不对了。她嘴里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和水比起来,冷冰冰的,用舌尖感受一下,是环形的。
顿时,楚玉有些懵。
如果她猜的没错,那该是……
楚玉有些惊恐的,不确定的又带些激动的把东西取出来,果然是戒指。
再抬眼,眼前笑意如水的男子提一提衣摆,单膝跪地,握住她的手,说:“阿楚……嫁给我。”
楚玉目瞪口呆的听着容止嘴里不断吐出的她并不知晓的语言,虽然她不曾听说过那些话,但是她知道它们的意思。
我爱你。
无数种语言的“我爱你”。
她还来不及惊讶和感动,就被最后三个字震住了。
他说,嫁给他。
她呆呆的看着容止的面容,清雅秀丽的脸上有着难得的真诚,使得整个人都罩上动人的光辉,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如同光彩夺目的宝石一般,摄人心魂。
真是奇怪,容止明明是骗死人不偿命的,可她偏偏觉得他真诚。
难道真像世人说的,爱情里的女子都是傻子?
爱情,是啊,爱情!

楚玉有些无可奈何的想:她到底爱他什么呢?她又为什么这般爱他呢?即使他伤害了她,即使他欺骗了她,她还是无法停止爱他。她能够离开他,能够不纠缠,却无法停止爱他。多么奇怪!
如今,他说要她嫁给他,而她,竟然不想拒绝。
不禁有些沮丧和懊恼,想起下午楚蔓的话,
“爱一个人,总会有妥协和包容。你既然选择了容止,就该知道,他永远不会是普通人;就该知道,他这个人这一辈子都很难停止算计人。这并不代表他不爱你,只是之前艰难的经历让他习惯了做操纵者,他说不在意,但是那些事确实对他产生了影响,对他来说,能爱上你,是一件幸运的事。他做的事很过分,也伤害了你和孩子,但你若说他是故意的,就有些冤枉他了。至于你要不要和他在一起,选择权在你,但是我希望你想清楚,离开他,你真的会快乐吗?你真的能不爱他吗?还有孩子们,你打算怎么办?想清楚,弄清楚自己的心,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问清楚自己的心,楚玉有些想哭。她爱他,不论他曾经做过什么,不论他将会做什么,她还是爱他。既然这样,计较这些,又有什么用?
终于,在容止的注视下,楚玉点头。
容止灿烂的笑了。
“莫要哭了,会迎风落泪的。”容止轻轻擦掉楚玉的泪,疼惜道。
楚玉吸吸鼻子,把戒指握在手中问:“容止,你能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么?”
容止一时间默然,他知道楚玉所指,过了好一会,他艰难道:“我,不知道。”
他的确不知道,纵使他爱她,纵使这个答案可能让她反悔,他此刻不想骗她。
楚玉愣住了,就在容止都以为她要反悔时,她突然笑了,带着点无奈,带着点自嘲与释然,说出了令容止终身难忘的话。
“真奇怪,我竟然一点都不后悔。容止,我明明知道你可能还是会伤害我,可我就是爱你。”
这一生,那个叫做容止的男子,都是她的劫,明知是火,却还是如同飞蛾般义无反顾的扑过去。明知道他高深莫测不怀好意,明知道他冷血无情野心勃勃,她还是不可救药的喜欢他,明知道他骗人无数心机深沉手段毒辣,可她却心甘情愿的被他骗,心里隐隐期待着,他能骗她一辈子。
也许楚蔓说的对,爱一个人,就会爱上他的全部,好的,不好的,满意的,不满意的,那都是那个人所独有的,无法分割。既然无法改变,那就选择接受。
容止不禁动容,紧紧拥住楚玉。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