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二十八章


是夜,昏暗的灯光洒满屋内,空气里还残留着欢爱之后的糜乱气息。
楚蔓又翻了一次身,背对着墨香无奈的睁开眼,静静的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轻叹一声。
“怎么了?不舒服么?”墨香有些沙哑但略带关切的嗓音响起,楚蔓没由来的安心,转过身,不意外的看到那张倾城绝色的脸上淡淡的关心,心中温暖,伸手抱住他,汲取着香甜的气息,闷声道:“没有,只是睡不着,今年的雨水似乎特别多。”
墨香对她开放大胆的行为渐渐习惯,反手拥住楚蔓微凉的身体,将被子紧了紧道:“是,好多地方都受灾了。”
如今他虽然在洛阳,但任然在容止的授意下掌握着朝廷中的一切,只是他不知道楚蔓才是整个棋局的操控者。
“哦,冯亭一定头疼死了。”楚蔓随口嘟囔。
墨香轻笑,可不是么?朝堂上和小皇帝势如水火,受灾的百姓又需要大部分的人力调动,这无异于是给小皇帝更多的权力。可若是不行动,百姓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受灾情况严重么?”楚蔓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
“还好,只有通州。”墨香皱皱眉道:“哪里雨太大,据说连树木房屋也被毁坏,庄稼颗粒无收。”墨香难得的出现忧色,他不是为百姓忧心,他只是在思索他们的布局。
“南风知我意,吹我到通州么?”楚蔓轻声吟唱,“那么,钟年年是不是在那里?你见过她么?”看见墨香疑惑的表情,楚蔓笑笑道:“没别的意思,只是听说她是第一美人,好奇而已。”
墨香不疑有它;“她的确在通州,我并没有见过她,我接手公子的部署不久,公子就让她带着流桑离开了。”
“哦。”楚蔓有些失望。
“怎么了?”墨香奇怪。
“没什么,不早了,睡吧。”楚蔓亲亲墨香的唇,在他怀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嗅着他独特的体香,闭上了眼睛。
墨香也微笑,闭上了眼睛。
阴雨连天,就连喜怒不行于色的容止面上都有了些许忧色。
各地都不同程度的受了灾,通州名不聊生,但冯亭迟迟不见动静,再这样下去,非出乱子不可。
“容止,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去通州。”楚蔓吃完饭之后宣布道。
容止微微蹙眉:“有些早吧。”
楚蔓挑眉看他:“那么多人的生命不是儿戏,而且——”楚蔓眨眨眼:“我说了要速战速决的。”
容止轻轻笑,有点期待她接下来的动作。
通州。
昔日繁华吵闹的街上已经不见了繁华的影子,一派凋零,家家户户紧闭门窗,偶尔有一两个人头从紧闭的大门中露出来,好奇的看着街上的马车。
路上还湿漉漉的,雨暂时停下来,但太阳还是没有要现身的意思,连空气都是阴冷的,角落里衣不蔽体的乞儿蜷缩着身体,不时的发出呻吟。
马车内:
“妈妈,我饿了。”小香稚嫩清脆的声音响起,楚蔓摸摸小香小西瓜似的肚子,本想给他吃一些,但眼睛一瞟街上蠢蠢欲动的人们,笑笑道;“好孩子,再忍忍,马上就能吃饭了。”
这次小香到没有说什么,乖乖闭上了嘴,一边拉着楚蔓的手,一边拉着墨香的手,眼睛俨然成了黑色。
“你倒是饿的挺快。”容止淡淡的说了句。
小香顿时鼓起腮帮子,瞪着眼睛看着容止,又想不出反驳的话,却不想认输,便一直瞪着。
容止虽不理会,心里却暗暗好笑。小香在他面前简直是刺猬,他说一句,这孩子要么能回他十句,要么就一言不发的瞪着他,总之对他敌意十足,而他思前想后都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
这状况虽不至于打击,仍旧令他有些不舒服。
“到哪里了?”楚玉揉揉眼睛,用手撑着身体,从容止身上离开。
“已经到了通州了,小姐,你是不是晚上都不睡觉的,这都睡了一路了。”楚蔓无语道。
“才没有, 不要乱说。”楚玉脸突然就红了,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楚蔓眨眨眼睛,无辜:“我说什么了?”
容止和墨香都笑了,楚玉的脸更加红了。
“哦……”楚蔓转转眼睛,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这几天看你气色这么好,原来,是这样啊!”
被楚蔓促狭的眼神看的无处遁形,楚玉连脖子都红了,忍不住推了推容止道:“都是你啦!”
容止不由的笑开,楚蔓早已经不顾一切的大笑,墨香也不禁莞尔,只有小香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妈妈,我累了,我要睡觉。”小香拉拉楚蔓的手,可怜兮兮的说。
楚蔓柔声道;“小香是男子汉,再坚持一会好吗?”
“不要!妈妈是大骗子!”小香毕竟是小孩子,几次要求都得不到满足,索性大哭起来,任谁劝都不管用,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公子?”
突然,一个带着疑惑的声音出现,很美丽的声音,一时间,一行人都循声看去,连小香都停止了哭声。
“钟年年?”楚蔓打量着来人的花容月貌,很是吃惊,然而最吃惊的还是钟年年。
“年年见过公子。”说着就要拜下去行大礼,被容止制止了。
“你我早已不是主仆,不必行此大礼。”
“公子大恩年年没齿难忘,却不知公子此行是路过还是专程来到通州?”
容止还没有回答,楚蔓就抢着说:“我们是专程来的,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这里大大小小的客栈都闭门不做生意啊?”
“姑娘有所不知,通州今年糟了天灾,粮食颗粒无收,而官府又不肯放存粮,故而人们宁愿不做生意,也不愿将粮食给了别人。”
“这样啊。”楚蔓若有所思。
“这通州城里只怕无客栈可住,几位不妨随我来,也好让年年一尽地主之谊。”
“这……不太好吧。”一见面就要到别人家里,楚玉有些别扭。
“怎么会,公子同公主对年年有再造之恩,如今这通州城里无法寻得客栈,年年也正好趁此机会报答两位。何况流桑一直念叨着公主,莫不是公主嫌弃年年身份卑微,不愿屈尊?”
钟年年差点声泪俱下,梨花带雨的容貌更是我见犹怜,楚玉手脚慌乱,向容止求助。
“那就有劳了。”容止淡淡道,拉着楚玉随着钟年年走去。
楚蔓和墨香也抱着小香跟着。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