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二十九章

去平城的官道上,一人一马疾驰而过,所到之处飞泥乱溅。
这一人一马疾驰的速度一直持续到宫门口,北魏的皇宫门口。
速度不是自然减缓的,而是长剑砍下马头,不得已而骤停下来,马儿维持惯性往前跑了几十米不止,最终停下,侍卫蜂拥而上,几十把长剑一同刺向健马,马身抽搐几下,终于死绝,但是,马上的人却不知所踪。
“人呢?”
“人去哪里了?”
“人……呢?”
侍卫们大多是年轻人,见到这样的情形只以为是天神下凡,吓的六神无主。
而他们以为的天神,现在全身都是伤,正挟持着一个高级侍女,去见冯亭。
幸运的是,冯亭目前是一个人在寝宫休息,屏退了下人,遣走了大部分的侍卫,因为,她最强大,最可靠的侍卫,现在正在她的床上,卖力的‘工作’着。
高级侍卫有高级侍卫的警觉性,即使是花前月下,也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周围的不对劲然后做出反应,迅速,准确的消灭敌人,这一次也不例外,但是他的剑刺入敌人的心脏的同时,他感觉全身都酥软起来,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刚才温香软玉的极致,然后,他的意识就失去了。
全身裸露的冯亭因为情动而无法控制自己,全身都瘫软无力,只能看着楚蔓拿着锋利的匕首笑着走近,然后在她的身体上,毫不留情的划开,锥心的疼痛传来的同时,她觉得全身的酥软和无法克制的情动稍稍好一些。
“舒服么?”楚蔓轻轻的问,动手把她的衣服穿上。
冯亭毕竟是上位者,这样的情况下脑子都能维持运转:“你是……班睿的……妹妹……对吧!可惜……”
楚蔓冷冷道:“闭嘴,现在什么情况我比你清楚,班睿他人呢?还有,我的孩子呢?”
冯亭露出了诡异的笑:“我……不知道……啊!”
楚蔓在她耳边呵气如兰,声音却像是从地狱来的;“不要反抗不要隐瞒,我不喜欢有人反抗我,不喜欢,真的很不喜欢。”
冯亭忍不住打颤,楚蔓太可怕了,她的强大,是源于一种可怕的未知的,甚至是不该出现的力量。
“你知道么?我其实很不喜欢现在的我,我想做一个普通人,想做一个正常人,长大,恋爱,结婚,生子,然后慢慢死去,可是不行。你知道为什么么?”楚蔓慢慢道;“因为我被选择了,命运的选择,历史的选择。”
“但是你一定不知道,其实你也是被选择了,而且很不巧,你是被我选择的,知道么?容妍。”
冯亭的心跳开始不正常:“你……你是谁?”
楚蔓道:“我是queen,你的生命,你的一切,都掌握在我的手里,而不是班睿,你知道么?就算,班睿把你的一切都毁了,甚至是你的生命,我都能把一切都复原,但是,我若是要毁了你,你就不要想有第二次机会,懂么?”
冯亭全身都在发抖,楚蔓悠悠道:“你只有一次机会,我只数一下,若是我数了,你就不存在了。”
然后,就是寂静。

楚蔓不时的轻微的发出一些声响,冯亭终于无法坚持,努力抬起手,指了指下面,楚蔓看着重重帷帐之外的动静,嘴角一勾,把她放下,走向前。

“可以了么?”楚蔓神情冷淡,语音冰冷。

外面的人很快就来到了楚蔓面前,床上的冯亭竭尽全力,终于认出了来人,正是班睿,他怀里还有一个眉目俊朗的小孩子,一双蓝色的眼睛美丽极了。她心跌到了谷底,她终究是喜欢这个男人的,但是在他顺从的表面下,她只不过是他的棋子,和容止对抗的棋子,和她妹妹作对的棋子。

“妈妈!你怎么来了?”小香看起来没有事,楚蔓的心放下来,却没有去接他。

“舅舅,放我下来。”童言无忌,却是把班睿和楚蔓都吓了一跳。

班睿不可思议的看着小香,他非常的肯定自己没有要他这样叫他,至于楚蔓,更是不可能,在未辨敌友之前,她不会让小香和他有关系的。

楚蔓一样的惊讶,她和班睿的性格很像,所以她知道班睿不会这样教他。

“难道不对吗?姐姐们都是这样说的啊!”小香自言自语,总算是让两个大人松了口气。

“你可以放小香了么?”楚蔓说的是问句,却是命令的口吻,而在这同时,楚蔓的眉心慢慢有了蝶的形状。

班睿立刻抬头看她,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你怎么会?”

楚蔓一笑:“很奇怪么?你以为蝶真的会不做任何准备就走么?班睿,你太自大了!”

班睿甚至都不能抱住小香,颤抖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蔓的语气平和下来;“你以为蝶是因为我而死,所以你把我的一切都看成是蝶,可是,你不知道的是,蝶根本是因为你而死的。”

班睿退后了两步:“不可能!明明是你拒绝了她!”

楚蔓的眼中出现了泪光:“你错了,我没有拒绝她,是你背板了她!蝶是喜欢我,可是她同样喜欢你!”

班睿睁大眼睛:“难道是-”

楚蔓点头:“她不是为了我死的,她是自杀的。”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

楚蔓的眼睛中出现了怜悯:“你看到的,只不过是一场戏罢了,蝶知道你不会对我怎么样,所以她选择把天堂交给我,这样,纵使你心有不甘,也不至于大开杀戮。”

“可是她为什么不选择我?”

楚蔓无奈道:“因为你不合适啊!哥,你的能力是很好,可是你执念太重了,你适合行动而不是掌权,蝶不是不爱你了,她只是不能让你在选拔中失去一切。”

班睿还是不能相信:“可是,她为什么不和我说清楚?”

“说了你会听么?哥,那时候,我们都太年轻了。”

班睿突然大笑起来,笑到眼泪肆意;“楚蔓,你说我们年轻,可是你不还是得到了天堂?”

楚蔓叹息:“不是的,我没有得到,我不能习武,所以必须有人保护我,蝶的意思,是让我们两个人一起管理天堂,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放弃过你。哥,我们是亲兄妹,你和蝶是恋人,可是,这都不代表,你要为我们做主,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自己的事情,别人无法插手,你为了蝶好,可是蝶死了,你要为我好,就是要杀了这孩子,可是你现在看见了,他好好的,我也好好的,难道非要鱼死网破两败俱伤才来后悔么?难道你对我们的好非要用生命来衡量吗?”

楚蔓说着走上前,把班睿手中的枪举起来,枪口对着她的眉心:“如果,一定要用鲜血来抚慰你的不甘和怒火,那么,开枪吧!这一次我绝不闪躲。”

班睿看着妹妹的决绝,看着怀中的小香不停的扭动要挣脱他,看着周围肃杀的一切,全身颤抖,这一切都太奇怪了!蝶是因为他死的,他的妹妹要他杀了她,他以前为她们做的一切都成了错误!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越来越烈,直到失去知觉。

“妈妈!”班睿倒下,小香立刻推开他扑到楚蔓怀里,刚才的一切都吓坏他了,太可怕了!

“小香!”楚蔓抱紧小香,眼泪哗哗留下,不断的唤着:“小香,小香……”最后,抱紧了怀中的孩子大哭起来,伤心的仿佛失去一切的是她一样。

小香搞不懂妈妈为什么哭,也不想哭,但是他毕竟太小了,刚才一场惊吓,现在母亲又很反常,忍不住也哇哇大哭。

楚蔓哭的伤心欲绝,直到有一双手轻轻抚上了她的头。猛然回头,却看见了原本应该在通州的墨香,眼睛猛然睁大,里面都是错愕以及惶恐,失去了反应的能力。小香见母亲不哭了,也停下了哭泣,悄悄打量着父亲和母亲。

她的眼睛干净澄澈,那一瞬间的惶恐仿佛是幻觉,可是,墨香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伸出手臂把她揽在怀里,轻声道:“你们没事就好。”

楚蔓的眼泪终于决堤。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