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19

你们要的肉,多多评论一下,不然我都没有动力


星空、山岗、冷风、烈酒。

是夜,秋山君拿着信看了许久,想起容羽说的冤家路窄,摇头笑了笑,收起信出门查最后一班岗。

没有异常,秋山君故意在外面多逗留了一会才回去,却在自己房门口停下了脚步,

确定里面的人,这才伸手推开门,笑着道:“不是你说的非要我空出这一夜的时间给你,怎么你反而来迟了?”

说罢没听见回音,他也不在意,继续道:“有件事想和你说,前两日……”

秋山君骤然停下,看着容羽满身的血污,有些吓到了:“怎么回事?”

上前仔细查看,辨清楚这是群攻所致,更是愤怒:“谁做的?”

“我”容羽轻笑:“放心吧,我没有受伤,都是别人的血。”

秋山君帮着她把满是血污的外衣脱下仔细查看,确定容羽没有任何损伤,这才放下心,坐下来问:“发生什么事了?”

容羽却没有如同之前一般叽叽喳喳的同他说,眼睛眨了两次,眼底却微有泪痕。

秋山君更是奇怪,什么事情能让容羽这般难过?但是看着她强忍泪意的倔强神情,却也没有再追问。

容羽控制情绪后,微笑问他:“你要和我说什么事?”

秋山君心想陈长生生命无忧,就不用让她担忧,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容羽哦了一声,看秋山君:“我饿了,有酒菜么?”

秋山君笑:“你当我这里是酒楼啊!”

眼看容羽眼里再次潋滟,秋山君心软心疼:“你等等,我给你做。”

容羽点头:“那我先去洗一下。”

 

心情不好的时候暴饮暴食,容羽的这个习性秋山君摸的清楚,所以看着她吃饭没说话,所以他做饭的时候就控制了量。

饭不够,酒来凑。

看容羽把烈酒当水牛饮,秋山君笑着拦下:“你好歹给我留一点。”

容羽抬眉:“你先前不是喝了么?本来就是半壶。”

秋山君却坚定的把酒壶拿走,然后把企图反对的容羽抱在怀里慢慢顺毛:“和我说说?”

容羽闷声道:“不好说。”

她和别的男子之间的暧昧,怎么好和秋山君说?

秋山君骤然失笑,容羽微恼:“这可是你自己要听的!”

秋山君点头,然后,容羽把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秋山君的轻松笑容没了。

容羽看了他一眼:“你自己要听的!”

秋山君故意岔开话题道:“你喝了春日醉然后来了我这里?”

她还真是信任他无情无欲坐怀不乱啊?可是她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容羽白他一眼,没好气道:“我没喝春日醉,先前在张家镇栽了一次,怎么可能栽第二次?拿起杯子的时候就发现了。”

“那你……?”

“打开了手链,自动过滤了。”

秋山君似懂非懂的点头,自觉心境平和,接回先前的话:“我不听并不代表那些事没有发生”

说罢,又道:“如此说来,你同道尊和陛下算是彻底撕破了脸,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容羽沉默下来:“我会递辞呈。”

秋山君道:“可是这样,你便没有了抗衡道尊的力量。”

容羽轻笑:“经过这一遭,商行舟心里再想杀长生都不敢下手了,我退隐下来他又没有理由杀我,前朝旧臣已经做了处理,他也不会在天下人面前反悔,战争也要停止,本来也就没什么事了。”

说罢又道:“重要的是,余人心里愧疚,不会再退缩。”

秋山君微微蹙眉:“为什么道尊不会对你下手?”

对着陈长生都下了杀手,又为什么会对容羽仁慈?

“他也不想让余人彻底反抗,如果我死了,余人绝不会原谅他。”容羽道:“他其实挺想让我嫁给你的,彻底断了余人的念想。”

“哦”秋山君不可置否,突然福至心灵:“圣后的赐婚,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

容羽眨眨眼:“应该是吧!她肯定是不想让我嫁给她儿子的,之前封公主的时候就想清楚了。”

“你能力这般强,道尊为什么不想让你嫁入皇宫?”秋山君有些奇怪。

容羽轻笑:“就是因为太强,所以商行舟根本不敢让我嫁入皇宫,更别提做皇后,他手里已经出来一个天海圣后,又怎么会允许再出现一个?”

秋山君了然的点头,心道就以皇帝和教宗对容羽的信任依赖,现在都能让她为所欲为,这要将来真的是有了官方的身份,只怕这两个人都愿意将手中的江山拱手相让,而以容羽之能,绝对能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控制局面。

秋山君忍不住一笑,可惜这些人都不明白,容羽根本不喜欢权势不喜欢责任,那把龙椅和那根权杖,她根本不在乎,她对权力的追求只在于自己为所欲为,别人给她收拾烂摊子。

容羽沉默良久,道:“我其实很愧疚。”

秋山君叹了一声,轻轻梳理她的发。

过了许久,容羽又开始说话:“外公曾经对母亲说过一句话。”

“什么?”

“红颜祸水。”

秋山君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轻抚她的发:“那怪不了女子。”

红颜祸水,可这世上的大多事,又岂是一个美貌女子能改变的?本来就是男子的过错,最后都推到了女子身上。

容羽眼眶突然就湿润了,声音哽咽:“可我有点害怕。”

秋山君温声问:“害怕什么?”

容羽深吸一口气,声音轻的让人心惊:“害怕所有爱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秋山君心突然像是被打了一拳,阵阵发痛。

容羽抬起头来看着秋山君,白皙的脸上有着酒意上涌的红晕,漂亮极了。

“所以趁着现在还来得及,你不要喜欢我,不要爱上我!”容羽眼里有泪,却努力的笑着“我喜欢你,所以你永远都不要喜欢我,我这样的人,若是没有点报应怎么能行呢?”

这自然是赌气的话,秋山君扯了扯嘴角,看着容羽努力坚强努力微笑的样子,伸手轻轻抚了抚容羽脸颊,有些无奈道:“可是,好像太迟了!”

说罢,他便低头亲吻她,温暖的双手在她身上游走。

若是以往,他决计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这种话是要负责的,自从三年前容羽说出那样的话,他纵使同她会亲密亲吻,但也仅止于此,言语更是小心。容羽想要圆满,他便尊重。只是今夜他的心很脆弱,他很想,放肆一次。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即使他真的完美无缺守身如玉,师妹也不会喜欢他。

是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就像容羽不喜欢之前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男人和如今的皇帝陛下一样。

今夜的那场谈话,将他心里的那一丝犹豫彻底消灭。他们心意相通,他们好坏与否,早就与他无关了。

容羽明白他的意图,愣愣的看着他,秋山君莞尔“不会是傻了吧?”

那当然不可能,容羽认真问“徐有容呢?”

“我是喜欢有容师妹。”秋山君叹口气,这大概是他第一次亲口说出自己的心意,也大概是最后一次说出这样的话。他看着容羽水光潋滟的眼睛“但是我不会再喜欢她。从今往后,我只喜欢你一个。”

听着这等同于表白的话,容羽的思维怔住,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秋山君轻抚掉她的泪,轻声道:“这种时候不该高兴么?怎么哭了?”

容羽侧过头,控制一下情绪,问:“你说真的?”

秋山君道:“真的。我已下定决心,我说到做到。”

容羽理智想着这哪里是下个决心就能不爱的?爱情若这么容易收放自如,又哪里来的那么多痴儿怨女?可是心却忍不住的想要感性,皇宫的那一场变化终究让她伤了心,她今晚急切的需要人安慰。

容羽看着秋山君明亮的眼睛,一双美眸里流光溢彩,气吐如兰:“你说你现在满脸胡须这么丑,可我怎么一看见你的眼睛,识海里就自动补充出你先前英俊的模样?真是奇了怪了!”

秋山君感觉心脏像被轻轻撞击了一下,满头满脑的都是那一句‘情人眼里出西施’,再不忍耐,侧身亲下去。

秋山君少年成名,真龙血脉,天赋过人,受人信任敬仰,但他毕竟年轻,再成熟再强大,也不会是在这方面。虽然因为先前那次差点成功的亲密使得他不是那么一无所知,可对于真正相互拥有亲密无间,两个人的心理准备显然不那么充分。

像是要隐瞒自己的某些情绪,秋山君看着容羽问:“我等了多久?”

容羽瞬间笑了,霞飞双面:“三年?”

说罢还是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那样放松肆意的笑让秋山君也笑了起来,低头亲了亲她,然后开始进攻。

“疼!”容羽蹙着眉,全身都是红的,眼里闪着泪光“好疼!轻点轻点!”

秋山君用极大的控制力控制着自己,蹙眉微喘:“不是只有第一次会疼么?”

她都不是第一次,怎么还会疼?

容羽泪眼汪汪的看着秋山君,不说话。

秋山君只是随口一问,也不是要答案的,看她疼的厉害,心下怜惜,亲吻安抚的力度更大了些。

完全契合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缓了口气,感觉着彼此的肌肤和体温,俱都满足的笑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颤抖着抱紧彼此,一起达到了顶点。

秋山君喘息着平稳着呼吸,感慨:“我居然等了三年!”

这样美妙的事,他居然就这么听话的等了三年?

为什么总觉得自己被骗了?

容羽大乐,笑得花枝乱颤,直笑得秋山君欲念又起,容羽连忙求饶

“好了好了好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秋山君按着她,眸色深深:“晚了!”

说着就要亲,容羽尖叫着不肯,笑闹了好一阵子,实在抵不过心中欢喜,又任由秋山君为所欲为了。

 

容羽蜷缩在秋山君怀里,感受着经脉中的暖意,全身都酥软的不动弹,却是抬眸瞪了秋山君一眼“老实招来!从哪里学的这么多花招!?”

先前第一次还是中规中矩的不熟练,等再来一次的时候,居然可以花样百出!这个时代对于这方面的教育几近于零,秋山君这种反应明显是个有知识的。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秋山君也不想回答,故意转移话题,咬着她的耳朵轻笑:“不好么?”

容羽被他问的一下笑出来,想着方才的温柔缱绻,实在说不出违心的话,红着脸笑道:“好。”

秋山君心里涌起柔情蜜意,侧头亲她。

容羽被亲的全身发软意乱神迷,却依然记得初衷,指着秋山君的鼻子道:“快说!不然我只能认为你有前科!”

这个事就大了,秋山君只能说实话:“在珠子里的时候,我看了你的一本书。”

容羽想一想珠子里那个比国教学院藏书楼规模还大的书库,自己都忘了里面具体有什么书,不确定的问

“一本,春宫图?”

秋山君摇头:“一本医书。”

医书?

讲这个的?

容羽仔细回想,终于有点眉目:“是不是一个系列,大约有20本的那套?”

“对”

容羽这下明白了,那一套医书是长辈所撰,全面而深刻,里面想必有关于女性的专门书籍。想起这个,容羽忍不住问:

“一共二十几本,怎么就偏偏看了这一本?而且上面写的那样直白,你也没当淫词艳本烧了?”

现代医学关于女性身体的描述放在对此讳莫如深的这个时代,秋山君居然看了下去而且相信?

秋山君默了片刻,道:“那本书表达虽直白露骨,但作者态度严谨,用词中正,应是切身研究所著,为何不信?”

“嗯……”容羽无言以对。

“至于看了这本,只是随手一拿,之后我还看了其它的几本,不过没看完”秋山君解释道:“后来见到你后发生了那么多事,忘了和你说了。”

其实也不是完全忘记,这三年里总是有时记得的,不过他不小心看到这样的书,总是有些说不出口。

容羽点头表示了解,心里却有点囧。

她原本想着秋山君在这件事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为此她还特意嘱咐自己小心,须知男人的脸面,尤其是这方面的脸面是一定不能有任何的损伤的。没想到一本书解决了这所有问题。

容羽在昏昏欲睡中想着,这也算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吧!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