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23

道殿大放光明,流云在最高处缓缓流转,礼乐响遍汶水城,琴师不再抚琴,秋山君和容羽也携手离去。

“不用想了,这绝对不是他能想出来的应对”容羽懒懒的倚着栏杆看外面:“绝对是莫雨教的。”

秋山君洗脸的手顿了顿:“莫大姑娘?”

他以为是她教的呢!

“嗯”容羽转过身道:“这段时间所有的事都是莫雨安排的,他没有这种天赋,也不想学。”

“为什么找莫雨,而不找你呢?”秋山君很清楚,莫雨的谋划水准和容羽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容羽道:“就这个层级的斗争莫雨足够了,而且,像我这种必杀武器,不都是最后使用么?这才哪到哪啊!”

秋山君笑笑:“那你还给他通信说你来了?”

这下容羽顿了顿,挑眉道:“居然没瞒过你?”

那岂不是也没有瞒过唐家?

秋山君道:“你当时真元未出却能用叶笛将声音传出去那么远,根本也就没想瞒着唐家。不过他们不知道你我是谁,所以才没往这方面想。”

容羽笑笑:“他要面对的毕竟是唐老太爷,我还是有些担心。”

“那为什么不亲自策划呢?”

容羽转身看着窗外,好一会儿才道:“雏鹰不曾展翅翱翔,就永远不会成为雄鹰。而且,这才哪到哪?”

容羽并没有刻意隐藏情绪,所以秋山君此刻看着她独自凭栏的修长身躯,有些怜惜。

那夜在汉秋城她就说过,她这种人很难有正常人的生活,此刻他理解到了更深刻的意思。

陈长生在汶水城里的处境几乎完全是孤立无援,可容羽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所以完全把它当做一场试炼,根本不准备出手相帮,用她的话说,这才哪到哪?可是别人不会这样认为,就连秋山君自己都很小心警惕。于是她的高高在上,就变成了冷漠残酷,无情无义。

经历太多,眼界实力太高,或者那种训练太变态,她的思维最终被训练的太过强大。于是很少有人能跟上,很少有人能懂,自然很少有人能相信。须知任何美好的关系,都要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

秋山君心里缓缓叹息,仔细擦掉脸上的水珠,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她,无声安慰。

容羽心头微暖靠在秋山君胸膛上,故意岔开话题:“商量个事呗!”

“什么?”

容羽伸手摸了摸他脸上的胡须:“能不能把胡须剪了?”

秋山君挑眉看她:“嫌丑?”

“不是”容羽摇头:“太扎皮肤。”

每次亲热完她都觉得脸上皮肤不舒服。

秋山君没有想到这一茬,闻言摸了摸她的脸,一如既往的滑嫩,触感极好:“还好啊!”

容羽微微翻个白眼:“这是胡须,是毛发,你当是利剑啊,还能留下长久的伤痕?”

秋山君点点头:“也对。”

“而且,我带走一个俊朗公子,带回来一个糙老爷们,你师父和师弟们肯定会把这事算我头上。”

秋山君不明白:“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要明白你在他们心里过分优秀,所以你身上所有不好的东西,都是因为近墨者黑,绝不是因为你自己想做改变的缘故。”容羽耸耸肩道:“没办法,声名狼藉,实在比不了你。”

秋山君笑了,亲了亲她的额头:“那可真是委屈你了。”

话虽这么说,语气却是散漫不经心的很。

果然,容羽不在乎道:“没事,彼此彼此,我追求者众多,不愁没人替我报仇。”

秋山君笑意更深。

“不过,你家里的事你自己处理啊!”

秋山君微微蹙眉:“你好像一点都没有与我家人相处的意思?”

上一次婚约的事情也是让他代为传话,这一次对离山的师长都能想的周全,却独独把秋山家的事情全部推给他?

“你师父和师弟们和你相处时间长,而且他们对这件事有理智,但是你父亲对这件事,根本不会打算有理智的”容羽懒懒道:“如果不是现在长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而他又暂时失去了你我的行踪,相信我,你们家来清君侧的高手们一定早就到了。”

“可以你之能,如何会处理不了这些俗事?”

“拜托那是你父亲!”容羽翻着白眼:“处理的轻了我不痛快,处理的重了你不痛快,我才不揽这种事!”

秋山君因为她的语调忍不住笑:“就不能处理的合适些么?”

他不相信容羽把握不了分寸。

“这种事情根本不存在合适的处理好吗!”容羽道:“你父亲若是认可我,那么我做什么他都会喜欢,你父亲若是不认可我,那我做什么,他都不喜欢。”

“那为什么就不能努力让他认可你呢?虽然会难一些。”

“难一些?”容羽挑眉,声音拔高。

秋山君想想父亲这些年做的事,叹:“如果父亲不认可你,那只怕难于登天。”

“但是你也不可能永远不和父亲见面相处吧!”

“至少现在没有必要,如果我们要成亲,那我当然该见面见面,该孝敬孝敬,但是秋山君”容羽转过身来,认真看着他道:“你父亲和我本质上是没有矛盾的,你父亲和我所有的矛盾,都是因为他和你之间的矛盾,所以,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

秋山君点头哦了一声,心想自己先前虽然一直认为不能让容羽在父亲那里因为自己受了委屈,但也委实没有她想的这般深刻通透,不由的对她关于情感方面的洞悉人心很是佩服。

不过由此他也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那你家的事……”

“当然我来处理”容羽毫不犹豫道。

秋山君心想很公平,没毛病,非常好。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