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25

从贴吧首贴算起,发这篇同人居然一年了,所以我在想,回应寥寥是不是因为更新太慢?

可是择天记原著那么长,事件那么多,既要契合又要出新意,真的不容易啊!

期待评论!


容羽一向是个沉得住气的,安安心心的在汶水的客栈里休息了整整两天,连陈长生被除苏差点偷袭成功都没能让她从被窝里起来,但是听说陈长生站在了唐家老宅门口却连三刻都没等到便穿衣服准备外出。

秋山君笑着看她:“心疼了?”

前两日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熬鹰,这就坐不住了?

“我担心他的伤”容羽顿了顿,道:“如果他不知道我到了便罢了,可现在他知道我到了却不帮他,心里会受不了。”

秋山君摇头轻笑,果然是心疼了。

说是担心陈长生,容羽倒也没有太急,和秋山君在雪地里慢慢走着,雪很快就弄白了头,容羽便把大氅的帽子戴上。秋山君侧头看了一眼,雪肌红唇,风景如画。

“你有办法?”

容羽摇头,呼吸出一团白气:“没有。”

“那你这么悠闲的走?”

容羽忍不住伸手接了接雪花,看着它们融化在手中,叹息道:“去陪陪他也是好的。”

秋山君知道她的意思,心里再一次觉得陈长生真幸运,道:“你应该知道那个约定。”

容羽点头,眼眸比飘飞的雪还要好看:“我知道。”

“那你……”

容羽道:“要不要帮他的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秋山君现在觉得,他比陈长生幸运。

思及此,他伸手抓住她的手,一片冰凉:“喜欢雪?”

容羽道:“更喜欢雨。”

秋山君笑了:“刚好。”

离山位处天南,气候湿热,即使冬季也是下雨,而容羽更喜欢雨,的确是刚好。

容羽便也笑了,抽了抽手没抽动,只能任由他牵着,一直到进了老宅也不肯放手。

 

唐老太爷没有见过容羽,但是他消息灵通眼光极好,已经猜到是她,只是真的见了面,有些讶异。

一方面是因为秋山君,一方面,是因为容羽本人。

鉴于很早就知道秋山君对徐有容的爱慕,唐老太爷一直认为容羽就算真的喜欢秋山君,也不过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却没有想到今日一见,是这样的场景。男子动了情的模样在唐老太爷眼里自然隐瞒不住,秋山君也没有要隐藏的意思,对着唐老太爷行了晚辈礼后开口道:

“小羽今日身体有些不适,能不能让她坐下来?”

唐老太爷的心情还没有复杂完,容羽已经随着秋山君行了一个晚辈礼,自己坐下了,眉间微蹙,倒了杯热茶却没喝,用双手捂着。

于是唐老太爷的心情,更复杂了。

自容羽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发现她周身没有一丝的真元波动,和不曾修道的普通人毫无二致,甚至女子每隔一段时间的特殊时期,都会成为她的烦忧。可问题是,容羽是一个境界至少半步神圣的少女强者,比徐有容秋山君强出了何止一个等级,这种程度的强者就算要收敛气息,也最多像他一样表现出深不可测,然而她却能将自己的气息隐藏到了如此地步,连他都感知不到。

她的眉眼一如流言里说的那般漂亮到极致,与徐有容比分毫不让,可她的眸中,却是简单到了极致,如同婴儿般清晰的反映出整个世界。可是,她是让商行舟和黑袍都头疼的谋者,如何能是这般清澈干净的模样?

似乎是感觉好一些了,容羽微微一笑,像唐老太爷道谢:“谢谢您!”

像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孩,让人不自觉的喜欢,疼爱。

唐老太爷此刻有些明白前代教宗和天海圣后对容羽的宠爱了。

唐老太爷看秋山君的眼神复杂:“没想到你会为了郡主殿下来帮陈长生。”

容羽轻笑一声。

刚开始就错,一步错自然会步步错,这一局秋山君妥妥的赢。

果然秋山君笑了:“我想您可能误会了?”

唐老太爷看着容羽的浅笑,突然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果然秋山君道:“我帮不帮陈长生,和她有什么关系?”

唐老太爷的眼神有些变了:“那和徐有容有没有关系?”

秋山君道:“没有。帮助教宗陛下,是因为我认为他是对的。”不等唐老太爷继续说,秋山君拔出腰间剑放入黄金伞:“我来取走师叔祖当年的那个约定。”

唐老太爷静静地看着他,看了好长时间,就像看一个怎么也看不出来哪里好看的石头。

然后他突然转头看容羽,容羽低眉敛容,漂亮的眉眼在这死气沉沉的老宅中依旧漂亮的无与伦比,自从进了这间屋子,除了开始时的道谢,她没有再说一个字,也没有再看他一眼,仿佛她只是来陪着秋山君做这件事,而秋山君做的事情,与她也无关。纵使自己这样看着她,她依然神态自若,连呼吸都没有半分错乱。

了不起。

唐老太爷在心里道。

秋山君用自己的名声出了一剑,唐老太爷再也没有办法置之不理,沉默了许久后,将心里话说出来:“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和郡主殿下在一起?”

秋山君闻言一笑,眼角眉梢都是温柔:“美色当前,实在把持不住。”

容羽闻言抬头瞪了他一眼。

唐老太爷却完全沉默,他活了那么多年,自然知道这话是假的,可他更能看出来,秋山君对容羽动了真情,而容羽,也根本不像世人想象中的对秋山君百般迁就。

“没想到郡主殿下对你的影响这么大!果然是红颜多祸水啊!”

此语一出,秋山君心头一怒,却见容羽终于把手中的茶杯放下来,抬眉看唐老太爷,微笑宛然:“哎呀您要不说,我都快忘了这件事!看来我真的要谢谢父母,将我生的如此貌美!居然能有祸国殃民的本事!”

说罢笑着问秋山君:“怎么样?怕不怕?”

秋山君便也笑了,甚至煞有其事的朝她揖了揖:“不甚荣幸!”

容羽笑着起来:“事情都说完了,我们走吧!”

“好”

看着两个年轻人手拉着手离开,唐老太爷的心情,更加的微妙复杂。容羽对秋山君的影响,比他所想的大得多,就连秋山君的父亲估计也无能为力。而秋山君,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离山,就是秋山家。

这世上,有什么能比爱情对一个人的影响更大么?


评论(1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