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40

暂时稳住了别样红的伤势,容羽又把别样红和无穷碧转移到小世界里让他们一家三口团圆,这才走出了轩辕破破败的小屋。

“怎么样?”

“你说呢?”

陈长生真有些急:“师姐你不是说只要没死,你都能救么?”

容羽一口气上来,张张嘴,又无语的咽下。

“从圣境和聚星通幽能一样么?”容羽翻了个白眼,又道:“你要清楚,救他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即使命留下了,修为也所剩无几,和普通人差不多。你就是再想帮落落也不是这么个帮法,人体终究有能承受的极限,对此我无能为力。”

陈长生和秋山君的心情都有些沉重,别样红是人族强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死了还是修为尽失,其实没有区别。

但陈长生还是问:“需要什么代价?”

容羽看着陈长生,不说话。

陈长生感觉不妙,小心问“什么?”

“你的血。”容羽道:“你要给他输血,至少相当于你身体里血量的一半。”

陈长生的声音颤了颤:“一半?”说罢又道:“如果我的血可以,朱砂丹是不是也可以?”

容羽摇头:“不行,他需要直接的圣光滋养,朱砂丹的功效不够。”

秋山君突然道:“别先生需要的圣光而不是血,对吧!”

容羽迟疑着点点头:“如果是在圣光大陆,圣光充盈,倒不需要长生献血,可在这里,没有办法,只有他能。”

秋山君道:“如果是那两位天使呢?”

容羽眼前一亮:“圣光天使体内的圣光虽然不及长生,但想来两个加起来应该够。”

秋山君问:“要活的还是死的?”

容羽想一想道:“最好是活的,血液可以再生,我还能做点别的研究。”

陈长生听他们一言一语的说要活捉两位圣光天使,忍不住插话:“那两位天使很厉害,如何能束手就擒?而且前辈只怕支撑不到那个时候。”

容羽道:“这个简单,你和吱吱先贡献点血,让别样红能支撑个把月,然后想办法活捉那两个天使。”

让别样红支撑个把月这事容易,但陈长生对于活捉两位天使没有任何的侥幸,又不敢在容羽面前说,于是小声道:“如果,两位天使提供的圣光还不够呢?”

容羽翻了个白眼:“那就你自己来!等把白帝城这事解决了,你想怎么献血怎么放!”

陈长生安下心,也对,如果圣光天使这条路不行,他也可以救。

说完了别样红的事,接下来就是国教内部的私事,秋山君直接进了珠子里回避。

“那,接下来怎么办?”陈长生问这话的时候,完全是习惯使然,也习惯的遭到了容羽的言语打击

“你自己长了个脑袋是做什么用的?没有我你怎么办?”容羽顺口鞭策了一句,然后就顺口道:“通知道殿撞钟,宣告别样红和无穷碧的死讯,然后带我去见落落。”

“死讯?!”陈长生吓了一跳:“可是不是能救吗?”

容羽横眼看过去,想要她帮忙还不相信她!

陈长生已经让人去通知,却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一句为什么。

容羽道:“别样红和无穷碧的生死对于白帝城的事重要么?”

陈长生点头,很重要啊。如果别样红没死,他将白帝逼出山,那么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容羽好笑的看着他:“商行舟和王爷们在乎的是从圣境强者,不是别样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死了或者功法全失是一样的,妖族必须要给个说法,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

陈长生哦了一声,有些失望。

“你去见落落做什么,她还只是个小女孩!”陈长生习惯性的护短,继续遭到容羽的打击

“小女孩?”容羽语气极淡:“像她这种生在皇家的公主如果真是个小女孩,早不知道嫁给谁了!”

陈长生还想说什么辩解,终究闭了嘴,他能感觉到容羽今天心情不太好,却实在联想不到她心情不好是因为被自己扰了清梦。

但陈长生同样也没有想到容羽得理不饶人

“陈长生,师姐今天把话说清楚,不论落落还是吱吱,她们都喜欢你,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如果你不想让她们或者徐有容误解,就收起你的无知和同情心和她们保持距离。没有人能对心爱之人对其他异性的关爱无动于衷,除非她不爱你了!你要是现在自己作妖,以后徐有容生气,你别来求我!”

陈长生完全呆住。

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些,唐三十六他们自己也没弄明白情爱,徐有容没有说过,吱吱和落落一个生气一个期盼,即使说出来陈长生也只是隐有感觉,立刻逃避从不挑破,所以一直到现在,也只有容羽和他说了这话,而且是直接挑破、没有半分隐晦的说出来。陈长生心里瞬间涌上来害羞、恼怒等等情绪,一时间说不出话。

容羽拍拍陈长生的肩:“勿谓言之不预也!好自为之吧!”

 

陈长生带着容羽去见落落,本来想做一番介绍,却不想落落先开了口,想要和容羽说些事情,隐晦的把陈长生赶了出去。

殿里只剩下两个女子,落落显然没有容羽的心志,没过一会就先撑不住,小声问:“你,有没有办法?”

容羽正在品尝妖域特有的果子制成的果汁,感叹大千世界果然有无奇不有,听到这话的时候反应慢了些:“什么?”

然后看到落落的脸,放下杯子道:“那要看你想要如何了。”

落落心下一喜,然后就听到容羽道:“想要回到原点什么都不变,那是痴心妄想。天选大典、两位天使,两位人族强者,还有魔君,不论人族妖族还是魔族,都需要交代。”

落落一张小脸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容羽却不为所动:“落落,你的私心带来了长生,也让你母亲的野心勃勃和你父亲的袖手旁观大白于天下,这些事见了光,就不能当做没有。”

落落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下,在精致的器具上溅起一个个水花。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尤其是你这样位高权重身份尊贵的。落落,不论你所想当一个自由自在的学生,你终究不是。甚至你当时有的自由,都是因为你的身份。”容羽心如磐石:“若控制住了私心把这件事扼杀在摇篮里,你尚且还能装作没有长大,但既然已经失控,那你就没有了装傻的资格。”

落落终于受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可容羽就那么安安稳稳的坐着,纵使她哭的快要背过气去,容羽也没有给过一个眼神。

也不知多久过去,落落才终于又说出了话:“我不想嫁。”

容羽道:“这个简单。”

落落似是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简单,愣了愣又想了想,道:“我不想有人死。”

“维持人族的友谊很简单,别家一家人我都救了,但是全部重伤,只一息尚存,必须有人为此负责。”

落落急急道:“我不是说不负责,我只是,不想有人死。”

容羽看着她:“你母亲?还是她腹中的孩子。”

落落低下头,想了好一会,依然重复之前的话:“我不想有人死。”

容羽明白了,叹口气,神识微动,从珠子里拿出一个药瓶,落落眼前一亮就要拿,容羽却突然收回来,落落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容羽问:“你拿什么来换?”

落落愣住了,隔着泪眼的惊慌完全的显现,容羽继续道:“我可不是长生,你要我支持你,总要给我相应的回报。”

落落有些气愤:“你这样做,先生会生气的!”

容羽眼皮都懒得抬:“他爱怎样怎样!”

落落继续道:“你就不怕我真的与魔族联盟吗?”

容羽眼睛都不眨:“如果你想长生与你断绝关系反目成仇的话,请便。”

这当真是一个致命的弱点,落落眼里含了泪,说的话却不怀好意“你就不怕我联合秋山君破坏你的幸福吗?”

容羽挑了挑眉,落落正要继续,就见容羽耸了耸肩:“请便。”

“你不是喜欢他么?”

容羽这才睁眼看她:“如果他是能被人利用或者诱惑用不光彩的手段回去找徐有容,那我不要也罢!”

“你!”落落顿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终于明白,容羽不是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会包容她怜惜她,她就是来做交易的,唯利是图,铁石心肠。

又过了一阵子,落落终于接受了现实,问:“你要我做什么?”

“不知道长生有没有告诉你汶水城的事,但是有句话,我同天海胜雪和唐三十六都说过,现在也说给你听”容羽看着落落,一字一顿道:“权力,只有握在自己手里,那才叫权力。”

落落倒吸一口冷气,豁然起身,双拳紧握,像一只炸毛的小老虎:“绝不可能!”

然而小老虎就是小老虎,在强大的敌人面前也只能收敛自己的脾气,在容羽清澈平静的眼眸中慢慢坐下,却依然坚持道:“那不可能!”

“我是想让你掌握这座城市的绝对话语权,又没说让你弑父杀君,急什么?”容羽淡淡道:“只有手握大权,才能拥有话语权,才能决定事情的走向。落落,这终究是你的事,你想要的结局,也只能自己创造。身在皇家,身不由己,这种话可不是平民们酸涩的揣度!”

落落的眼泪几乎把她脚下的地毯全部浸湿,终于抬头,梨花带雨中问:“我该怎么做?”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