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41

那日见过落落后容羽和秋山君便回了离山,一直到圣光天使再次出现,陈长生和盲琴师去夜色里追击魔君,两个人才又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庄园前。

容羽劈手夺过唐三十六手里的神杖,离宫大阵立刻威力加强,被困其中的圣光天使愤怒的发出一声不知道是什么的语言,震得所有人都心神晃动。

容羽不屑道:“不过就是些奴仆,有什么好骄傲的?”

圣光天使更加愤怒,夜色中的魔君挑了挑眉,离宫大阵旁的人类和妖族,俱都看着容羽。

容羽却看了眼秋山君,按照之前说好的,她接手离宫大阵,秋山君去保护落落,然而秋山君却没动。

“怎么了?”

秋山君伸手握住她手中的神杖:“我来吧!你去保护落落殿下。”

唐三十六正想说好没有道理,凌海之王等国教巨头因为容羽出现而缓和的神色也骤然变了,可就在所有人出言阻止之前,容羽脸色变化几次,居然真的将神杖交给了秋山君,自己离开了。

容羽拿神杖执掌离宫大阵的威力甚至比陈长生都要厉害,因为她的境界比陈长生高,而且和神杖以及六件离宫重宝的关系密切,但是秋山君修行的是离山剑法,和国教和离宫没有任何关系,难道只因为男女之情便可以执掌神杖么?

在场的人妖魔都不解,自然也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惊讶不已。

秋山君拿过了神杖之后,神杖突然大放光明,离宫大阵的威力较之前容羽拿着时威力还要巨大,国教重宝们纷纷由此更加强大。

唐三十六和五样人神色微异,魔君召唤了另一位圣光天使,得到喘息后看着这幅情境,也是讶异。

只有凌海之王等三位原来的国教巨头现在知道了原因。他们曾经是前代教宗陛下当之无愧的亲信,自然能感知的到,秋山君身上散发的气息,并不是离山功法,而是前代教宗陛下的气息,所以神杖光明更盛,离宫重宝纷纷生出感应。

三个人对视一眼,俱都想起了三年前容羽曾经带了一个人来见教宗,身边只有茅秋雨和容羽服侍,想起了前代教宗陛下临走前异常的虚弱与消瘦,看向秋山君的眼神便很是复杂。

前代教宗陛下纵使身受重伤也不会是当时的秋山君能动的,何况当时茅秋雨也在,所以秋山君此刻施展出来的功法气息,只可能是教宗陛下自愿赠与的,而这种赠与,自然是因为容羽。

魔君负手看着光明中的秋山君,心底忍不住感叹:“她对你们可真好啊!”

然而感叹也不过是感叹,纵使秋山君比他预想中的强了许多,但离宫大阵依然不可能困住圣光天使,即使这位天使是比较弱的那一个,只不过由秋山君主持大阵,能多消耗较长一段时间罢了。

不过,魔君却没有因此而放松,他很清楚如果容羽在,别说圣光天使,他也会折在这里,而容羽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只能说明在她眼里,他和圣光天使还不如她要做的事情重要,最多也不过是同等重要。

可是,魔君目光转向容羽离开的方向,他也不明白,白落衡为何会有安全的担忧,而这,又为何比他还重要?

 

事实上,所有人都发现了容羽和秋山君的到来,所有人也都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包括什么都不知道的白帝和知道一些事的牧夫人。

白帝没有现身前,这座皇城还在她的控制之下,她知道自从见了容羽一面后,落落一直在自己身边做手脚,饮食、衣物、寝宫,等等等等,甚至是在方才的见面中,她依然在做手脚,以自己为媒。

这些牧夫人都知道,她早已是神圣之身,落落做的那些手脚一眼就能看透,根本不会对她有半分损伤,所以她不在乎,亦不阻止。

而因为牧夫人没有在乎,其他人自然也没有在乎,于是人们受伤的受伤,合作的合作,对峙的对峙,谈判的谈判,没有人管落落和站在她身边的容羽,直到白帝突然在最后关头对牧夫人收了手,豁然盯着容羽,声音冰冷而无情

“你做的?”

圣人的威压并不好受,容羽却不怯场,微微一笑正想说什么,落落却上前一步,将容羽护在身后,也直面自己的父皇,她说

“是我做的。”

不等白帝有反应,落落又道:“父皇,现在我同弟弟是一条命,我要母后活着,同人族联盟不变,放弃对魔君的保护。”

白帝静静看着自己宠爱的女儿,道:“她要你嫁给魔族。”

“母亲就是母亲。”

“若我不同意呢?”

落落如画的眉眼没有任何变动,显然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那么在您做这些事情之前,要先杀了我,同时也会杀了弟弟。”

白帝摇头:“我不杀你。”

落落道:“那我会自杀。”

白帝微微露出笑意:“你没有那个机会。”

落落神色依旧不变,声音清脆:“不,父皇,是您没有机会,我已经服下了毒蛊。”

白帝神色终于变了变,道:“若我选择你弟弟呢?”

“那么我会立刻死,我既死了,弟弟自然也死了”

白帝道:“我从未亏待于你,甚至从未因你是女子之身而有对你继承大典有所动摇。”

落落沉默片刻,然后道:“如果真的疼爱我,在拿我的婚事作文章时,为什么没有问过我的意愿。”

纵使是为了妖族的千秋万代,那终究是她的婚事,为什么连问都没有问过。

白帝道:“那是你母亲的意思。”

落落道:“那也是您默认了的。”

白帝问:“所以你要以自己为棋为威胁我?”

落落道:“这件事因我而起,那么它的结局,我想自己写。”

“我随时都能改变主意。”

落落道:“我中的毒蛊,需要我自己自愿才能解。”

看到父亲挑了挑眉,落落继续道:“没用的父皇,道尊都解不了的蛊,这世上只怕无人能强行解。”

白帝面无表情道:“我可以娶别的女人,再生一个孩子。”

落落耸耸肩,显得特别可爱:“那,便算我失策吧!”

白帝面无表情。

就像他先前对商行舟所说,像落落这样优秀的孩子,有一个就足够,不必贪多,也不必执着于性别,可是反过来,正因为这种思想,落落可以用自己为棋要挟他做任何事情,他翻脸无情是为了妖族的长远,可如果选定的优秀的继承人死了,即使没有外敌,妖族又哪里来的长远?

白帝将目光移向落落后面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容羽,缓缓道:“真是好计谋!”

容羽略微屈膝:“多谢夸奖!”

白帝没有对容羽动手,因为落落用肢体表达的很明确,如果容羽有半分损伤,她一样会自杀。

白帝很快做出了选择,看向商行舟,道:“你这个师侄实在厉害,我也没有办法,或者你有办法?”

商行舟看着容羽,面无表情的默认。

然后白帝看向落落

“你母亲可以活着,但是功法尽废,待产子后逐回大西洲,妖族同人族的联盟维持不变。但是,魔君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白帝城,你既然想掌控这座城市,总不希望立刻给它带来战火。”

落落正要继续谈,却感觉肩上搭上一只手,容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可以了。”


见者有份留个评论呗!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