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42

容羽来到被冲破的离宫大阵前,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很奇怪,包括陈长生和徐有容,白帝要放走魔君是因为妖族的长远,可容羽要放走魔君,那无异于叛国!

只是他们还没有出声,容羽便径直走过他们,走到秋山君面前,问

“怎么样?伤的重么?”

秋山君是唯一一个面色如常的,他略一摇头道:“无妨。”

容羽便笑了。

纵使千夫所指,他依然相信她,这种感觉实在太好。

容羽一直走到人群最前面,没有为难小德,直接站定,然后对着庄园里的魔君开了口

“尼禄,许久不见。”

人族强者们纷纷变色,魔君居然从庄园里走了出来,只是还是站在妖族大军的后面。他的脸色极为苍白,因为秋山君,他在圣光天使冲破离宫大阵后依然受了伤,听到这话没有指责她直呼他的名字,而是有些复杂道:“确实是许久了。”

魔君看着容羽微微笑“想来你不叫徐有容?”

听到这话,其他人和妖的神色更加复杂,就是秋山君也顿了顿。

容羽也笑:“当然不是。”说罢手一指,指向陈长生旁边的徐有容:“她叫徐有容。”

这个魔君之前在看到双翼和大光明剑的时候已经知道,他看着容羽道:“何必骗我?”

容羽道:“当时没起好名字,随口那么一说。”

魔君看着她道:“我还以为你是对我有意了,说真的,你真的不考虑当我的皇后么?”

此语一出,所有人和妖都看向容羽,惊讶不已。

容羽翻个白眼,毫不犹豫毫不留情道:“对不起,你长得实在有点丑,我对于做一个壁画上的圣母也没有任何的兴趣,而且,你们那的衣服是什么玩意?难看死了!”

魔族的艺术一直是其引以为傲的重点,但是面对容羽的这般近乎谩骂的吐槽,魔君却没有任何的表态,因为他知道她不是那些没有见识的文人墨客,她对于艺术的造诣之深,反正魔君是没有见过第二个。

魔君微微叹口气,似乎还有些遗憾,然后看了一圈虎视眈眈要杀自己的人族,道:“你真的要放我回去?”

容羽笑:“不用感激,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放你回去。”

魔君似乎是真不明白,愣了愣,问:“为什么?”

容羽道:“因为你根基不稳。”

魔君正准备骇笑,就听见容羽说:“不然你不会牺牲自己联姻,还是像你们眼中的奴仆寻求联盟。”

魔君道:“白落衡的血脉高贵,不是一般的妖族。”

容羽道:“但你依然看不上她。”

魔君想一想,发现自己还真的没法反驳,于是道:“就算我根基不稳,然后呢?”

魔君问了然后,容羽却是做了详细的说明:“魔族内部阶级固化太过严重,平民的支持对你来说太过容易,所以没有什么实质的用处。就算你父亲临死前承认了你的地位,但谁让你太年轻,又太有想法,元老会里的那些既得利益的老古董们,表面上支持你的都不会超过半数,真心辅佐你的不会超过三分之一,从这一点上,你杀了你所有的兄弟这一点做的很明智。”

魔君笑了笑,

“那些老古董们并不在乎你的那些做法能给种族带来多少好处,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所以会竭尽所能的阻挠你的新政,而那些对种族有强烈认同感的臣子,又只会一味的请求战争。虽然你的父亲确实太老太腐朽,但你还是不够强,你既不能像你的父亲那边成为人族和妖族的噩梦,也不能在元老会上一锤定音。即使是有黑袍的帮助,你也只能在一帮老家伙之间虚与委蛇。你的权威在雪老城,也只是平民眼里的权威。”

“依照你们族人自视甚高的眼光,怎么会允许皇族近支里有他们认为的低贱血统混进来?还是为了低声下气的去和曾经的奴仆请求联盟。尼禄,你走之前,发了好几场火,杀了好几批人吧!”

魔君不再笑,在场的人族和妖族的脸色都是奇异的复杂。

“我为什么要放你走?我为什么不放你走?”容羽耸耸肩道:“你牺牲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甚至召唤来了两位圣光天使,最终居然失败了,雪老城会欢天喜地的迎接他们死里逃生的君王么?你又不是白帝。”

在场的妖族脸色难看,魔君面无表情。

“而且你还受了重伤吧!”容羽看着黑色魔袍上的血迹,道:“秋山那一剑伤及肺腑,你至少需要好好休养些日子,魔君受伤,以前还能镇压的住的牛鬼神蛇还能安然度日么?反心既起,你还能容得下么?”

“放你回去,会直接加剧魔族的内耗,现在杀了你,黑袍很快就会推出来一位新的魔君,然后利用愤怒让魔族一致对外,这么简单的取舍,根本不需要想好吗?人族要灭的是魔族,又不是魔君!”容羽悠然道:“你可不要告诉我你要自杀来成全魔族的大业!”

魔君看着她,目光幽深:“有何不可?”

容羽轻笑道:“你不是。”

魔君没有回答这句话,道:“你就不担心我整顿内政后挥军南下么?”

容羽摇摇头:“那至少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放心,人族不会给你那个机会。”

“你就不怕我回去直接召唤来神族大军么?”

其他人脸色一变,容羽笑吟吟道:“且不说你有没有那个能力让大军过来,如果真的来了,是先杀我们这些所谓的‘盗火者’,还是先杀你们这些反叛者?”

陈长生心想,盗火者从圣光天使口中可知应该指的就是人类,可是魔族又为什么是反叛者?

魔君并没有回答也没有解释,而是问:“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我回去控制不住局面?”

容羽摇头:“尼禄,在这方面,你实在用不着妄自菲薄,何况还有黑袍帮你。不过我给你个忠告。”

“什么?”魔君有点兴趣。

“千万不要相信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因为”容羽的笑容愈发完美:“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这句话成功的让在场的男性心理刮过一阵阴风。

“你若是想要魔族长久,最好防着些黑袍”容羽道:“她恨人族不假,但她未必就不恨魔族,小心引火上身。”

魔君笑了笑,语气近乎敷衍道:“多谢你的好意。”说罢把话题转移到先前,道“难道你们不是盗火者?”

容羽道:“自己丢了东西,还好意思怪我们勤奋努力?”

“不问自取还霸为己有,不是盗是什么?”

“你说那是你的就是你的?上面是刻了字还是吐了口水?这么些年能有些新鲜的么?”

魔君似乎对这个颇为熟练和无奈,道:“所以你要放我回去,那你们呢?”

魔君看向陈长生和徐有容以及一堆人族强者,他们默不作声。

魔君又看向商行舟的方向,商行舟亦没有说话。

容羽有句话说的很对,他们要灭的是魔族,而不是魔君这个人。如果魔君回到魔族会形成一个魔族内耗的局面,他们自然愿意放他回去。至于容羽的情报或者推断的可信度?和容羽势如水火的商行舟都没有质疑,他们自然不会提出异议。



评论呦!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