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43

美人凭栏而立,纤瘦的身形在凉风里有些萧索,秋山君走上前,从背后抱住她。

“你不问么?”

“不问”秋山君毫不犹豫。

容羽本来只是心里瑟瑟,可听到他这么说,眼眶就有些热,身体里的疲惫一起涌上来。

方才同魔君的对话,其实就是一场站斗,字字句句都是锋芒,对神识消耗巨大。而且谈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太多,就连陈长生都无法保持眼神清澈,可他却能从开始就相信她。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样的相信都弥足珍贵。

“谢谢你!”

秋山君缓缓叹息,把她转过来低头亲吻,从眼角,到脸颊,最后,温柔舔舐着她的唇。

容羽微微挣开:“徐有容看得到!”

秋山君的呼吸就在她的鼻息间:“与她何干?”

容羽便欢喜,手环上他的脖子,仰头回应。

 

看着下面抱作一团忘情投入的两个人,唐三十六和徐有容都是一阵脸红。

唐三十六忍不住问:“他以前真的喜欢你?”

徐有容的回答依旧是:“闭嘴。”

这么美好的画面,如何能被打扰?

“他们人呢?”

唐三十六突然喊到,徐有容刻意移开的目光立刻转回,却发现先前水栏边成双的丽影已经消失不见,想了想,不确定道:“听说别前辈就在郡主的小世界里?”

唐三十六毫不犹豫的反驳道:“他们那个样子消失,怎么可能是去救人。”

唐三十六虽然是个话痨的富家公子,但是对于男女情爱的事情,他就算知道,也最多只能说出‘奸夫淫妇’的字眼。

徐有容也明白了他所指,脸颊和耳朵生理性的立刻绯红,不想让唐三十六看到,她身形立转,很快离开了。

唐三十六捧腹大笑。

 

大约今日被魔君几次三番的言语刺激到了,秋山君要的很凶残,而容羽也很明智的任由他折腾,将繁复激荡的心绪靠着这种征服全数发泄出来。

    消停下来的时候,珠子里天色已经黑了,容羽温顺的蜷缩在秋山君怀里,感受着他炙热的心跳,轻声道

“我曾经在雪老城呆了十年。家里人一直认为只有生死才能教会人本事,所以直接把我扔到了雪老城。”

秋山君顿了顿,为了锻炼小辈,直接把其扔到完全是异族的敌人城市?

当真是变态!

“一般的魔族哪里敢留一个人族,也没有能力留住。所以我伪装多日,直接找上了一个皇子”容羽似乎想起了什么,笑了笑:“我原本以为自己找的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富贵皇子,没想到居然是个伪装者,我们两个斗智斗勇,最后实在是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我被他用人海战术抓住了。”

秋山君实在没忍住笑了笑,容羽一恼,抓了一把他的胸口,秋山君吃痛,抓住她的手道:“你被他抓住了,然后呢?”

“我以为他要杀我,所以准备用最后的保命方法,虽然这会让我的训练失败”容羽道:“但是他大约是第一次见人族,有些稀奇,居然没有杀我,甚至没有用铁链什么的囚禁我,反而是把我藏在了他的府邸。之后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没有轻松过片刻时光,我们从彼此身上获取对方种族的一切信息,然后时时刻刻想杀了对方。”

秋山君道:“那名皇子,就是现在的魔君?”

“恩”

“那十年后,他为什么愿意放你?”

“当然不是他放的”容羽道:“我训练的最后一项就是自己从雪老城离开,我完成了训练,就这样。”

容羽说的简单,秋山君知道这其中的凶险只怕想都想不到,心里有些怜惜,却笑道:“那看来,魔君也没有你厉害。”

容羽叹了口气:“或者说,当时的他还不够强。”

不够强,就要隐忍,否则一旦被他的父皇发现,直接就是个死字。

秋山君沉默片刻,突然问:“你究竟多大了?”

容羽不明白:“嗯?”

秋山君问:“你去魔族呆了十年,然后才返回人族,人族关于你的记载至少也有十二年,我想你的家人不会在你一出生就把你放在雪老城,所以,你今年究竟多大年纪了?”

容羽没有想到他的关注点居然是这个,一时间说不出话,只能笑道:“女孩子的年纪是最大的忌讳,你真的想知道?”

秋山君何等的聪明人,立刻便知道她不想说,道:“也罢,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他不问了,容羽反而有些意外,看着他故作妖孽状:“我是千年的妖精,专门食人精血的,你怕不怕?”

秋山君失笑,把她抱在怀里:“仙女亦不知年岁,何必妄自菲薄?”

这个回答让容羽愣了愣,下意识道:“秋山,我……”

如果秋山君随口一问,她插科打诨玩笑一翻混过去倒也无妨,可是他这般说,就代表他是想知道的。

秋山君一根手指放在她嘴边,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无妨,你想告诉我了再同我说。”说罢又顿了顿,道:“往后时日很长。”

这种体贴让所有人迷醉,容羽只觉得从里到外蔓延过一阵暖流,舒服的只想撒娇,于是容羽轻轻嗯了一声。

像个小动物一样。

秋山君更是失笑,正准备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指腹一暖,顿时一个激灵,低头看去,容羽脸颊绯红,眉眼却是盈盈的笑意。

秋山君立刻收回手,又觉得她笑得实在可恶,略带警告的瞪她一眼。

然后,容羽干脆含住那根手指细细的吮,虽然身体羞涩到全红,眼里的笑意却是更盛。

秋山君只觉得那种又酥又麻的感觉从指尖一直传递到幽府,识海,然后带动着血气一路往下疾驰,秋山君有些头疼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得意挑衅的神情,他真的很想收拾她,但是方才的温存已经很激烈,他实在有些怜惜她,舍不得再来一次了。

于是只能抽回手,生硬的转移话题:“落落殿下给了你什么?”

容羽虽然放肆,但也知道见好就收,当下不再撩拨,动用神识拿过来一本簿册给了秋山君:“哦,我从落落那里把剑法总决拿回来了,我去离山师父给了我礼物,我也要回份礼啊!”

秋山君拿过那本薄薄的簿册,感觉手上有千斤重。

容羽拿给他的,自然是当年送到白帝城的离山剑法总决。

过了许久,秋山君才把剑法总决递回给容羽,有些艰难道:“离山的东西,自然要离山弟子自己去取回。”

容羽却不接,道:“你是不是离山弟子?”

秋山君点头,这有什么必要问么?

容羽笑着道:“那我都是你的人了,自然也算是离山的人?师父都叫了,正剑清音也有了!”

秋山君感觉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肯定有些强词夺理,但偏偏还没有办法反驳这句话。

“这剑法总决是我从白帝城拿回来的,自然也算是离山弟子从白帝城拿回来的。”

秋山君没有办法反驳她,但是态度坚决:“不行。”

容羽看着他:“你不要告诉我,我要把这玩意退给落落啊!”

那确实是有些荒唐,秋山君想一想道:“既然是你要来的,现下这总决就是你的。”

容羽一挑眉:“我是你的人,我的东西自然就是你的东西,那以此论之,这自然已经是离山的东西。”

秋山君感觉自己快被容羽绕进去了,深感方才不应该在情事上消耗太多,然后就听到容羽说

“那我换个说法。”

秋山君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感觉容羽接下来的话会让他再无招架之力,果然——

容羽认真道:“你是我选的人,自然可以拥有我的一切,还是你要承认自己有二心?”

秋山君心里无力的叹息,只觉得这世上若论胡搅蛮缠,她认第二没人能认第一。

“放心拿着,回去给师父,就说你帮助白帝城解决危机,白帝和落落感谢给你的!”容羽将总决按在秋山君胸口,挑眉道:“不然就我拿给师父,不过秋山,到那个时候,你恐怕要失去师父的欢心了!”

秋山君终于把离山剑法总决收入随身法器,正要道谢,便听见容羽道

“离山若是实在觉得趁火打劫心里有愧,大不了这之后我设计夺取魂木的时候,你们多出几分力。”

秋山君眸光一敛:“魂木?”

“落落太年轻太心软,白帝又太强大,想要夺取白帝城的话语权,只靠以自己为棋威胁是不够的”容羽道:“魂枢本来就在周园,长生已经给了落落,但是魂木在黑袍手上,终究不圆满不够强大。”

秋山君问:“可是白帝可以强行拿走魂枢!”

容羽道:“很简单,魂枢认主,落落已经是魂枢的主人,而且,白帝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秋山君又问:“魂木在黑袍手上,如何能拿得到?”

容羽诚实道:“现在还没有想好。”

秋山君抚摸着她的发问:“这是你交换的条件?”

容羽摇头:“才不呢!落落这种选手段位太低,总决不过是趁火打的劫!”

秋山君默了一瞬,深刻感叹了一下阴谋家和普通人之间脑回路的区别,然后问:“那你还这么费力的为落落殿下夺取魂木?”

容羽道:“做事情要圆满到位,落落如果迟迟不能获得绝对的话语权,那么今天我们获得的一切都要打个折扣。”

而且那天落落哭的那么可怜,她虽不表现,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忍的。

秋山君笑笑,侧身亲亲她的额头。

真是个嘴硬心软的好姑娘!


评论啊评论!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