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49

桔园。

大清早看到秋山君衣衫完好,莫雨先是吃了一惊,然后目光变得复杂

“你是一夜未睡,还是特地早起在等她们回来。”

徐有容离开桔园是因为光明大会开完,所以莫雨和秋山君便没有离开大厅,说来有些让人不舒服,但是,他们就是在等容羽回来。

于是过了一会容羽和徐有容一道进宫的消息传来,两个人心里都有些微恼。

莫雨正想发几句牢骚,秋山君却直接请辞回了房间,莫雨眼尖的看到他朝皇宫的方向看了几眼,眼神里明显是担忧。只是莫雨惊鸿一瞥,分辨不出来他是为了谁,又或者是二者都有,于是才有方才那一问。

秋山君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莫雨若有所思地看了秋山君一会,开口道:“她们都是我的朋友。”

她说的莫名其妙,秋山君却是明白的,笑道:“莫姑娘有话直说。”

莫雨心道你这个聪明样怎么和容羽这么像。

秋山君让她直说,莫雨反而岔开话题,道:“以前我一直以为你和有容会成亲,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好笑。”

秋山君沉默以对。

莫雨也没想要他就此发表意见,继续道:“我以前觉得有容性子古怪,后来见到容羽,才知道这世上没有最古怪只有更古怪。我从来没有见过她那样的人,又骄纵又任性,仗势欺人算计利用还理直气壮,可偏偏她就是能得到娘娘和教宗的宠爱,偏偏她还很厉害,好几次我都气的恨不得和她绝交,可每次事后就都忘了。娘娘和教宗陛下也是,每次说是生她的气,可再生气也没往心里去,甚至都没有想过要管教约束她,总是她要什么给什么,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甚至担心过有容会失宠。”

莫雨想起那些年那些事,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

秋山君听到这里也笑了。

“但不管怎么说,她终究是我的朋友。”莫雨看着秋山君认真道。

秋山君至此完全明白,心里忍不住叹息:容羽说是来气莫雨的,实际上是知道她身边没人,专程来帮她操持婚事,莫雨一直在说容羽不好,却是态度鲜明的告诉他,她可以嫌弃,他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行。

难道女子之间的友情就是这么特别或者说别扭么?可是看莫雨和师妹之间也不是这样啊!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事实上秋山君很快道:“莫姑娘,并非我不娶,是她不肯嫁。”

莫雨闻言微异,完全没有想到秋山君对容羽居然这么情深,也没有想到容羽居然这么谱大,不过——

“这倒真像是她能做出来的事!”莫雨稍微放下心,笑道:“谁和她关系密切,总要忍受她这性情。”

秋山君也笑,心道也就是你们这种人看不懂她的本心才会觉得她性情不好,她的性情哪里不好了,需要用到忍受的字眼?

他没有说话,但莫雨感觉到了他的情绪,顿时有些无语,但还是锲而不舍

“你究竟,在担心谁呢?”

秋山君也没有想到曾经权倾朝野的莫大姑娘这般八卦,心下有些好笑,回答道:“我都担心。”

莫雨挑了挑眉,心下却是安了安,能让秋山君说出来的担心,肯定不是她以为的那种,心里有些开心,放松下来。

“莫姑娘,可否借灶房一用?”

莫雨愣了愣,秋山君解释道:“她要回来了,熬夜后吃些东西再睡会舒服些。”

莫雨心想你怎么知道,然后反应过来,艰难道:“你…不会吧!”

秋山君要亲自给容羽……做饭?

秋山君继续解释道:“她想吃面,只是时辰太早,早点应该还没有开始卖。”

所以,你要亲自洗手作羹汤?

莫雨机械的点点头,找了个下人带他去厨房,心里却忍不住的想:

这真是的秋山君?

 

一夜未归,回来不仅没有责问,还有温言热面迎接,容羽的心情得到了极大的快慰,连莫雨频频试探的眼光都不再理会,安心的快速的享用饭食,只想着吃完回去睡觉。

只是这么个简单的愿望今日都实现不了,容羽刚放下筷子就收到陈长生的传音,说茅秋雨破镜,想要她去离宫帮忙劝说。

容羽出离愤怒,对着传音器毫不客气道:“就因为你担心,我舍命陪徐有容一晚上都没睡,刚刚才回来,就这么点小事找我,能不能有点主观能动性!这点事都摆不平,丫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赶紧滚蛋!凌海和司源哪个都比你强!”

那边被一通怒怼的陈长生一脸迷茫和委屈,被点名的凌海之王和司源道人脸色僵住,默契的退后几步,努力减少存在感。

这边莫雨听她语气里的火气不着痕迹的往后移了移,心道就这性情哪里和好沾边,似笑非笑的看了秋山君一眼,却发现秋山君眼里俱是温和的笑意,没有任何的勉强和嫌弃,不由得愣了愣。

吱呀一声,容羽推开椅子站起来,一边穿披风一边‘恶狠狠’的抱怨:“我肯定是上辈子欠了他的!”

可话是万分的讨厌,动作却是很迅速,很快就又出了门。

莫雨总觉得秋山君离开前的眼神是在嘲笑她。

 

熬过夜的人都知道,越是熬夜越是兴奋,等真正要睡的时候反而是睡不着了。

容羽辗转许久无法入眠,头痛欲裂,气血翻涌,难受的直想吐,取出金针正要往头上扎,被正好过来查看她的秋山君阻止。

于是金针换成了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可是沿着穴位按摩了一会,脑袋里的刺痛稍有减轻,可头皮却更痛了

“好难受啊!”容羽泪眼汪汪:“你就让我吃颗药吧!”

她说的药完全就是应急止疼的,并没有其它实际的功效,秋山君知道后一直控制着不让她吃,但看她那般难受,秋山君心软的厉害,已经不止一次答应。

这次——也是一样。

药效发作还要一段时间,秋山君有心转移她的注意力,道:“无穷碧似乎有些问题。”

“无穷碧好像有些问题”

秋山君的身份对于京都来说有些尴尬,容羽从不让他参与这些事,他自己也没有要参与,于是每天陪着容羽在桔园无所事事之外,他就负责别样红一家的治疗。

容羽听到这个名字头更疼了,问“她又怎么了?”

“她没有异样”秋山君顿了顿后道“白帝城之后,她一直没有任何异样。”

容羽闻言睁开眼“什么都没有?”

发火,愤怒,谩骂,甚至不满,什么都没有?

秋山君摇头“什么都没有,她非常的安静,若不是见过她无理取闹的样子,我都要以为传言是假的。”

容羽问“还有呢?”

秋山君道“她同别样红,很少说话。”

容羽多聪明慧敏的人,当下惊的坐了起来“不会吧!”

然后一阵虚软和头疼,容羽继续趴回去,眼里依旧是惊讶“我只是看不惯别样红自以为高尚的样子,我真不是想要……”

秋山君伸手揉揉她的发,叹了口气“也许真的是自己的问题,你不过是点明了。”

“不能吧!”

容羽还是不敢相信“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无穷碧不会打算和别样红分了吧!”

“不会人活着,家散了吧?”

秋山君沉默,伸手把容羽抱在怀里,无言。

容羽有些没明白他的情绪,但也感觉到他有些感触,于是放松身体靠在他怀里。

过了一会,秋山君突然道“小羽,我不会那样,我们不会那样。”

容羽一愣,本想说世事无常,连她自己都不能保证会一直爱他,又想说她最怕的不是他不爱她,而是不敢承认自己不爱,可话到嘴边,却通通变成了一个嗯字。

也许是今晨的风太冷,也许是此刻的怀抱太温暖,容羽的心融化成水,再也筑不起冰冷的理智。

容羽抬头欲吻他,秋山君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秋山君,此刻我选择相信你,将来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容羽在一片令人沉沦的温柔里不断的想着,眼泪不知不觉间滑落。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