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50

再水一段,实在是想写陈长生和秋山君打架,评论呦!


莫雨婚礼前一天下午,徐有容和陈长生一起来到桔园。

容羽看见陈长生蹙眉问徐有容:“我不是只邀请了你么?我帖子上写的不清楚?”

徐有容看了眼为此感到委屈的陈长生,对容羽生出一些不满:“你没有说不能带人,再说都是熟人。”

容羽道:“问题是,今晚的聚会就是女子的聚会,你把他一个男人拉过来做什么,当标本么?”

徐有容闻言略有些诧异:“就是普通的聚会?”

容羽无语道:“对,最普通最平凡的那种,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给莫雨庆祝她单身的最后一个夜晚。”

说罢容羽对陈长生道:“这是一个只有女性的夜晚,男性请自动离开。”

陈长生没想到一上来就赶人,正诧异的想说些什么,容羽继续道:“你要么打道回府,要么去那边和秋山一起坐坐打发时间。吃饭喝酒聊天甚至打一架,都随便,赶紧走。”

徐有容顺着容羽指的方向看到一脸无奈的师兄,知道这件事不是针对陈长生,便有了心情去欣赏陈长生脸上迷茫、惊讶等种种情绪,最后大发慈悲,忍笑道

“你去那边等我。”

未婚妻发话了,陈长生自然遵从,哦了一声,怀着满腹的尴尬走向秋山君所在的位置。

走到屋里才发现布置的极好,吃喝玩乐一应俱全,徐有容颇感新鲜,随着容羽和莫雨用最舒服的姿势席地坐在地毯上,然后看了几眼一旁见都没有见过的玩的东西,问:“怎么玩?”

却不料莫雨和容羽相互看一眼,笑成一团。

“我就和你说她没有生活吧!”容羽笑的前仰后合,手中的零食随之不断晃动。

莫雨也笑的极为放肆,不过看到徐有容小脸微寒,还是收敛了些,解释道:“不用刻意,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玩就玩,这就是一个浪费时间浪费生命的聚会。”

容羽没有让徐有容说话,直接把一旁的甜食递给徐有容:“你出门肯定没吃东西,尝尝看。”

徐有容看着那盘精致的各色各样的零嘴,决定不追究容羽方才的嘲笑。

很快就说笑起来,气氛偶尔还会剑拔弩张,但总体融洽,徐有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放松,正享受其间时,突然听到了一声剧烈的爆响,震的三个女子心颤不已。

隔音结界是容羽布下的,容羽看到徐有容和莫雨的惊讶,一边撤结界一边往窗边跑一边问:“地震了还是大军攻打?”

事实证明都不是,离得最近的莫雨打开窗户,倒吸了一口冷气。

居然是陈长生和秋山君在打架,或者说,比试。

只见夜幕下剑影重重,叮叮当当的声音络绎不断,真元碰撞出无数花火,桔园的阵法生出感应自动护住林木建筑,但也挡不住对战的这两个人太天才,时不时的就出现小型的崩溃,也就难怪能突破容羽的隔音结界了。

徐有容吃了一惊,就连见惯了市面的容羽都吃了一惊。

毕竟谁都想不到,一直克制有礼的陈长生和秋山君居然会抗不过尴尬,直接打起来!

高手过招危险重重,徐有容一边看一边问:“你不是说不会出问题么?”

容羽道:“我怎么知道他们今天吃错什么药了?”

莫雨有些担心:“不会出事吧!”

这两人谁伤了碰了都是天大的事!

徐有容看着下面的战局凝起了两道好看的眉,没有回答,心想为什么师兄看起来,比陈长生要游刃有余的多?

容羽翻个白眼道:“能有什么事?话不投机动手也就罢了,还真能杀人啊!”

莫雨心想这是想不想的问题么?秋山君和陈长生的水准太高,他们的比试纵使开始时奔着胜负去的,最后也会自然的发展到生死才能决出结果。

她想的这些徐有容和容羽焉能不知道,只是下面的战局出乎平常的激烈,场外想介入是极困难的事情,即使是对于徐有容和容羽来说。

感受着两个人通过剑意招数发泄出来的情绪,徐有容心想师兄究竟是和陈长生说了什么让他战斗的意志这般强烈,容羽心想陈长生这死孩子肯定脑子抽筋了才激的秋山君不顾两人的境界差距拔了剑。

不过两个人虽然有些紧张,倒是都不太担心场间男人的安危,而桔园自有隔离阵法,是圣后当年亲自设下的,不用担心外面的眼线。

徐有容知道秋山君的境界,于是知道陈长生要胜极难,但是要败也不容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做好了时刻出手的准备,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会支援谁。

容羽则是知道陈长生根本胜不了,在天赋血脉刻苦努力完全比肩的基础上,秋山君整整比陈长生高出了两个境界,陈长生能胜利才奇怪。不过她还是做好了出手的准备,目标明确,在合适的时候接济陈长生。

莫雨左右看看徐有容和容羽,发现她们都是一脸镇定的样子,于是自己也就安下心来滋滋有味的欣赏着绝世之战,心里想着自己这新婚礼物着实不错!不过,她也做好了出手的准备,目标,防止徐有容和容羽打架。虽然她自己也觉得这个目标太过宏伟了些。

很快的,两个人对战了至少上千招,陈长生被逼的放出了剑阵防御,可是完美的防御不能让他获得胜利,于是数百道剑调转方向朝着秋山君碾压,然后秋山君横剑胸前硬是用一把剑接下了这数百道剑。

笨剑。

剑意与剑意不断相击,真元持续碰撞,桔园里亮如白昼。

事实上陈长生刚调转了剑阵方向就有些后悔,但秋山君通过剑意传达出来的绝对自信让他今夜本就失控的情绪失控,但此刻看着秋山君居然施展出来了笨剑,所有的情绪又都变成了震惊。

苏离不是说这一剑秋山君没有学会么?那现在他用的是什么?而且,为什么他一把剑的力量仿佛就让举世闻名的南溪斋剑阵有了崩溃的征兆?

然而惊讶解决不了问题,秋山君抗下剑阵用的时间比陈长生预想的短太多,他的境界也比他预想的高深太多,他的身法和战术比他预想的要莫测太多,而他的速度,也比他预计的快太多。

剑阵与笨剑碰撞产生的强光还没有消失,陈长生突然感觉颈间一凉,秋山君平静的声音就响起来:“你输了。”

陈长生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迷茫。

 

光芒如同烟花一般渐渐消失,重新适应黑暗后,容羽把徐有容的手放开,走到场间对着还迷茫的陈长生道:“你真的输了,你的身体浴过龙血,但是秋山手里的是逆鳞。”

龙有逆鳞,那本就是龙身上最坚硬的部分。

陈长生这时候终于回过神来,转头控诉容羽:“师姐你也太偏心了!”

不说笨剑,秋山君半步神圣的实力其实绝大部分要归功于前代教宗赐予他的毕生修为,不然即使天赋血脉优秀如秋山君,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直接从聚星看到那道门槛,和陈长生和徐有容拉开这么大的距离,那是一代圣人的毕生修为,搭配秋山君这样的天赋,陈长生觉得对方现在不是从圣境都只是因为战争时期参悟时间比较少。

而秋山君在这场战斗里表现出来的战斗方式和意志,明显的带有容羽的印记,想来在人族和魔族大战的三年里,她给秋山君增添了无数实战的经验。而且,秋山君在这场战斗里体现出来对他的绝对了解,这肯定是容羽告诉他的。

陈长生对此无比的郁闷和委屈。

容羽冷笑一声道:“他怜我爱我信我,每天都想着哄我开心,你一直怀疑我气我,我凭什么不偏心!”

陈长生还想反驳,可是再想一想,又自知理亏,偃旗息鼓。

徐有容蹙了蹙眉,这情形也实在说不出对师兄的恭喜,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陈长生的挫败。

莫雨看着这两个人,正想以主人的身份上前一步打圆场,然而容羽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看了场间的二人两眼,兴师问罪

“为什么打架?”

陈长生和秋山君对视一眼,陈长生道:“本来就有一场比试。”

秋山君道:“教宗陛下要践行在阪崖马场的挑战。”

莫雨和徐有容正想着阪崖马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容羽已经面无表情道:“编,继续编!”

秋山君道:“教宗陛下要为你讨回公道,也为陛下心意能平。”

心意能平?

莫雨觉得这个说法很是熟悉,细一回想,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看场间再看看容羽,艰难道:“不是吧?”

当年青藤宴上苟寒食等离山弟子为了大师兄心意平而向陈长生发起挑战,现在陈长生为了师兄心意平而向秋山君发起挑战?

莫雨来回看看徐有容和容羽,心里对那句红颜祸水突然生出许多感慨。

徐有容此刻也联想到了此事,微一挑眉。

容羽依旧面无表情:“再编!”

陈长生认真道:“真的是这样。”

容羽冷笑一声,看着陈长生道:“如果真是这样,你在离山的时候为什么不挑战他,而非要现在大战在即挑战秋山?你是觉得商行舟对你而言太弱了所以不介意在那之前先受些伤么?”

陈长生张张嘴,哑口无言。

容羽反过头来看秋山君:“你呢?是觉得长生心里向着师兄感觉无法忍受所以不惜以强凌弱么?”

秋山君,也沉默。

听了这话,原本想打圆场的莫雨和徐有容脸色都微微变了,容羽说的没错,这两个人的性情都稳重,不论想要打架的缘由多充分,现在都不是打架的好时机。

三个美貌女子的目光下,陈长生和秋山君的脸色不那么自然,但是都很有默契的不说话。

容羽也没指望他们能说实话,道:“不说是吧,行,我也不问了。”

陈长生和秋山君闻言都诧异的看她,容羽道:“但是你们是不是应该收拾一下这残局?”

陈长生和秋山君顺着容羽的眼神看过去,只见周围错落有致的景色被真元剑意几乎毁了个干净,心里齐齐升起不好的念头,果然——

容羽皮笑肉不笑:“主人精心打理的景致,我这些天的心血都被你们毁之一旦,明天可就是婚礼了,你们只有一晚上的时间收拾,自己想办法吧!”

陈长生忍不住道:“为什么非要我们自己动手?”

容羽冷哼道:“你要是不嫌丢人,随便你告诉谁,我反正是不在乎!”

这话说出去,连秋山君都什么都不想说了。他赢了陈长生固然风光,可问题是,打这一架的原因不能说。

刚才还意气风发打架的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齐齐转向那一片狼藉。

女孩子的宴会继续,莫雨看着下面对着断垣残壁绞尽脑汁的两个男子,忍不住道:“谁也不可能一夜把这恢复原状啊!”

容羽轻轻一笑:“经过这一夜共患难,他们就是朋友了。”

徐有容这才完全确定方才容羽是故意的,放下心好奇问:“他们若是没有办法修复怎么办?”

容羽道:“不怎么办,都毁成那样了,要么圈起来不让人看,要么,把那一块所有植被都连根拔起,整出来一片空地,让他们婚后自己决定做什么。”容羽想一想道:“也寓意着两个人新的开始。”

徐有容对这个说法显然很赞同,微笑着点点头。

莫雨却不在意,微笑着感慨:“哎呀在成亲前还能看到这样的对战,当真是大饱眼福啊!”

两个貌美女子同时瞪向她。

徐有容离开的时候一行人去送,秋山君看了眼容羽,蹙眉问:“喝酒了?”

容羽下意识的退后两步,小心陪着笑:“就喝了几口果酒。”

秋山君眉一扬,他都闻到了酒味,怎么可能是几口果酒?

容羽正想插科打诨混过去,徐有容却火上浇油:“每一种果酒都喝了好几口。”

眼见秋山君神色变了,容羽颇为哀怨的看向徐有容:“不就是说了他几句,你至于么?”

徐有容满意的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今天4000+,天书陵的部分一直觉得不够好,明天可能断更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