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60

纯属虚构啊纯属虚构


离宫。

“你说什么?”

“我要和秋山君去离山。”

“可,你是流云殿大主教啊”

“所以我来辞职。”

“那,朝政呢?”

“那个早就辞了。”

陈长生张张嘴,感觉对她的无语又上升了一个层级,郁闷道:“你是来辞职的还是来通知我的?”

容羽才不管他,问:“你今天找我来什么事?”

陈长生想起自己的事,又忍不住想,若不是今天他找了她来,是不是她就打算直接走人?

思绪飞了一会,陈长生终于回过神,道:“我想知道我的身世。”

容羽叹口气:“但是你不想让徐有容知道。”

陈长生嗯了一声,道:“有容可能对这件事,太过敏感。”

容羽轻笑一声:“你就认定了你的父母对你别有用心?”

“难道不是么?”陈长生下意识的轻声回答,然后才微微睁大眼:“我,我有父母?”

容羽翻了个白眼:“都是肉体凡胎十月而生,怎么就没有父母,你以为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么?”

陈长生一噎。

“那,我的父母,究竟是谁?”

容羽道:“你的父亲,是陈玄霸。”

陈长生反应了好一会,声音还是结巴的:“他,他真的是,可,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容羽被他的反应逗笑了,但笑容不过是一瞬间,迅速收敛情绪道:“他人是死了,但是孩子这种事,不一定要活人的。”

陈长生睁大眼:“死人如何能生育后代?”

容羽心里偷偷说了句没见识,道:“生育远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可以不需要人活着,他的某些部分保持活性也可以。”

陈长生下意识的想了想是哪些部位,自觉太过隐秘羞耻,强行转换了话题:“如果我是陈玄霸的儿子,那不就是……”

容羽接下去:“余人以及相王等王爷的皇叔,陈氏皇族里你辈分最大。”

陈长生想了想,道:“这件事,不好说出去吧!”

容羽颇有些无语道:“当然最好不说,且不说余人在不在意,教宗加上皇叔的身份,整个人族里你身份最高,木秀于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陈长生连连点头:“我自己知道就行了。”

容羽道:“陈玄霸已经死去很多年,所以你的出生和人生绝对不是他的安排,而是商行舟和……”

容羽咳了一声:“的阴谋。”

陈长生知道她没说自己的外公,但是对这家人实在无语,于是接着问:“那我的母亲呢?”

容羽叹息道:“你的母亲,是当年去往圣光大陆的遗民后代。”

陈长生一惊:“也就是陈……”知道陈玄霸是自己的父亲,陈长生无法说出这个名字:“可是师姐不是说近亲之间结合会产生不好的后果?”

容羽摇头微笑道:“陈玄霸已经死去很多年了,当年的遗民也不全和陈玄霸有血缘关系,隔了数十代,再经过不断的血缘混合,已经脱离了近亲的范畴。”

陈长生点头表示了解,然后带着一丝希望问:“她还活着么?”

容羽沉默片刻,道:“已经死了,在你出生的那一刻。”说罢,容羽抬头看天,又补充道:“我亲眼看着她离开的。”

陈长生沉默了很长时间,说到:“你们都是坏人。”

他从没有迁怒于容羽,即使知道她的外公制造了他,陈长生也从来没有对容羽生出任何不好的情绪,可是这一刻,他忍不住的埋怨,甚至是,怨恨。

容羽没有在意,叹了口气,看着陈长生,眼里俱是怜悯:“她不是因我而死,甚至不是因为外公而死,长生,她是为了你死的。”

陈长生眼眶微红:“那有什么区别?”

容羽想起当年的那个少女,心情微涩,声音下意识的轻柔,缓缓道:“她是一个非常美丽、非常温柔、非常善良的人,她的心里充满了爱,她爱这个世界,她爱她的亲人,爱她的族人,爱一花一木,爱阳光雨露,也许是因为这种从心而发的爱与温柔,她非常的有亲和力,她的这种能力在动物身上非常的明显,几乎所有的动物都喜欢她,人们也非常喜爱她。”

陈长生自然的想到黑羊、吱吱、龙骧马以及其它动物对自己的亲善。

“你应该猜的没错,你对于动物的亲和力,应该是遗传自你的母亲。”

陈长生突然觉得鼻尖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她温柔良善,所以被族人利用么?”

“不是的”容羽摇头:“她是自愿的。”

陈长生不明白。

容羽叹息道:“当年的遗民并没有去到圣光大陆,而是遗弃之地,他们生活的相当艰难,所以想要回来,她爱着她的族人,所以自愿献出自己,希望通过你找到回来的路。”

陈长生想象了一下当年的境地,声音低沉的问:“然后呢?”

容羽道:“当年她只知道你会被注入无数的圣光,她并不知道商行舟和族人准备把你的日轮崩毁。”

“她不知道,那你呢?”陈长生看着容羽:“师姐你也不知道么?”

“当年外公和商行舟的确讨论过这件事”容羽目光清澈,毫不掩饰:“我和外公都认为想要圣后起疑,你的出现就能达到,么有必要一定要崩毁你的日轮,毕竟日轮这种东西只有陈氏皇族有,而且很容易被鉴别。很多时候真真假假掺杂在一起,效果会更好。”

陈长生把话接了下去:“但是,老师坚持,是不是?”

容羽叹口气道:“倒也不是商行舟一意孤行的坚持,他要的结果是圣后吃了你,那么你健康还是疾病,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你再天赋异禀,也不可能比圣后厉害。”

“所以是,当年的遗民?”

容羽点点头:“那个白衣僧侣,还记得么?”

陈长生点头。

“他是陈玄霸的侄子,也是遗民里的主导人”容羽道:“是他坚持,为求稳妥。他甚至说服了你的母亲,答应只让你承受一段时间的痛苦,但最后一定会让你活着。你母亲心善,又心软,而且没有任何的修为,最后只能同意。”

眼看陈长生的情绪再次起伏,容羽道:“她曾经亲口告诉我,她是准备用禁术将你的命运转移到她自己身上的。”

“那,后来呢?”

“毕竟不是正常渠道怀的你,一开始她并没有当母亲的感觉,但是随着你在腹中一天天的长大,她慢慢的有了做母亲的感觉,她开始喜欢你,爱着你,然后,后悔了”容羽道:“她倒也聪明,向我和外公发出求救,可是,已经太迟了,我们赶到的时候,你的日轮已经毁了,她伤心过度,因此而动了胎气,九死一生,才将你生出来。”

陈长生心里难过,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等等,你说九死一生?”

容羽点点头:“我们救活了她,但是为了不让你将来因为她受到威胁,她自愿死去。”

陈长生感觉喉咙生疼:“我,我会受到什么威胁?”

“长生,一旦你知道你的母亲爱着你,从没有想过要害你,并且还活着,你会怎么样?”

陈长生想了想,道:“我会倾尽所有。”

“所以啊”容羽道:“一个教宗倾尽所有,那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当年的遗民可以以此为要挟,而她自己又是那么柔软善良的人。”

陈长生沉默片刻,道:“她既然那般善良,纵使不想让自己成为威胁我的棋子,也不会弃族人于不顾吧?”

容羽微微叹口气,心道你可真是不该聪明的时候瞎聪明!

陈长生追问:“所以当年其实不是你们来晚了,而是有人背叛了她,对不对?”

容羽闭了闭眼,声音沉下去:“不是有人,而是所有人。”

“什,什么?”

“遗弃之地其实很小,她当年被仔细照顾,想做什么事其实很难隐瞒,她也没有指望能瞒住,所以只是希望能拖一段时间,她知道我会和外公能很快赶来。”

“可是,她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族人们很快都知道了她的意图,然后,群起而攻之,她曾经热爱的族人,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听,直接将她送到白衣僧侣处,然后,对方毫不犹豫的提前将你的日轮崩毁”容羽眼里一片淡漠:“也许是真的被伤透了心,也许是看清了那些艰难求生的族人心里的阴暗,预料到他们必定会不择手段的利用她,预料到他们回去会引发更多人的死亡,她不再想要族人回去,生下你之后,自绝而亡。”

陈长生声音颤抖:“她是为我而死的?”

“对”

陈长生抬头看容羽:“她爱我,是么?”

容羽点头:“没错,她很爱你,很爱很爱你。”

陈长生便觉得眼泪止都止不住。

容羽神识微动,从小世界里取出一件东西,递给陈长生:“长生,这是她留给你的。”

陈长生朦胧中看出那是一个纯白的玉石,上面打了个孔,系了绳,可以挂在颈间。

“这是什么?”

“这是你母亲最喜欢的一件饰品,她生前一直贴身带着的”容羽道:“而且,这是一块可以记录声音的玉石,她给你留了话。”

陈长生睁大眼睛,容羽温声道:“注入你的血和真元。”

陈长生几乎是慌乱的划破自己的手,然后便听到了四个字

“好好活着。”

陈长生又滑了一道,还是那四个字,于是他又划,来回好几次,终于确定,只有这四个字,他的母亲只留给他四个字

“好好活着。”

这声音那样纤细那样温柔,陈长生都可以想象有这样美丽声音的人会是多么的温柔善良,眼泪夺眶而出。

陈长生抓着那块玉石,忍不住问:“当年,她最信任的人是谁?”

容羽沉默不语。

陈长生抓着容羽问:“是送给她这块玉的人,是不是?”

容羽叹口气:“他是她的恋人,你母亲收到这块奇玉极其高兴,却没有想到,这块玉不仅能保存声音,也能传送声音。她有了你之后便和恋人分开,将所有的思绪都说给这块玉,所以……”

容羽没有继续说,陈长生下意识的问:“这块玉,是谁送给她的?”

陈长生隐隐感觉到了什么:“是,那个白衣僧侣?”

容羽微微叹气。

“所以她才会被说服,所以你才来不及”陈长生慢慢道:“从一开始,她就被恋人背叛。”

陈长生情绪激动,握紧了那块玉:“他是最坏的人!”

容羽拍拍他的肩,传递着无言的安慰。

当年的遗民生活的太过艰辛,想要回来的愿望极其强烈,甚至愿意为此而小小的不择手段牺牲一个孩子,倒也无可厚非,可是当事情发生时,所有人下意识的选择,直接暴露了最险恶的人心,让一个对世界充满爱意的美好女子从此失望,更何况是陈长生。群众的暴力,从来都是最可怕的。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