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61

纯发糖


离山。

清晨第一缕阳光进入屋子,容羽便立刻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却被温暖的触感惊醒。

秋山君好笑的看她满脸满眼的惊讶,问:“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容羽眨眨眼:“你怎么还在?想做昏君从此不早操了?”

离山弟子修行极为刻苦,秋山君作为大师兄对自己的要求更是严格,虽然他没有干涉过容羽睡懒觉,但自己从来都是风雨无阻的定时早起,容羽不止一次的感叹他定力超群,居然扛过了温柔乡的诱惑。

秋山君闻言笑,倾身亲了亲她,道:“离山周围风景秀美,今日我陪你去游玩。”

容羽问:“怎么想起来去玩了?”

不是说秋山君不能游玩,主要是离山上下修行勤勉,容羽一直以为他是绝不会自己放假偷懒的。

秋山君笑这揉揉她的发,没有回答。

容羽虽然和陈长生以及皇帝陛下同出一门,但是不论性情还是习惯都天差地别,陈长生和余人性情都有些木讷,不善与人交往,可容羽精通此道,陈长生和余人生活认真严谨,如清风一般,可容羽,骄纵任性肆意妄为,如夏花般绚烂耀眼。离山是上下勤勉修行的山门,即使有苏离这个小师叔,整体剑意锋芒极盛,但,还是认真修行简朴生活的门派,而容羽极随意极懒,修行早已停止,看书论道更是没有兴趣,又因为辞职而一身轻松无事可做,每天除了吃喝睡觉之外,就折腾折袖和南客,苟寒食等人根本拦不住容羽,唯一能阻止容羽的秋山君,为了个人私利,调停的很是敷衍,于是翠谷里一片雀飞狼跳。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容羽很无聊,相当无聊,极度无聊。

虽然她不说,但是秋山君感觉的到。

容羽问:“嗯……你和师父说过没有?”

秋山君继续道:“就是师父催我的,放心吧,离山不是你想的那般古板。”

容羽眨眨眼,道:“其实不是古板的问题。主要是你的名声太好了,大家对你的期望也太高了,所以不能接受你有任何一点瑕疵,如果你有,那也只能是别人的过错,譬如。”

容羽指了指自己:“我”

“婚前性行为是这个时代所有世人不齿的行为”容羽叹口气:“我们能想得开,或许师父也能,但是绝大多数人,绝对不能。”

秋山君问:“那你还不肯嫁?”

容羽转转眼珠:“不要!我才不要因为被人的眼光就嫁人!”

秋山君早已习惯她五花八门的说辞,也不纠结:“既然你醒了,那,起床?”

容羽闭了眼摇头:“再睡一会,我没睡够。”

秋山君问;“怎么这么能睡?”

容羽咬牙:“那不都怪你!”

秋山君笑:“可是我和你一起睡的啊!”

容羽恼羞成怒,抬脚就踢,秋山君眼明腿快的压制住,然后肌肤相触磨蹭,身体就有了反应。

容羽更是恼怒:“你!”

秋山君笑着就亲上去:“不是你说的么?早上会更敏感。”

容羽极力躲着不让亲:“我要睡觉!”

她挣扎的剧烈,秋山君最后用身体压制身体,又亲又哄

“乖,一会再睡,反正你这会也不好睡。”

容羽愤怒,不肯:“讨厌!不要!”

秋山君不管她,继续亲。笑闹了好一会,容羽还是从了。

一场情事过后,容羽软软的趴着,还念念不忘:“你好讨厌啊!”

秋山君懒洋洋道:“嗯。”

“讨厌!”

“嗯!”

“陪我!”

“嗯。嗯?”

“明天也要陪我!”

原来在这儿等着呢!秋山君笑着亲,摸摸这儿揉揉那儿,满心的欢喜

“好。不止明天,以后都陪你。”

容羽这才笑了,放松自己睡觉。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