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67

圣女峰。

徐有容听到这里也问:“为什么?”

容羽一双眼睛干净无比,语气理所当然:“我为什么一定要怀孕生子?”

徐有容被她噎的说不出话。

容羽继续认真道:“这是我的身体,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决定要不要孩子,什么时候要?”

徐有容忍不住问:“你不是很喜欢师兄么?”

为什么不愿意为师兄留下子嗣?

容羽依然一脸的理所当然:“我是喜欢他,可这和生育有什么关系?我喜欢一个人是我自己的事,最多加上对方,这和孩子有什么关系?”

徐有容无法理解,只好问:“你不喜欢小孩子?”

容羽眉目宛然,没有任何犹豫道:“不喜欢啊!”

徐有容无言。

她其实很难想象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女子,喜欢和爱是分开的,男人和家庭孩子也是分开的,甚至根本就不喜欢小孩子。很少有人会不喜欢小孩子,反正徐有容是没有见过,包括天海圣后和她自己,也是喜欢小孩子的。

“所以,你是因为不喜欢孩子所以不愿意生育,而不是不想为师兄留下子嗣?”

容羽安静想了想,道;“不是,二者都有。”

徐有容心想你怎么就这么别扭,却听见容羽解释道:“我不喜欢孩子是真的,我现在不想让我们的关系中出现孩子也是真的。反正,我就是不想生孩子,不行么?”

徐有容相当的无语,可看着她清澈的眉眼里没有一丝丝的激动或是赌气,又觉得也没有什么。她自己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又哪里需要别人操心?何况她说的也对,这是她自己的身体,要不要生孩子,什么时候生,给不给谁生,都应该是自己的决定。情之所至或是意外之喜都可以有,但如果自己不想要,也无可厚非。

“行,你自己想好就行。”徐有容说罢有些犹豫道:“只是师兄……”

容羽听了就炸毛,直接搂被子闭眼:“我要睡觉。”

徐有容就觉得自己是收养了只猫科动物,一个眼神不对对方就不理了,可这只猫科动物又不真的是自己的,徐有容还不能真的把她给惹毛,于是只能耐着性子,慢慢来。

 

徐有容放下食盒,问“你已在我这里住了数十日,可想好了?”

“没有啊!”容羽双手抱膝坐在石头上,闻言侧头,一脸的理所当然。

徐有容算是真服了她了。

什么叫鸠占鹊巢?

什么叫无理取闹?

这些日子容羽吃她的住她的用她的,还使唤她的同门使唤的极为顺手,可任凭徐有容尝试了多少次了解情况,她就是避而不谈,撒娇打滚无理取闹威逼利诱甚至绝交,反正她就是什么都不说,还不让她去问秋山君。

徐有容心道自己可真是听话啊!

“对了,今晨听闻师兄已经高热不退近十日,离山前后请了三四位大夫都没用”徐有容道:“我打算去看看。”

容羽漂亮的眼睛翻了个白眼,轻哼:“你当我傻呢!他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高热,还十日?你是去看望他还是见他最后一面?”

徐有容被这简单粗暴的话噎的许久说不出话,自己缓了口气才道:“听说之前几日是受凉,师兄自己瞒着,连药都没吃,前两日同师兄们练剑时突然晕倒,之后便一直高热昏迷不醒,师兄们这才知道大师兄病了,连忙去镇上请了大夫,可请了三四位大夫,换了几次药,高热一直不退,人也还在昏迷。”

经过这些天修养和缓冲,容羽不再像之前一般听见秋山君的名字就炸毛,只是安静听完后,翻了个漂亮的白眼:“你这是听说?”

徐有容没想到她这种时候都能如此灵敏,尴尬了一下,但为了师兄的幸福,还是干脆的服了软,坦白道:“好吧,我已经去看过了,确实……”

容羽眼睛瞪圆:“你去见过他了?”

这小祖宗炸起毛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徐有容连忙道:“我没有告诉师兄!再说师兄还在昏迷,我说了他也不知道。”

容羽这才移开视线,过了一会,轻声问:“怎么样?”

徐有容悬着的一颗心微微安了安,故意添油加醋道:“确实很不好,如果这次的药再没有作用,那就真的危险了。”

容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哦”

徐有容又摸不透她了。

说来也怪,容羽素来嬉笑怒骂从不掩饰,就算是现在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可徐有容此刻却无法猜透她。

真是个妖孽般的女子!

徐有容心里叹口气,起身将容羽吃剩的碗筷放进食盒里,然后提起食盒离去,不过只走了两三步,又回过头来

“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师兄如此情形。要不要去看师兄,你自己看着办吧!”

 

徐有容一走,容羽似乎对落日余晖的美景突然失去了所有兴致,头一低,整个人便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

时间安静的流过,某个瞬间,容羽的身体毫无预兆的动了动,慢慢的,抖动的越来越厉害,然后,完全的颤抖起来。

容羽猛地抬起头,死死的咬着牙,用力到整个手掌都发白,漂亮的眼睛里已经没有悲伤,全部都是痛苦。

保护罩无声启动,生命本源的气息不断进入她的体内,带来安抚和愉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慢慢平复下来,身体一步一步的放松,眼里的痛苦缓缓散去,这才放开牙齿,小口小口的呼吸,然后变成喘息,再然后,眼泪无声流下,将痛苦变成了悲伤。

不是不知道那一日他们都失控,也不是不愿意理出头绪,只是每一次的尝试,都会心痛到直接触发保护机制,如果她持续想下去,就会被强制休眠。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人,痛到突破极限,可即使这样,她依然忍不住关心他,依然想去看她。

容羽以前从不明白爱是什么,此刻却清晰的知道,自己爱上了秋山君。

愿意为他生为他死,愿意放下原则愿意原谅痛苦。

原来,是这样啊!

容羽看着漫天星辰,眼泪止不住的流。


写容羽不喜欢小孩子不是为了宣传什么女权主义,只是容羽这个人所有的特性而已,希望大家不要误会。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