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68

这一段  狗血,但是不是大家想的那样


秋山君的确病重,高烧连日不退,人也陷入昏迷,请了大夫灌了药,依旧不见好转,离山七律们都心焦不已,容羽便是这时候回来的。

那一日的争锋相对还历历在目,苟寒食也没能控制住自己,一板正经的行礼:“见过公主”

容羽并未理会他,看他手里端着药,伸手拿过,神色淡淡:“我来吧。”

苟寒食还想要为难她几分,但她已经径直走进去,苟寒食看她的背影,心下叹息,往七间那里去。

容羽是个女子,他想要帮师兄留下她,最好是七间出面。

 

容羽看着秋山君,几日不见,他形容憔悴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听说是夜里吹风受了凉,他此番这般,全是因为自己,容羽心里又软又痛,终究是不放心,伸手抓他的手诊脉,却不想还没碰到他就被他突然抓住,容羽惊了惊,抬眉,却见他眉头紧蹙,嘴唇张合,额上汗渐渐沁出。

应该是做了梦,容羽方松了口气,秋山君却突然抓的更紧,声音大了起来,这下容羽听得清楚,他说

“有容,对不起!”

如入冰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容羽终于从呆滞中回过神来,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冻住了,痛都没有知觉。

“就那么难忘么?”

话一出口,泪便落下来,很快的,身体回暖,痛一点一点的蔓延,心脏像被人拿着针不断的刺入,全身都忍不住的颤抖。

 

待容羽终于平静下来,药已经完全凉了,容羽叹口气,用真元温了一遍,拿了勺子给他喂。

虽然她心痛不已,却也不打算对他怎么样。

却不想秋山君重病之中性子也变了,死活不肯喝药,就是灌进去也要吐出来,容羽耐着性子哄了又哄,就是不管用。

容羽握着变凉的碗,忍不住道:“怎么和我一样啊!”

然后便不可抑制的想起过往七年里,每次她生病受伤都这么耍小性子,不论白天黑夜,秋山君总会照料她,耐心细致,若遇到她实在骄纵油盐不进,他纵使生气,也没有厌烦。便是前几日她一怒之下把秋山君的传家宝直接扔的粉碎,他气恼至极,却更关心她。

往事一件件浮现,容羽心里一阵暖一阵冷,鼻尖一酸又想哭。

“也罢”容羽含着泪看他:“这七年你照顾我良多,这一夜,便由我照顾你。”

将手中的药再热一遍,容羽仰头喝下一大口,弯下身子口对口的喂给秋山君,他觉得苦不肯咽下,容羽便伸出舌头与他纠缠,于是秋山君便只顾着亲吻,顺利的咽下了药。

只是待想要离开的时候,男人却不放手了,长臂一伸便将容羽抱在怀里,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容羽一个不慎,药碗脱手落下。

“不要”容羽挣扎,才知道他一直不能忘情,她怎么可能愿意同他如此亲密:“秋山君你醒醒!不要!”

可是身体的记忆太熟悉太深刻,容羽刚挣脱他的右手,便感觉衣衫一松,男人的左手已经探进来,抱着她转一圈,便成了男上女下的绝对压制。

秋山君胡乱亲着咬着揉捏着,容羽很快就感觉身体热了起来,反抗的更是激烈,可是她拳打脚踢他便用力摁住,她用真元招式他便见招拆招,到最后容羽双手被他举过头顶摁住,身体被他压制,双腿之间是他的腿,根本合不上,容羽的反抗只能让摩擦更剧烈。

“秋山君,我不要!我不愿意!你醒醒啊……”容羽没有想到他便这样冲进来,当下疼得失声痛呼。

“别哭啊!”秋山君满是疼惜的亲着那些泪水,动作极为轻柔:“我道歉,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

有容,对不起

心中一片绞痛,容羽完全无法控制眼泪,痛哭出声。

每一次的爱抚都是伤害,每一寸的快感都像一把利剑一般刺入心脏,可容羽居然还在留恋他炙热的体温和温暖的怀抱。

渐渐的,便什么都不想了。

这样一场强烈而绝望的情事,既让秋山君精疲力尽沉沉睡去,也让容羽的心碎成灰烬。

秋山君,我爱你,但是,到此为止了。

 

翠谷崖顶,容羽迎风而立,看着远方的朝阳的慢慢升起,直至金光大盛,遍洒人间,声音也多了起来,叽叽喳喳的虫鸟叫,起床声,剑声,这座山活了起来。

容羽呼了一口气,感觉心中郁郁散了些,开口问:“现在还想劝我留下么?”

七间哇的一声哭出来,拼命摇头:“我不劝了,容姐姐对不起,对不起……”

容羽回过头,见她哭的梨花带雨伤心不已,微笑:“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快别哭了,不然你师兄要以为我欺负你了!”

七间却哭的更凶了,嘴里慌乱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容姐姐,我……大师兄他怎么能!……”

“昨天果然是你!”容羽叹口气,昨日她其实听到了脚步声,只是当时身处惊愕痛苦之中,没有理会。

七间哭的伤心,容羽便也没哄,静静等她哭完,然后才温声道:“七间,这不是他的错。我今日来,就是想请求你,不要告诉他昨天的事。”

七间眼里又有了泪:“容姐姐?!”

容羽眼角有泪,笑的却明媚,一边说一边转身:“爱情是最无可奈何的事,爱一个人和不爱一个人,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只是不爱我,并非故意伤我,错不在他。他依然是你从小认识信任的大师兄,完美的没有一点瑕疵。”

容羽负手看着漫天的金色,眼前慢慢的模糊,声音轻的很温柔:“我也曾苦苦追求而不可得,也曾对一颗真心弃之如履,我爱过,也不爱过,有人爱我,自然也有人不爱我,他不爱我,我并不怪他。”

“可是七间,他是一个那么骄傲的男人啊!如果他知道昨日发生了什么,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他的信心会毁于一旦”容羽回过头道:“七间,我不想毁了他,我想你们也不想毁了他,所以,不要告诉他昨日发生了什么,也不要告诉他我来过。”

七间含着泪点头,真心道:“容姐姐,你一定会幸福的,一定会的!”

容羽被她逗笑了,洒脱傲然:“那是自然,我从未怀疑过这一点。”

七间抬头看她隐在阳光里的绝美面容,竟有些痴了。

 

处理了七间,容羽没有再去圣女峰,而是去了小世界。

在温泉里泡了许久,一个玉瓶凭空出现,容羽伸手拿过来,对着这瓶引发他们吵架药看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拔开塞子倒出一颗,正要吃,眼眶却渐渐湿润。

经过昨晚,纵然她不会再和他再有牵扯,可此刻正是感情最为炙热之时,又岂是说不爱就不爱的?

犹豫再三,容羽将手里的药放回瓶中,眼泪刷的流下来。

她舍不得了。

从来狠心绝情的人,居然在这种对方不爱,强暴之后,对可能的隐患无法做出处理的决定,她居然真的舍不得了。

容羽猛地拔开瓶塞,仰头将所有药都倒进嘴里,咬都没咬,直接咽下,直到药都进了胃里,直到唇齿之间再也感觉不到清香,容羽才扔掉了瓶子,抱着双膝,埋头失声痛哭。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