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69

秋山君清早便退了烧,到了下午,已经清醒过来,离山七律全部闻讯赶来,连七间都来了。

秋山君却没有理会师弟师妹的关切,直接问苟寒食:“昨日谁来过?”

七间心下一紧,立刻唤了声二师兄,然而已经晚了,苟寒食已经一脸当然的道:“公主来过了。”

秋山君了然点头,他刚醒便发现自己的身体被打理过,连床被都换了,这种细致的活不可能是苟寒食做的,听到是容羽便放下心,又欢喜起来:“她人呢?”

苟寒食和师弟们看一眼,如实道:“已经走了。”

“走了?”秋山君问:“去哪里了?”

苟寒食摇头:“不知道,她是悄悄走的。”

秋山君的目光便暗淡下来。

 

又过了两天,秋山君身体基本恢复,亲自去了趟圣女峰。

徐有容见到他很是奇怪:“师兄怎么来了?”

看他气色好多了,又笑道:“一点小忙,不值得师兄刻意跑一趟。”

秋山君见她这样反应,脸色变了变:“她不在你这里?”

徐有容闻言微异:“她前两日不是离开去看师兄”

看秋山君脸色立刻变了,徐有容意识到事情不对:“发生什么事了?她没有去?”

秋山君摇头道:“她来过,然后就走了,我以为她在你这里。”

“她先前是在我这里,可是自那日离去便没有再回来,我以为她在师兄那里。”看秋山君脸色苍白,徐有容温言道:“她既然愿意去看师兄,想来心里是有你的,师兄大可不必如此担忧。”

秋山君听了这话,只觉得身体一阵阵的发冷。

“不是的”秋山君缓缓摇头,心渐渐沉下:“她不来你这里,就是不想我找到她。”

徐有容眉心微蹙,不明白不来她这里和不想让秋山君找到她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

秋山君嘴角扯出一个笑:“师妹,她来你这里,就是没打算瞒着我。”

徐有容听明白了这句话,但还是有些不明白。

秋山君解释:“我们吵架她来你这里,是因为既能暂时离开,又不至于让我怀疑。”

徐有容更不明白,秋山君叹口气:“吵架之后生气不想见我,所以离开离山。但是她又不想真的让我完全找不到,除了你这里,就是京都,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尤其京都还在皇城脚下,她一去皇帝陛下就会知道,但来你这里,我不会有任何的猜测和怀疑,因为你心里是向着我的。”

徐有容无语望天,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容羽这种生物,盛怒之下居然还能考虑到这么多事!

徐有容亲自送秋山君下山。

一路无话。

下了山,秋山君自动停住,徐有容也随之停下。

“就到这里吧”秋山君朝徐有容施了一礼:“先前她身上有伤又心情欠佳,麻烦你了。”

徐有容对他们两个如出一辙的客套无语:“毕竟我和她也是朋友。”

虽然这朋友当的活像个妈。

徐有容想一想,还是道:“她说,她根本不喜欢小孩子。”

秋山君一愣。

“不喜欢小孩子?”秋山君下意识的重复,然后突然反应过来,问:“她还说什么了?”

徐有容摇头,容羽不想说的话,她哪里能问的出来?

犹豫再三,还是多了嘴“师兄,我其实不大明白你们之间的事,但总是觉得,容羽身上有太多秘密,你们可能,缺乏沟通和理解。”

秋山君沉默一会,再行了一礼:“我知道了,多谢师妹。”

徐有容坦然接受。

她为了这两个人简直操了二十年来都没有操过的心好么?

 

翠谷。

七间刚和折袖用过饭,正要去走走,却在院中见到了苟寒食。

“二师兄?”七间不解:“你怎么来了?”

苟寒食看向折袖:“我有事同师妹说,你回避一下。”

折袖看一眼他再看一眼七间,转身离开。

“折袖!”七间下意识喊了一声,然而折袖已经走远了,七间咬咬唇,微低了头:“二师兄要同我说什么?”

“容姑娘去哪里了?”

七间笑:“我怎么知道啊!”

“她走之前来见过你。”

“容姐姐是来见过我,可是她真的没有告诉我她去了哪里。”

苟寒食盯着她半响,道:“大师兄今日去了圣女峰,得知容姑娘来离山前一直在圣女那里。”

这个七间也不知道:“哦?那她现在不在么?”

苟寒食摇头:“来过离山之后,她就消失了。”

七间哦了一声,不说话。

苟寒食加重了语气:“七间,那是我们的大师兄!”

七间眼圈便红了,低着头沉默。

苟寒食忍不住问:“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容姑娘来了又走了?我让你去劝,怎么把人劝走了?”

“二师兄你别问了!”七间摇头:“我不会说的,这是为了大师兄好!”

“为了大师兄好?”苟寒食愠怒:“大师兄对她有多好心里多牵挂她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可她做了什么?将师兄的一片真心弃之如履,没有任何交代便消失不见,现在居然还能让你维护她,她可真是心狠啊!”

“容姐姐才不是狠心!”七间抬头反驳,眼眶里都是泪:“明明是大师兄亲口说不爱容姐姐,她留下来做什么?”

“你说什么?”

苟寒食愣住,脱口而出后才感觉这声音不对,师兄妹立刻回头,却见一旁的树后走出一个人,正是脸色苍白的秋山君。

 七间呆住了。

秋山君大病初愈,身形还有些单薄,又因为找不到容羽而神色郁郁,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目光紧紧盯着七间,站定后又问了一句:“你方才说什么?”

秋山君有一双明亮的眼眸,身姿气度无人能及,故而七间从小就对秋山君有着敬仰之情,此刻秋山君目光灼灼,刻意对着她施压,七间很快便支撑不住,低下头不看他,勉强道:“没,我没说什么?”

秋山君垂眸看着明显藏着事的小师妹,声音不自觉变得严厉:“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话?!”

七间抖了抖,苟寒食看不过,低声唤了句大师兄。

秋山君深呼吸,放软语气:“七间,我什么时候说过不爱她的话?”

七间吸吸鼻子,还是不说。

苟寒食也着急,拉了拉七间:“小师妹,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你说出来大师兄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我不会说的!你们不要逼我了!”七间抬头看秋山君,眸中泪眼盈盈:“容姐姐不想毁了你,大师兄,若是你心中还对她有些情义,就不要问也不要找她了。”

秋山君嘴唇颤抖着问:“为什么?”

七间重新低头不答。

“为什么?”秋山君感觉心脏被抓紧,呼吸都不顺畅:“那时候我在昏迷,说的话如何能当真?”

“可不正是因为在昏迷中,说的才是真话么?”七间闷闷道。

秋山君深呼吸:“我到底说了什么?”

七间不答。

不论秋山君和苟寒食怎么询问,七间只是摇头躲闪,就是咬住唇不肯说,苟寒食都生气起来,声音不自觉拔高,准备就胳膊肘往里拐还是往外拐这个问题好好探讨一番,秋山君却伸手拦住,笑得很是凄凉:“罢了,不必逼她了。”

七间诧异抬头,却见秋山君站直了身体,抬手正衣冠,端端正正的朝她行了一个大礼,顿时大惊着向后退两步:“大师兄你做什么?”

“大师兄!”苟寒食也呆住了。

秋山君充耳不闻,连续行了三个礼,然后才道:“我求你,将那日的事情告诉我。无论真相如何,我都会承受。”

七间慌忙的回礼,都快哭了:“大师兄你别这样,我受不起!”

秋山君目光平静,语音平和:“那是要我跪下来求你么?”

说着手掀衣袍便要跪下,苟寒食脸色大变伸出手要阻止,秋山君却似是能知道同样出手阻止,两个人换了一招,秋山君便稳稳当当的跪在了七间面前。

七间吓坏了,腿一软连忙也跪下来:“大师兄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呀!”

然而七间的修为如何能和秋山君比,她根本拉不动他,七间终于承受不住:“我说我都说,大师兄你快起来啊!”

秋山君确认了一遍:“真的?”

“真的真的”七间哭着道:“我不骗你,大师兄快点起来!”

秋山君撑着苟寒食和七间的手起身坐下,苟寒食自动走开回避。

事情的始末由七间说出,每听一句,秋山君的脸色便白一分,听完后,整个人如霜打雷劈般呆愣住。

七间小心翼翼的看着秋山君惨白的脸色,想着容羽说的话,心下无比担忧,求助的看了眼苟寒食。

苟寒食微微摇头,这种事情,实在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于是两个人只能担忧的看着自家大师兄。

也不知过了多久,秋山君终于有了动作,撑着剑勉强站了起来,苟寒食和七间也跟着站起来。

秋山君先看了眼七间,声音平静“我知道了,谢谢!”

七间连忙摇头,秋山君已经看向苟寒食:“参加大朝试的人选确定了吧”

苟寒食不知道他的用意,如实道:“人选和带队长老都已经确定,过几天就可以动身了。”

秋山君道:“不用麻烦长老,我亲自带队去。”

“啊?”苟寒食惊讶:“大师兄要参加大朝试?”

这话说出去连苟寒食都觉得好笑,于是连忙换了说法:“你想大张旗鼓的去京都?做什么?”

秋山君却没有回答他,淡淡道:“让白菜也去,我没兴趣做外交。”

秋山君说罢便走了,苟寒食和七间互相看一眼,都有些心疼白菜。

大师兄这明显就是寻个由头要光明正大去京都,所以白菜明着是去帮助秋山君,实际上根本是去负责全部,大师兄明摆着是去当甩手掌柜的。

苟寒食叹口气:“还是我也去吧。”

七间抓住他:“二师兄,大师兄去京都做什么啊?”

“还能做什么?”

找人呗!

可是都说出那样的话了,找到了人又能做什么?

苟寒食摇着头走了。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