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70

抱歉抱歉,昨天忙,忘了更新了


大朝试。

自从陈长生那一届大朝试在教宗青叶里秘密举行,往后的大朝试便都在青叶里。而各方各派的长辈长老们则在昭文殿里观战。

圣殿。

容羽一身盛装,妆容精致,美丽漂亮不可方物,在圣光下宛若神邸。

安华进来通报说关白到了。

“让他进来”容羽吩咐道。

“是”安华准备离开,这些年容羽充分证明了她的能力和忠诚,教宗和陛下也充分并且用雷霆手段证明了他们对于容羽的绝对信任,故而安华早已将容羽的话等同于陈长生的话,而陈长生也从未提出过异议。

可安华没有想到这一次陈长生提出了异议。

“等等!”

安华停下,容羽也奇怪,回头问:“怎么了?”

陈长生让安华出去,目光中再也藏不住焦虑和担忧:“师姐,这一次离山参加大朝试的弟子,由秋山君亲自带队。”

“恩,我知道”

容颜依旧,眉眼带笑。

陈长生在这种事情上从来都是菜鸟,当下便兜不住:“有容都和我说了,你若是不想见他,不如我去吧。”

容羽便笑了,拍拍陈长生的肩:“长生啊,意图太明显了!”

陈长生一愣,容羽已经转身往出走:“我能分得开工作和感情,不必忧心。再说他毕竟是秋山君,人族骄傲,我们还能老死不相往来啊!”

陈长生看着她挺直的背影和摇曳的裙摆,叹气。

虽然说圣后是很了不起的女人,徐有容是最像圣后的人,可是女人做到容羽这样的,陈长生也是相当相当的佩服。

 

昭文殿。

容羽和关白一出现,就引起了全部人的注意,这其中,尤以秋山君为主。

有些日子没见,容羽似乎清减了不少,她穿着重复繁杂的国教教袍,腰间系带轻轻松松的系上,便显出玲珑身形。

走近了再看,她脸上妆容精致,衣着配饰无不精美,行走间环佩叮当,淡淡的花香散开。

因她国教和公主的双重身份,人们纷纷起身行礼,秋山君也随之行了一礼。

“起吧。”

云想衣裳花想容,美人如花隔云端。

相处多年,他从未见过她这一面,她也一直顾着他,从不会在他面前展现这一面。可是今日一见,她虽无天凤血脉,却宛如凤凰涅槃般光芒四射,耀眼无比。

秋山君心里一跳,全身血液便沸腾起来。

这样的她,让他更加心动,更加欢喜。

秋山君的眼里出现爱慕,所有人都看的出来,可容羽看过来的眼神,却只是明眸浅笑,眉眼宛然,没有丝毫动摇。

“秋山君,请吧!”

秋山君便觉得一颗心被她抓紧,呼吸不上来。

离山素来是最受瞩目的一派,这次来的还是秋山君本人,他和容羽还是情人,故而他的座位直接安排到最核心的位置,也就是直接在容羽的左手边。

容羽对此并没有提出异议,和关白一道坐下,专心致志看比试。

 

大朝试持续几天终于结束,昭文殿里的人散开,秋山君大步赶上抓住容羽,无视一边的关白直接开口:“我有话和你说。”

关白诧异的看看他们,秋山君抓紧了人,心里已经想过无数种她抗拒的对策,却不想容羽微笑对着关白道:“你先去吧,排名出来先给我看一眼。”

关白眼里尽是好奇的走了,容羽动了动胳膊没抽动,微微蹙眉:“放手,你弄疼我了。”

秋山君松了松力道,不放。

容羽好笑:“既然让你找到,我便不会跑的,有些事终究要说清楚,跟我来吧!”

秋山君的心沉到了谷底,他想过再次见面她会躲避会抗拒,被他明着强迫她会生气会骂他甚至会直接动手,可他唯独没有想过她会是这样的态度,仿佛他们之间,从未有过什么。

那样熟悉的眉眼中,再不见爱恨嗔痴,仿若一面湖水,平静温和。

平静是一种强大而可怕的力量,那代表着放下。

秋山君心里一阵阵的恐慌。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