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71

情侣吵架,最俗套的剧情,最简单的爱恨

另外,不要催我,作为一个二战考研人来说,我没有弃文已经很不容易了。。。。


容羽在离山的寝殿虽然未必是最大的最奢华的,但绝对是最好的最用心的,然而秋山君并没有观察欣赏这些,进入寝殿后容羽方遣走了侍奉的教士,秋山君便一个用力将容羽抱在怀里亲吻,手上毫不客气的撕衣服,完全是强暴的行径。

容羽如何能肯,拼命挣扎反抗,可她越是挣扎,秋山君下手便越重,到最后尽是将她抵在一个柱子上准备强上,容羽终于被激起了怒气,手链启动,防护层瞬间将秋山君弹开,与此同时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秋山君脸上,容羽余怒未消,恶狠狠骂:“混蛋!”

秋山君摸了摸疼肿的脸颊,却笑了起来,是一种放心的释然的笑,然后,居然又走过来抱容羽。

容羽几次反抗都没用,只能任他抱着,固执的没有撤保护层。

秋山君将头埋在她颈间,深呼吸汲取她的气息,然后才道:“我可真怕你就此放下了!”

容羽怔怔落泪:“所以呢?我活该一次次的被你欺负,让你想着徐有容强暴我么?”

想起那一夜的事,容羽的心像是被万剑穿过,痛得阵阵发颤:“秋山君,我从来……”

容羽微微抬头,眼泪却不由自主的落下:“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怀里的娇躯不断颤动,泪水晶莹剔透,仿佛是落在秋山君的心上,灼烧出片片黑洞。

“原来那一夜是你!”秋山君恍然:“我一直以为是一场梦!”

容羽仰头看着屋顶,泪水簌簌而下:“不然你以为是谁?徐有容么?那真是抱歉,让你失望了!”

秋山君猛地将她紧紧按在怀中,轻斥道:“这么可能?我只有你,过去,现在,未来,都只有你一个!”

“呵!”容羽笑得比哭都难看:“所以我还得一辈子忍受你同床异梦?你做梦!想都别想!”

最后说的又狠又急,秋山君心里亦是一颤,忍不住叹:“你啊你!怎么就这么狠!简直翻脸无情!”

容羽苦笑“好啊!我心狠!我无情!我冷酷!都是我的错!”

“我不是这个意思!”秋山君连忙道:“你别多想!千万别多想!我爱的人是你,就是你!”

容羽真是无语:“都那样了!秋山君,你都说出那样的话了!你别自欺欺人了!你不爱我我又不怪你!”

“就因为一句‘有容,对不起’你便这么确定!”秋山君急急道:“傻瓜!我说的是‘有容,对不起,我爱她!’”

“呵!居然还有别人!?可以啊秋山君!藏的够深的啊!”容羽无话可说:“算我有眼无珠!那你还想怎么样!?”

秋山君被气笑了:“这辈子我只喜欢过两个女子,有容已经是过去,我说的是我爱你!是你!就是你!那一夜我梦到的也是你!你的聪明才智去哪里了?”

容羽抬头看着屋顶的画,眼前一片模糊,深吸一口气:“继续!”

这态度这警觉这思维,秋山君为他刚才说的话而后悔,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们吵架之后,我心神不宁的想了一整夜,吹了一夜的风,然后就病倒了。那天你去的时候我在昏迷中做了一个梦,我梦见……”

“我梦见……”秋山君换了口气,艰难道:“我梦见有容反悔,回来找我,说……”

“说她弄错了,她爱的其实是你,和长生之间不过是一时冲动”容羽闭了闭眼道“这部分略过,你直接说结果吧!欣喜若狂还是干柴烈火?”

“我不开心。”秋山君的声音变得很沉:“听到有容说那些话,我也以为我会很开心,可是我并不开心,反而心里沉沉的。”

“然后经过百般思量斗争,追根溯源,你发现你已经爱上我了,徐有容不过是过眼烟云?”

“是!”秋山君点头,看着她的眼睛:“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爱上你了!纵使有容回来,我依然只想和你相守!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现在我爱的人是你!”

说罢,秋山君目光炯炯,满怀期待的看着容羽,却发现容羽脸上似乎也没有开心的迹象,一颗心沉下去。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容羽骇笑,好一会才缓过来,看着秋山君,一字一句,如冷锋一般:“秋山君,七年,整整七年,你才终于认识到自己爱的是我,徐有容从你生命中远去,这还是因为我们吵了一架我决定不要你了你才开始思考!”

容羽深呼吸好几次“可是秋山君,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要自己不要的东西!?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接受这样的你?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吃回头草?”

秋山君顿住,忽而用力抱住她:“就凭你爱我!你怨我也好恨我也好,但是你爱我你不要试图隐瞒!你的眼睛说不了谎!”

“没错,我是爱你”容羽看着他,目光莹然字字清晰:“但是爱情如同菜肴一般,是有保质期的,过期的爱意如同久置的菜肴,没人会稀罕多看一眼!我承认我依然爱你,但是这爱意已经过期,我会忘记你!”

秋山君脸色惨白,面如死灰,容羽目光清晰,寸步不让。

“今天我同意见你,就是想做个了断,秋山君,你我之间,到此为止。”

“好!”也不知多久之后,秋山君终于说出了一个字,后退两步,看向她,又道:“好!”

说罢,秋山君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去。

容羽连续几日劳累加上情绪大起大伏,身体已有些虚软,靠着柱子慢慢坐下来,看着空荡荡的寝殿许久,突然掩面痛哭。

 

“我不同意!”伴随着一阵脚步声,秋山君的声音骤然清晰,极为坚决:“我不同意!既然此刻我们相爱,就没有理由不在一处!我绝不放手!你……”

“你哭了?”秋山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柔和,他蹲下来拉开容羽的手仔细看,发现容羽抬起的脸上满是泪痕,他的心仿佛被打了一拳,明明痛的厉害,却满心只有欢喜:“你骗我的是不是?那些话是你故意说的对不对?”

“你别自作多情了!我没哭,哭也不是因为你!”容羽冷冷道,可带着哭腔,说出去连自己都不信。

秋山君才不信她,用力把容羽抱在怀里,说的话虽是埋怨,可语气都是欢欣的:“你恼我怨我你想怎样都行!但是不准再说那么伤人的话!我们之间怎么可能停止,你怎么可能忘得掉我?”

容羽笑:“时光漫长,没有谁忘不掉谁。”

“你想都别想!”秋山君原话奉还:“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忘记!绝不会!”

“呵!那可不唔……”

容羽话说到一半,嘴巴突然被堵住,一口气岔在肚子里,一阵绞痛,唇舌被强势占有,仿佛要将她生吞入腹,一丝一毫都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容羽本来就手脚发软,反抗的很是力不从心,秋山君又存了心思不让她逃脱,吻得愈发用力和霸道。

男人的气息和温暖怀抱让容羽的身体渐渐发软,可腹中岔气处越来越痛,头也一阵一阵的疼,胸腔里氧气逐渐耗尽,眼前慢慢模糊,直至完全黑暗。

感觉掌下的力量突然加重,娇躯没有了反应,秋山君猛然一惊立刻放开她的唇。

“容羽!容羽!”

摇晃几次,掐人中都没有动静,气息奄奄,几乎要察觉不到,秋山君连忙去把脉,果然是脉搏微弱,生机渺茫。

秋山君骇然,一边给容羽输送真元一边扬声吩咐候在殿外的教士去找陈长生。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