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72

心思郁结,劳累过度。

“你确定?”

虽然秋山君自己的诊断结果也是如此,但是一个好好的人就因为劳累两三日哭了一场便虚弱至生命危急的地步,他总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不太相信。

“我确定”被人质疑医术让陈长生很不爽,但是秋山君对容羽的关切他也是看在眼里的,好言解释道:“师姐的身体一直很虚弱,据师父说,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

“你师父?”秋山君微怔:“道尊还说了什么没有?”

陈长生道:“师父说,以她的身体,纵使是一直静养着也要用珍贵药材小心呵护,不知道她是如何能做到这么多事情的。说实话,这件事我也很奇怪。”

秋山君看这躺在床上的容羽,漂亮的面容苍白到有些透明,连四肢百骸都是痛的。

她竟是,虚弱至此么?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长生道:“早产,先天不足,师父说她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

公主曾经提过,她是早产儿,先天不足,是靠着珍贵药材才活下来的,睡觉的时候就会体温降低……

秋山君猛然想起离山之乱后七间说的话,心中懊悔不已。容羽身娇体弱他一直都知道,可总是忘记她其实根本受不得一点伤害,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她平日里那么聪明那么厉害,总是让周围人都忽略掉这一点。

“师姐最好静养,这些日子你们便住在这里,离宫所有的药材随意使用,便是离宫里没有的,师兄也可以告诉我。安华也留下来照顾师姐。”

“好,我知道了,多谢!”

“不用谢我,那也是我的师姐。”

秋山君点点头,手缓缓摩挲着容羽的手背,没有一点起身说话相送的意思,陈长生自行离去,走到门口回头看,只见俊朗男子拿起师姐的手,轻轻的亲了一下,百般柔情显露无疑。

 

陈长生一走,秋山君立刻道:“去拿些热水和干净的毛巾来,去买入松居的水果粥,拿一些她的贴身衣物,还有……”

秋山君一口气吩咐了十几项,安华倒也不抵触,一一安排下去。

“你们下去吧”秋山君道:“我自己就好。”

安华犹豫:“可陛下让我……”

秋山君抬眼看了她一眼,安华立刻住了嘴,低头应了句是,缓步退出去,直到走到殿外接触到阳光,这才缓了口气,却是打了个寒颤。

传闻秋山君声名在外,为人温和,可方才那个眼神,有着说不清的威压和淡淡的责备,这里是离宫,安华奉陈长生的命令,威压是不怕的,可是那责备,让她直接投了降。

秋山君的名字一直给她敬爱的教宗带来压力,她不希望因为她让秋山君对陈长生有了优势。

容羽其实说的没错,秋山君从小生长在世家大族,公子习性是有的,不过是到了离山后刻意收敛了起来,但只要他想,他可以命令很多人。

毕竟龙这个种族,天生就是王者。

不过安华一个小教士是不明白这些的,在外面犹豫片刻,往光明殿走去。

 

教士们送来了东西又悄悄离开,秋山君用温水打湿毛巾又拧干,仔细又小心的将容羽脸上的妆一点一点的擦干净,也不知道她用什么化的妆,哭成那样脸上依旧是精致完美的妆容。

清秀绝伦的面容慢慢露出来,秋山君心里一动,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脸,果然是记忆中美好的触感,秋山君深吸一口气。

比起盛装之下的明艳凌厉,他更喜欢却是她恬静柔软或者任性撒娇的样子,仿佛世间的丑陋都自动消失,只剩下美好。若是她难过哭泣,秋山君便愿意付出一切让她开心。

明明她位高权重,厉害到翻手为云覆手雨,可他却只想替她将一切都挡了,让她只做一个天真快乐的小女孩。

她强大到可以随意伤害到他,可他就是忍不住的怜惜和宠溺,秋山君自己都觉得奇怪。

擦过脸,秋山君换了条毛巾又开始擦拭她的身体,容羽不像陈长生那般有严重的洁癖,但是很爱干净,出汗或者亲密之后都要洗浴,秋山君一一擦拭过去,然后帮她穿上干净柔软的衣物。

收拾完这一切,入松居的粥也到了,秋山君扶着她坐起来,想喂她喝点粥,可明明人呼吸安稳,连续几天都没吃好,现在却对自己最喜欢的粥一口都不喝。

试了好几次都不行,甚至他想要嘴对嘴的喂下去也不成功,粥都是这样,药当然更灌不进去。

她的生命体征没有任何问题,脉象显示就是疲劳导致的昏迷,可是整个人却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不论是呼唤,还是疼痛。秋山君再想进一步尝试,就会触发保护层。

秋山君心里着急,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秋山君想了想,右手化掌为剑,运势将发,突然一道凌厉的剑意袭来,明显是不弱于自己的高手,秋山君眉心一蹙,反手对抗。

对方来势汹汹招招凌厉,秋山君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转瞬间两个人便过了千余招。

秋山君骤然收了手,沉声问:“陈长生!你在做什么?”

陈长生也收了手,警惕又小心的看着他:“我还想问你,要对师姐做什么?”

秋山君看他像看敌人一样看着自己,在回想起方才的场景,明白了。

秋山君看向容羽,陈长生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方才我并不是想伤害她,你别误会。”

陈长生满脸都写着他误会了。

秋山君只能无语的解释:“我只是想要用我的真血试试看能不能唤醒她。”

陈长生还是不明白。

秋山君对他这种不懂人心的愚笨第一次感到无语,继续解释道:“周园之变之后,她曾经因伤昏迷过一次,后来是师妹用真血唤醒了她。小羽说关键在于能量,当时情况和现在很像,所以我想试试。”

陈长生心想有容没告诉过她这件事啊!正要开口问,又想起当时他们还不知道彼此是谁,换了问题

“师姐只是劳累导致的昏迷,何至于此?”

秋山君道:“她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这可不像是正常的昏迷。”

陈长生侧头看了容羽一会:“我没明白。”

秋山君:“……我也不明白”


下一段有新人物哦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