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74

那边陈长生和唐三十六离开,这边秋山君已经打好了草稿,准备坦白以换取宽大处理,可惜对方毕竟是容羽的同胞胎哥哥,他对着那么相似的一张脸,心里先建不起防线,下意识先问:

“你是收到了我的信,所以才能这么快赶到么?”

男子一脸诧异中带着些微的惊喜:“你写了信求救?”

秋山君脸色微异:“你没有收到信?”

“这不重要”男子道,说罢看着秋山君:“你这件事干得漂亮啊!”

秋山君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秋山君再次准备坦白,安华正好送来了稀粥,于是两个人先放下这件事,叫醒了容羽。

这次醒来容羽的状况明显比方才好了一些,对外界的反应也更清楚,对安华是认识,对秋山君是排斥,对哥哥是信任和依赖。

鉴于此,尽管心里堵的厉害,秋山君还是站在一边,由他们两个人照顾她。

吃了些东西,容羽稍微有了些力气,清澈的眼睛看着哥哥,道:“风?你怎么在这里?”

男子轻笑着刮了下妹妹的鼻子:“谁说我是风?”

“云才不会这么无聊”容羽翻了个漂亮的白眼:“而且你要偷偷跑来看我,云一定是留在总部给你守门,或者假扮你瞒天过海。”

“就你聪明!”

容羽就笑,完全是个孩子。

盛凝风也笑了,摸摸妹妹的头,柔声道:“好了,你刚刚醒来,需要休息,睡吧!我不会离开。”

容羽听话的缓缓闭眼,刚刚合上,又突然睁开,看向站在一边一直沉默的秋山君,那目光里有太多东西,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秋山君一时间也没明白,但盛凝风显然是懂的,轻声道

“我不动他,你放心,都交给你处理。”

容羽安心闭上眼。

盛凝风转头对安华道:“从现在开始,这里全天必须有人守着,确保她任何时候醒过来都有人在!白天我会陪着,你去安排晚上的人,要女子,还要她非常熟悉。”

安华不由自主的看向秋山君,这些天,一直都是秋山君在照顾容羽,衣不解带,昼夜不停,可这个人一来就……

这兄妹两是一个模式的聪明,只一眼就明白了情况,对秋山君道:“我并非针对你,我没来之前都随便你,但我既然来了,便不能让你夜宿,否则不就是禽兽么?”

秋山君眨眨眼,接受了这个说法。

安华安静退下。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入夜盛凝风道了晚安准备走,容羽拉着他的袖子,睁着眼睛道:“陪我!”

盛凝风知道她这会很敏感很无助,柔声道:“你不要怕,今晚我已经安排了人在这里,而且我就在旁边的屋子,只要你叫,我就会过来。”

容羽不听,眼睛睁的大大的,重复了一次:“不要走!”

盛凝风还要说,容羽眼里突然水汪汪的,委委屈屈道:“陪我!”

盛凝风叹气,左右看看,对秋山君道:“你留下来。”

秋山君心想那你不是禽兽了么?

盛凝风沉默片刻后道:“让你留下我是禽兽,可我留下,大约连禽兽都不是吧!”

这又不是小时候,可以不分男女睡大通铺的!

秋山君忍不住笑。

容羽大约只是想要有熟悉的人陪着,对秋山君这个人选也没有异议。

盛凝风看她那懒得多想一步的样子,叹了口气:“那我先和他说一些注意事项。”

容羽点头,完全是个乖宝宝,盛凝风失笑,揉了揉她的发,容羽动了动,娇嗔道:“不要动的我头发!”

秋山君倒抽一口气——好可爱!他也想摸!

可惜盛凝风在,他有心也不可能行动。

 

深夜。

万籁俱寂,容羽在怀中安睡,秋山君难以入睡。

先前盛凝风拉他出去,像个老妈子一样仔细叮嘱了几十条注意事项,秋山君一一记下,只是越听越糊涂,终于忍不住问:“她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为什么他觉得他照顾的不是一个休眠刚刚被唤醒的人,而是一个巨型婴儿?

盛凝风再次沉默,就在秋山君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盛凝风开口了

“强制休眠是一种保护措施,但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尤其引发原因是心伤”盛凝风看了一眼秋山君,秋山君心神一紧,然而他却什么都没说:“休眠之后如果直接回到原来的情况,她依旧受不了,即使是我在也受不了,所以休眠之后还有别的保护措施。”

秋山君问:“什么措施?”

盛凝风道:“类似于休眠,只是减缓她的生活活性,她对外界的刺激反应迟缓,自身的能力、感情,所有她后天习来的一切都不到十分之一。她现在的状况,的确是很像一个巨型婴儿。高兴了就笑,不高兴就哭,想要什么都会直接说。”

秋山君微微蹙眉:“难道她一直都会这样?”

盛凝风自然看出他真心的关怀,笑道:“当然不是,就算我们愿意这么照顾她一生,她自己都不愿意。这是有时限的,她的灵敏度会慢慢恢复,当所有事情都用慢速度重复出现一次,一点一点的来,她就会整理好心绪,故而到了最后,就不会出现无法承受的状况。”

秋山君似懂非懂的点头,又问:“那她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盛凝风看他一眼,道:“这取决于她遇到的是什么事。”

秋山君明白了,最后问:“她,为什么会这样?”

盛凝风道:“早产,母体内受损,先天不足。”

这个秋山君知道,他下意识的继续问:“早产?早了多久?”

盛凝风道:“五个月。”

“五个月?”秋山君一惊:“寻常人怀胎十月才能瓜熟蒂落,早产一月都是十分凶险,即使算上一胞多胎导致早产,可早产五个月,她是如何能存活下来的?”

盛凝风道:“我也是早产五个月,不是照样活的很好么?小心看护就行,没有那么难。不过……小雨的情况的确是最特殊的,当年为了让她活下去,父母可谓是费尽了心血,可人力,终究难以完全弥补天生的缺陷。”

……

容羽呼吸浅浅,整个人蜷缩成一团依偎在他怀里,两只手还在胸前攥着他的衣襟,那么依赖,那么柔软,完全不是印象中的恣意强大。

他以前也曾隐隐对她怜惜,但都隐藏在自然而然的宠溺里,只能偶尔遇到特殊情况才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即使知道她先天不足,对她的怜惜也淹没在对她强大的赞赏里。

他从来都不曾想过,她原本竟然是这样一个,几乎比所有人都柔弱,比所有人都需要保护的人。

她是那样的强大,又是那样的弱小,她那般的绚烂,又那般的苍白。

秋山君仿佛能听见心痛的声音,他愿意倾尽所有换她一生无忧无虑,都可以像此刻一般在他怀中安睡。

秋山君低头看她,雪肌红唇,眉眼如画,他极轻极小心的俯身亲了亲她的额间,心满意足的抱着她闭上了眼。

阴暗中,容羽眼角突然滑过一行泪。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