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秋山心雨 176

我接下来要集训一个月,很可能更不了了


盛凝风听了后沉默良久,秋山君说出这件事,突然觉得心里一颗石头落下,安稳了不少。

过了一会,盛凝风道:“我想你弄错了。”

秋山君闻言惊了惊,立刻摆出虚心受教的姿势。

“你觉得小雨是因为不爱你或者不够爱你所以拒绝你,不相信你爱她所以会痛苦到,突破极限?”

秋山君仔细想一想,疑惑:“不是?”

盛凝风笑了:“不是。”

“她不想成亲不想生孩子,应该就是不想成亲不想生孩子,至于那个乌龙,以她的智商,只怕当时就发现了这其中的文章,还用得着你来解释?然后解释了还不相信?这什么狗血剧情?”盛凝风随口鄙夷了一句,然后道:“事实上,你把问题想得复杂了。小雨虽然能做到面面俱到滴水不漏,但她很多时候都懒得想,心智绝对不会超过五岁,尤其是对待亲近的人。”盛凝风说到这里有些咬牙切齿:“她觉得麻烦,就不做,比如成亲生子,觉得痛,就逃避,比如纠结爱恨的问题。”

秋山君想了想,好像明白了他说的,又好像不明白。

盛凝风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不过,我怎么没有发现她有婚姻恐惧症啊!”

秋山君没听清:“什么症?”

盛凝风略过这个话题,道:“但只要你身心都在她身上,那些都是小事。”

秋山君看着他,无言的问:“那什么是大事?”

盛凝风道:“抛去她心智低龄的问题,就剩下两点,第一,在你们的关系中,她处于弱势,虽然看起来她占据主导,这会让她患得患失”

秋山君心想那怎么可能?

盛凝风看他那样子就想笑,但还是忍住了,道:“只有被宠爱的孩子才有资格任性,换言之,很多人的懂事,不过是不受宠的另一种表现。”

盛凝风说罢挑眉:“你什么时候见过她对喜欢的东西放手的?”

秋山君一想也对,隐约明白了。

“对一件自己喜欢的东西放手,当然你可以认为那是不够喜欢,可换个角度看,也可能是她心里没有安全感,所以不敢肆无忌惮的死缠烂打,以期能,好聚好散。”

秋山君这下明白了,可又奇怪“她为什么,没有安全感?”

盛凝风翻个白眼,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秋山君,无声的问:“你说呢?”

秋山君感觉心里仿佛被灌了蜜,连呼吸都是甜的。

盛凝风贴心的让他开心了一会,继续道:“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果然秋山君立刻提起精神,盛凝风道:“观念不同。”

秋山君微微蹙眉:“观念?”

“你们在一起多年,我想你已经发现她的不同,或者,我们的不同”

秋山君一顿,识海里闪过很多画面。

“看来你发现了”盛凝风道:“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么?”

“为什么她对男女之间的平等执行的那么透彻?又为什么,她把爱情、婚姻和孩子分的那么清楚?”

秋山君还真没仔细想过,被他这么一提醒,有些犹豫道:“因为……观念?”

话说出去,秋山君突然明白了:“她认为男女平等,不是因为她拥有和男人比肩的能力和地位,而是……”

盛凝风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丝赞赏,接着话道:“她从心里就是那么认为的,无关能力,无关地位。”

秋山君忍不住多了一句嘴:“你也是这样认为的?”

盛凝风忍不住挑眉道:“的确聪明!”

秋山君小小的开心了一下,然后立刻收敛,想了想,道:“所以她是真的认为爱情、婚姻和孩子是不同的事情,而不是因为……恩……别的事情在推卸?”

“当然不是”盛凝风笑了:“你不能用正常成人的想法来看她,以她平时不足5岁的心智来说,绝对是伤心了就十倍奉还,讨厌就再也不看,如果喜欢了舒服了,那就抓着不放,努力保持现状,既不会考虑以后,也不会想以前。”

保持现状这四个字,让秋山君的神经敏感度提升了好几个程度,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根据盛凝风的话,以她不足五岁的心志来说,她觉得和自己在一起开心,故而只想保持原状,成亲和生子都是有可能改变现状的事情,所以拒绝。

秋山君深刻的觉得自己那天像个傻子一样。

盛凝风正幸灾乐祸的欣赏着这个表情,冷不防秋山君问了句什么,盛凝风一愣:“恩……什么?”

秋山君又问了一次:“她的性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盛凝风笑道:“看来你被她骗的不轻啊!她本来就是这样子的,什么时候变过?”

秋山君没有理会第一句,更进一步问:“她的性情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这太奇怪了,一方面是极致的心计,可另一方面又是孩童一般的简单直接,她的确是有强大的控制力,但是这种性情很危险,很容易引发崩溃或者分裂。”

盛凝风有些惊讶:“这些是她教你的?”

秋山君摇头:“在医书上看到的。”

“医书?”盛凝风想了想,想起来了:“珠子里那一套十几本变态厚的医书?”

秋山君感叹他们兄妹两个用词的精准,点了点头。

“小雨让你看的?”盛凝风还是挑眉确认。

秋山君有些奇怪,但还是如实道:“不是,是不知情的情况下看到的,后来她知道了也没有多问。”

秋山君说罢又问:“是,不该被我看到么?”

盛凝风道:“也不是,只是一般都不会让别人看到,会有麻烦。”

秋山君点头表示了解。那一套医书用词直白表达大胆,里面的方法理论更是闻所未闻,很多结论都是颠覆性的,尤其是书名心理学的部门,更是他从未想过的事情。这种东西他看了惊愕归惊愕,也不会怎么样,但是其他人看了,估计会有很多理由直接烧了这些书的。

这么一想,秋山君便明白容羽知道他看过书后的反应为何是激动和欣赏了,顿时觉得自己生的如此聪慧是这样好的一件事。

秋山君锲而不舍的问:“她的性情为什么会成为这样?”

盛凝风道:“我们刻意培养和纵容的。”

秋山君蹙眉:“她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况都不适合训练,为什么要刻意训练她?”

盛凝风笑着摇头;“你错了,我们不是刻意训练她强大,而是有意识的溺爱她,希望她保持天真简单。”

“那为什么……”秋山君刚说出口就明白了,果然,盛凝风略微苦笑:“她太聪明了。”

“她的身体条件和心理条件连正常生活都成问题,我们又不是丧心病狂,怎么会在那种情况下去训练她,我们多想让她一辈子都活在象牙塔里面,喜欢就笑不喜欢就闹,反正有我们在,护她一辈子无忧无虑不成问题。可她偏偏太聪明了,可能是因为她从小体弱,她对人对事比我们还要敏感。”

“人事难测,看不透是痛苦,看的太清楚,亦是一种痛苦。”

秋山君感觉自己的心一抽一抽的疼。

“所以秋山君,你真的要好好想清楚要不要继续下去。”盛凝风第一次正眼看秋山君,神情认真,一双像极了容羽的眼睛闪着动人的光芒,秋山君几乎要沦陷进去。

“你们之间的误会只是小问题,闹这么大也更多是因为小雨自己作。”

盛凝风倒是毫不避讳的说自己妹妹不好,反倒是秋山君不乐意了,蹙了蹙眉,又想起这是容羽的亲哥哥,按下不说。

“可是你们之间观念的不同,是无法解开的,一旦你想要和她在一起,就必须迁就理解她。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秋山君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又问:“为什么必须要我来迁就理解?”

他并不要求容羽如世间女子般全部依附于他,对他顺从,可为什么不是双方做出妥协和迁就?为什么不是互相理解?

盛凝风坦诚道:“感情之间互相理解互相迁就的确才是最好的,可问题是,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们是更好的。”

秋山君沉默半响,点头。

他不是世间那些凡夫俗子,和容羽接触的越多,他便越觉得,她关于人世关于这个世界关于感情等等的观念,是更好的。如果非要分出高下,那么她或者他们接受的教育,所处的文化,是更加文明的,高等的,甚至都超过了一向自诩文明高等的魔族。

魔族尚不肯与人族交流妥协,更何况是骄傲如她。

“而且,你确定你要和她分辨这种事?”盛凝风道:“就她那样骄纵任性的,她要对你稍有不满意就能直接甩了你,就一句话,你不是她想要的人。”

这句话实在熟悉,秋山君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你并不赞同我们在一起。”

秋山君用的是肯定句,没有任何怀疑。

盛凝风道:“我没有赞同不赞同,这是小雨的事,她开心就好。”

秋山君心想你这不插手的态度和不赞同有什么区别?

“不过既然你都问了,那我就给一条忠告”盛凝风漂亮的眼睛里微眯:“一时的误会可以解释清楚,但从本质上的观念不同是很难磨合的,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你要和她在一起,要跨越的可不止是这些,这只是冰山一角。”

“你好好想吧!”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