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1和0

文风模仿不了作者,所以尽量从人物贴近了,但终究免不了ooc

有人说重要的是1,因为没有前面的1,后面有多少0都无济于事,也有人说重要的是0,没有足够数量的0,前面有1也相当于没有。但是对于特调处英明神武的赵处来说,他只想要1,只要有1,后面多少0他都可以不要,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即使他是圣人。

赵云澜想要实现从0到1的实质性颠覆性飞跃这件事,起先只有自己知道,后来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沈巍知道,再后来,由于赵处上网查询时操作失误,让酒肉和尚林静知道了,然后在混蛋领导来得及阻止之前,林静成功的将这个消息捅了出去,于是特调处人人皆知,事情演变到后来,连赵父赵母都察觉到了,作为代表的赵母给儿子送上轻切的问候以及惨无人道的打击。

开玩笑,自己的儿子什么货色自己最清楚,她以前就不止一次的担心过自己的儿媳会被这混蛋儿子欺负,现在对方出乎意料的是个男人,出乎意料的比女人还贤惠还会照顾人,比自家混蛋儿子贴心斯文多了,她有什么不满意的?至于0和1 的问题?赵云澜自己愿意找个男人,连这点‘后果’都不承担么?

赵云澜气的想打人。

但真正让他气成这样的倒还不是周围亲朋好友偶尔投来的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目光,而是——

他艰苦卓绝的努力了这么久,贱招阴招齐出,居然还没成功!

赵云澜曾经想过用强,但是他目前肉体凡胎且昆仑君的能力回来不久,不适应加上运用不熟练,没能打赢千百年来实战经验丰富的沈巍。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于是赵云澜在越挫越勇,最后证实了没用的巨大打击下,变态了。

沈巍不知道赵云澜是被谁迷惑,一改之前的调戏强势,转而变成卖可怜求怜悯,其具体表现为

一、每次贱兮兮的撩拨沈美人,如愿以偿的进行愉快交流后,可怜兮兮的控诉他霸道强势,不尊重他曾经身为1 的人格和尊严,给他的身心都带了巨大的伤害。

二、遇到任何可以表达心愿抒发情感的场景,一定会借题挥发引到他希望实现从0到1 的愿望,哪怕一次也甘愿朝生暮死,仿佛他整个人活着都只为了这一件事,整个人生都只有这么一个未尽的愿望。

三、这货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蒙古大夫做了一次全面而深刻的心理检测,为了掩盖其目标,大手一挥将心理检测变成了官家下达的月度项目指标,特调处人妖鬼有份,强制参加。赵云澜拿着检测结果找沈巍一哭二闹三上吊,说家庭生活不和谐导致暴躁抑郁,已经上了心理病变的红榜,如果不采取行动或者解决不了,整个特调处就会从上到下被一锅端了。到时候他连同特调处的所有人都要沈巍一个人养活,约等于所有人喝西北风。

沈巍看着鉴定报告上龙飞凤舞的签名……无语。

他好歹一个大学教授,高知人士,实在不知道什么心理医生会在鉴定报告上写出‘性生活不和谐,伴侣间有沟通障碍,建议增进沟通加强尊重,最好一起来咨询’这么精确的话,又不是真的有读心术?

只能是赵云澜自己买通医生来骗人。

可是,毕竟已经上了榜,事关赵云澜的前途,沈巍虽然知道作为大荒山圣,人类官场的前途实在也没什么好在意啊,而且赵云澜上头还有一个爸和郭长城他二舅,怎么也不可能因为心理测试不过关就直接动了特调处。

可是沈巍爱他关心他已经成为本能,本能超越理智,他万分为难的在答应赵云澜和去看心理医生之间犹豫许久,选择了前者。

他虽然是高知教授,也沐浴过思想解放的大潮流,但是无论面子里子都是最保守的人,不相信心理医生,更不可能去和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说这么私密的话题。

更何况,赵云澜是他放在心尖上千万年的人,花招百出的求了这么久,他终究有些心软。

赵云澜得到了许诺,脸上笑开了花,心里对那些因为放软姿态而同情嘲笑他的人发出一声极为不屑的冷哼。

哼!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有实质性的进展、阶段性的胜利,面子是什么?能吃吗?值钱吗?能让他在这场斗争中获得胜利吗?

一群蠢货!

 

赵云澜对于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相当的珍惜,对于沈巍更是珍惜,亲自选择了一个对于鬼王来说的黄道吉日,怕这些年积累的经验不够,还专门去查询了相关信息,又购买了很多可能用的上的东西,摩拳擦掌的发誓要让沈美人拥有一次神仙级的体验,从此念念不忘,再也没有翻身的想法。

赵云澜的宏伟目标沈巍自然是不知道,但是这货本贱,随着日子一点点接近,眼角眉梢都是隐藏不住的志得意满。

沈巍感觉自己就像是待嫁的新娘子,焦灼不安又隐有好奇的等着最重要的那一天,为此茶饭难进,随便看见什么都能走神想到赵云澜,连每晚的亲密交流都会不可抑制的走神。

就这么一日日熬着,终于来到了大限之日,七月半,鬼节。

 

这天天微亮沈巍便醒来,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怎么睡,只是睁开眼,却发现赵云澜竟然比他醒的都早,见他醒来,立刻凑上前亲了一口,笑道:“早上好!”

沈巍脸立刻红了,眼眸微垂,轻声道:“早上好。”

说罢连脖子都红了,勉强维持着正常穿衣起身,声音更低更轻:“我去弄早饭。”

逃之夭夭。

经过长时间的亲密,沈巍已经不像最初那般容易脸红,今日这般,只能是因为今晚。

赵云澜对此表示,爽!

赵云澜情爱经验丰富,想要用心的时候完全可以是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好情人。知道沈巍对此心有踹踹,所以刻意安排了一整天的约会让他感动,从而心甘情愿。

然而这种事情,却是如何准备如何分心都没有没有用的,时间一点一点走过,沈巍越发沉寂,强大的控制之下是几乎要掩饰不住的坐立不安。等到了晚上回了屋,沈巍未经调戏,已经是一只煮熟的虾子了。

大概是攻受不同了,赵云澜此刻对他这一副不胜娇羞的小媳妇样喜欢的不得了,坚持了一整天的衣冠禽兽很快破了功,楼梯里便冲动的按着人亲。

沈巍当然不肯,可不肯有什么用?赵云澜在这件事上可谓是事无巨细面面俱到,早在沈巍刚刚承诺的时候就做好了节制准备。于是为了证明/保证自己会旅行承诺,沈巍这一天将所有力量都交给了赵云澜,现在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知识分子,如何能抵挡的住身手不凡的特调处处长?

好在花园别墅私密性良好,电梯一路往上没停,整个楼层就他们一户,所以除了天地良心,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大庭广众之下伤风败俗。

赵云澜平日里就热心亲热,此刻更是。沈巍只觉得他是一团火,将他一具天生冰冷的身体烧的快要融化。

呼吸交错,没了一身法力的斩魂使耐氧能力低的令人惊讶,怀里的躯体慢慢没有反应,赵云澜本以为是他技术太好,过了一会才发现不对劲,连忙松开,沈巍的身体顺着门软下去。

赵云澜大骇,伸手搂住沈巍,却见沈巍白皙的脸上呈现憋气的青紫,小口缓了几口,这才大口喘息起来。

赵云澜有些担忧道:“没事吧?”

沈巍脸更红,摇头,说什么也不愿意承认实情。

赵云澜仔细看过,也确实没什么问题,于是又凑上去亲。

这次沈巍手撑在胸前阻止:“等等,先洗澡再……。”

沈巍再了好一会也再不出什么来。

赵云澜笑了,知道他是紧张,忍不住亲了亲沈巍,嘴欠撩拨:“那一起吧?春宵苦短,一刻值千金呢!”

沈巍恼怒:“赵云澜!你成天脑子里就这一件事吗?”

“是啊!”赵云澜大言不惭之后,又笑眯眯的亲沈巍:“老公想什么你都知道,老婆真棒!”

沈巍用来冷静而深呼吸的一口气憋在嗓子眼,直憋得胸腹都疼。

好在赵云澜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嘴欠了几句,把高贵冷艳的斩魂使活生生撩拨成了脱魂使,然后放沈巍去洗澡回魂了。

然而沈巍这次回魂时间颇长,赵云澜自己在客卧的浴室洗好了之后等了许久,只听见水流刷刷流过的声音,一直到赵云澜把偶尔瞄一眼浴室门变成了望眼欲穿,浴室的水声终于停下来了。

赵云澜立刻坐立不安,可等了许久还是没有动静,赵云澜忍不住起身想要去看看,刚走到浴室门口准备开门,门就从里面开了,一只带着水汽全身通红的沈教授走了出来。

赵云澜心里轻轻松了一口气。

若不是沈巍现下没有任何法力,赵云澜都要以为他已经反悔遁逃了。

将心里的忐忑掩去,赵云澜眉毛一挑,对着站在浴室门口不动的沈巍笑道:“把自己洗这么干净,快过来让老公看看?”

沈巍全身热的大有原地自燃的趋势。

赵云澜真是爱死了他这幅羞涩稚嫩的模样,也顾不上言语上占便宜,干脆利落的伸手抱了沈巍吻下去。

他们同居已久,更亲密的事情都做了不知多少,可是想起今夜要做的事,沈巍的身体还是瞬间僵硬起来。

然而吻炙热而温柔,情人之间的爱抚更是最好的放松剂,沈巍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让赵云澜开心一次,努力放下心理防线,让自己沉溺其中,

赵云澜做0做的马马虎虎,但做1经验丰富,虽然长时间没有练手难免有些生疏,但摸一遍下来,也就都找了回来。他有心珍惜沈巍,控着沈巍的身体一寸一寸的亲吻,一路来到身下,毫无预兆的含了进去。

沈巍僵了僵。

赵云澜在情事上玩得开,硬是让亲一下都要脸红的鬼王对这种事变得司空见惯,可即使是很习惯的事情,在这一夜这一刻也变得特别不同。

他从来都没有像这一刻一般感觉到赵云澜在珍惜他,放在心尖,珍而重之。

沈巍渐渐被温柔所惑,身体放松下来,然后便是全身僵硬。

赵云澜已经趁着这时候伸进去了一指。

沈巍并不疼,也不难受,只是身体和心里太过奇怪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的挣扎反抗。

然而失去法力的斩魂使自然是无法挣脱赵云澜的,更别说赵云澜还在他空白的一瞬间袭击了他最脆弱最敏感的部位。

沈巍猝不及防,脱口呻吟了一声,又咬牙忍住,赵云澜的攻击却更密集更强烈,沈巍失了先机,要调用全部的精力来阻止自己放浪出声,根本无暇顾及赵云澜在做什么。

于是一步退步步退,沈巍都不知道赵云澜什么时候放开了自己,伏上前来亲他,手指摩挲着他的唇,他意识回神的那一刻,只听见赵云澜轻声道

“宝贝儿,你别这样,我心疼。”

嘴唇被触碰的地方传来刺痛,沈巍睁开眼看他,只看到了满满的爱意和怜惜,没有往日的嬉皮笑脸不着四六。

沈巍看着赵云澜目光慢慢的复杂,他还没读懂那是什么意思,就听见赵云澜一叹:“如果实在不能接受,那便算了吧!”

那一瞬间沈巍根本没有心思去分辨赵云澜是否是在以退为进,他只觉得心头涌起一阵难以言说的感动和满足,动作比意识更快。

沈巍微微挺身亲了亲赵云澜,轻声道:“没有,只是不习惯?”

赵云澜有些犹豫。

他是个身心健全的人精,以方才沈巍的反应来看,那绝对是反感多于不习惯的,他是想要翻身成1,但比起这个,他更在乎沈巍。

可沈巍却愿意继续。

赵云澜再次俯身亲他,一边亲一边道:“我知道你一向善于隐忍,但是我不喜欢你忍着,不舒服要说,受不了要告诉我。”

沈巍心想这真是比自己温柔周全的多,若是这样的话,想来是很不错的。

于是点头。

心理防线一旦放下,接下来便相当顺利,赵云澜一颗心放下,又忍不住恢复本来面貌,身体撩拨和言语调戏双管齐下,很快就将沈巍变成了一只任人宰割的虾子。

赵云澜到底在乎沈巍,最后进入前收敛了混蛋形象,安抚他:“我会很温柔,你别怕。”

赵云澜说罢这最后一句便准备提枪上阵,可已经是满心安宁的沈巍突然胃里一阵翻涌绞痛,他甚至都来不及发出一点声音,凭着巨大的本能猛的推开赵云澜,头堪堪侧到床边便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食物,胃液,到后来什么都吐不出来,只能难受的干呕,整个人在短短时间内肉眼可见的苍白虚弱。

赵云澜关键时刻被一把推开摔了个大跟头,脱口一句‘我靠’,正想继续骂,看到沈巍这场景,立刻失去了全部的性趣,爬到沈巍身边一边帮他顺气一边问

“你这是怎么了?”赵云澜心急如焚:“宝贝儿,你不愿意咱就不做了,你别吓我呀!”

沈巍难受的说不出话,摆摆手示意无妨,赵云澜却误会的更深,以为他是反感自己的触碰,连忙跳开,双手伸高连连保证:“好好好,我不靠近你,我离得远远的,你别吓我啊!”

沈巍想要解释,但是一阵难受涌上来,又弯下身干呕起来。

赵云澜担惊受怕,惊慌失措,想一想去到了水,热的温的凉的都准备齐全,小心翼翼的放在床头,不出意料沈巍更加难受,赵云澜连忙跑开,保持安全距离。

 

手机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来电人显示医生,赵云澜根本没打算理它,奈何手机锲而不舍的不断在响,连沈巍都看过来,赵云澜心情相当烦躁,看都不看接起电话就说

“有毛病啊半夜扰人!”

对方似乎是知道赵云澜此刻心情不好,没有介意,声音好听里带着些软,有急无躁:“赵处长,花园别墅小区后面的6号独栋别墅里出现了鬼族,麻烦请你们立刻过来看看。”

似乎是在呼应她说的话,电话那边传来的巨大的撞击声和明显是鬼族的嚎叫。

赵云澜一愣,半伏在床上喘息的沈巍也是愣住。

然后同一时间,两个人都跳了起来。

“我去就好了”赵云澜一边穿衣服一边道:“你这么难受别去了!”

沈巍断然拒绝:“不行,大封破了之后跑上来的鬼族几乎都被我们处理了,离我们这么近还能隐藏到现在的一定是能力超群,我不可能放你一个人去!把我身上的禁制取消,我带你过去!”

赵云澜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为难道:“可是今天”

沈巍已经穿戴好:“处理完这件事你再下一道禁制!事有轻重缓急!”

赵云澜一点头,收起沈巍身上的禁制,只一瞬间,沈教授变成了斩魂使,身上的污渍消失无踪,他把手搭在赵云澜身上,瞬间到了6号别墅。

 



评论(7)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