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重生

第二十章

“你以前是不是对他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楚蔓打量着王意之,问道。
容止有些头疼的看着楚蔓,她怎么又知道了?
“还真的干过啊!容止你小子——”楚玉王意之走了过来,楚蔓很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容止是不会介意她知道的,但是他介意楚玉知道。
“多年不见,意之兄可好?”容止微笑着打着招呼。
刚要冲口而出说好,却因为看见站在容止身边的身怀六甲的美丽少女而硬生生止住了。
他忍不住看看楚玉又看看容止,有些艰难的问:“这位是——?”
虽说这个年代男人三妻四妾很是正常,但是他并不认为楚玉会接受。
“楚蔓。”楚蔓甜美清脆的声音响起,简单的报上姓名,干净利落,又说道:“我知道你,你是王意之。”
接着,有些恶趣味的道:“你误会了,没有人要破坏你蓝颜知己的幸福。”
王意之微微错愕,容止的眼神光明磊落,楚玉的脸上也没有任何不妥,看来真的是自己误会了。
***
王意之好奇的打量着茶馆的内部格局,很有格调,不像是楚玉的手笔,也不似容止的风格,难道是?
“我的设计,不错吧!”楚蔓道。
“布局大方,感觉很清幽,只是——”
“什么?”楚蔓很是好奇,王意之可是行家中的行家。
只是,王意之心中有些不确定,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有些寂寥,他有打量了一下楚蔓开朗明艳的笑容,暗道自己多想了,于是朗言道:“只是可惜这地方只能喝茶,不能喝酒,不然痛饮几杯,总是很畅快的。”
“谁说这里没有酒了,这地方可有的是好酒,我们去喝一杯?”楚玉邀请道。
“好啊!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容止本想阻止的,但是看见楚玉高兴,就没有说话。
楚蔓仔细打量着走在前面的王意之楚玉,毫不客气的说着风凉话:“容止,你得庆幸王意之对楚玉没有兴趣,不然,他可是你的劲敌。”
容止无语的看着楚蔓,就是面对天如月和天如镜也没有这么头疼,他的声音冷了下去:“你多心了。”
即使有十个王意之,也无法取代他在楚玉心中的位置,这个自信他还是有的。只是,即使是十个他,也无法将王意之从楚玉心中抹去,这个认知让他有些心烦。
楚蔓冷哼:“男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容止苦笑,这又是哪一出?
楚蔓挑眉看着一脸无辜的容止,淡淡道:“难道不是?明知道楚玉一心一意的爱着你,她和王意之之间没有任何男女暧昧,可是你还是不想让楚玉见王意之。”

“……”
容止决定无视她。

“意之兄,上次违约不告而别,还请恕罪。”
楚蔓一进来就听到楚玉清越的声音。
“无妨,早知子楚兄心有牵挂,如今见你心愿达成,也是很好的。”王意之说罢,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王意之你悠着点喝,这酒度数很高。”楚蔓小心的坐了下来。
“度数?”那是什么?
“楚姑娘是指这酒很烈。”容止坐下来小抿了一口。
楚玉王意之很快就谈开了,容止并没有过多的参与,楚蔓看看楚玉,再看看王意之,又看看容止,凑到容止旁边笑道:“小子,你就是因为王意之要带走楚玉才要对他做什么吧!”楚蔓对王意之不太感兴趣,她对八卦感兴趣。
容止不理她。
楚蔓笑笑,压低声音道:“我可以让楚玉不喝酒,交换你做的事,怎么样?”
容止想了想,用手比了个杀的姿势。
楚蔓看了笑嘻嘻道:“可是你为什么没有成功呢?你要杀的人还有能活下来的?”楚蔓眼珠转转道:“是观沧海?”
容止没有回答,只是说道:“该你了。”
他很好奇她要怎么做。
楚玉,我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你有不舒服了?”楚玉立刻问道,楚蔓的身体太差了,不得不说,她肚子里的孩子能安然无恙是个奇迹。
“不是我有事,是你男人担心你身体不好怀孕,所以不想让你喝酒,更不想让你和其他男人走的比较近,比如,王意之。”楚蔓脸不红心不跳的出卖了容止。
楚玉已经失去语言能力了。
容止郁闷的喝酒,早知道就自己说了,然而楚蔓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郁闷了。
“容止你最好也不要喝酒,这会影响你的生育能力。”
说罢,楚蔓很高兴很得意的朝王意之微微一笑,优雅的端着杯子喝水。
王意之放声大笑。
楚蔓拍拍王意之笑得抽搐的肩膀,一本正经道:“低调低调,小心小命不保。”
王意之笑得更加欢乐。
容止的嘴角有些抽搐,面上却露出微笑,很温柔的看着楚蔓。
楚蔓双手护着自己的小心脏,可怜兮兮道:“别用那么温柔的眼神吓人,要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说罢又转向王意之:“你在洛阳楚园住几天可好,我怕容止那家伙灭了我。”
王意之看着楚蔓卖乖讨好的笑容,心知她在撒谎,却没有拒绝:“好。”

那想必,十分有趣。
“如此便欢迎意之兄了。”楚玉终于恢复了神色,赶快结束话题。

八月十五。
月圆之夜。
楚蔓一个人坐在亭子里,手在肚子上面轻轻的抚摸,微微侧头,嘴角含笑,时不时的眨眨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容易啊,今日你竟然能安安静静的坐着。”王意之的声音传来。
楚蔓没有回头,只是笑道:“人家小两口卿卿我我,把你晾一边了吧!”
王意之自是见识过她的毒舌,只是微微一笑坐下说道:“金童玉女,的确让人羡慕。”
楚蔓抬起头,依旧是明朗的笑容:“羡慕的话就自己找一个啊!”
王意之差点把口中的茶喷出来,楚蔓显然为自己的杰作感到十分的满意,王意之无奈的笑笑。
“呀!他动了!”楚蔓的脸上写满了惊奇,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有不断的喝药,这个孩子特别安静,到了胎动的时候也没有动静,害她一直提心吊胆的,现在她终于能放心了。
王意之好奇的看着楚蔓的肚子。
楚蔓的手不断的抚摸肚子,笑容甜蜜。
王意之看得心里痒痒,他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孕妇,更没有过自己的孩子,看见楚蔓温婉幸福的样子,他忍不住站起来走近楚蔓,却只能看着。
楚蔓发觉王意之的意图,笑吟吟道:“你也来摸摸,嗯,他又踢了一下,看样子,他很喜欢你呢!”
王意之不动,楚蔓干脆把王意之的手抓过来,放在肚子上。
饶是王意之心中霁月分明,也红了一张俊脸,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手上传来的动静分散了。
容止和楚玉走来,远远就看见王意之蹲在楚蔓身边,姿势亲密,像极了恩爱的小夫妻。
心知楚蔓和王意之没有什么,楚玉还是忍不住逗逗他;“意之兄佳人在侧,好兴致啊!”
王意之立刻站了起来,抽出手,眉目中的一丝不自然在微笑中散去。
“不敢当不敢当,子楚兄面色红润,才是春风得意!”
楚玉脸上微热,低下头不知道怎么回话。
这时下人来报,有一男子送来一件礼物,楚蔓和容止都是一惊。
该来的,还是来了。

一个很精致的盒子被下人缓缓推来,停住,然后盒子从里面打开,出来一个能颠倒众生的男子。
“Surprise!怎么样?高——”话说到一半停住,他看到了楚蔓的肚子。
从呆怔到惊愕到难以置信,再到愤怒,班睿无法说出一句话。
“你没有看错,我怀孕了。”楚蔓安安静静的说。
楚玉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容止和王意之也注视着兄妹二人。
班睿突然笑了:“呵呵!妹妹,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我没有开玩笑,我怀孕了,我要生下他。”
楚蔓依旧平静,班睿却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他的笑容冻结了,走出箱子,楚蔓下意识的护住肚子,这个动作刺激了班睿,他竭力的控制情绪,冷冷道:“打掉,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楚蔓坚定地摇摇头。
他即使是她的哥哥,也没有资格为她做决定。
班睿显然没有料到她会这样说,脸色越发的阴沉。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防备着他可能会有的过激举动时,他的动作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的身体慢慢下落,直到膝盖碰到了地面,他竟然跪了下来,放下所有的骄傲与尊严,恳求道:“我求你,不要浪费蝶的生命,把孩子打掉,好不好?”
楚蔓面色有些动容,似乎这位叫做蝶的东西对她的影响很大。她闭了闭眼,说道:“我相信,蝶会同意我的。”
班睿的希望破灭,他颤抖道:“所以你一定要浪费蝶给你的生命?”
楚蔓叹了口气道:“我没有在浪费生命,现在我们都很好,我会挺过去的。”
班睿的语气变得生硬:“所以,你是不可能打掉他了?”
楚蔓摇摇头道:“对不起。”
楚蔓的话如同利箭直直射入班睿的心,他突然站了起来,向楚蔓冲过去,速度太快,以至于容止和王意之都没有来得及阻止。
然后,他突然倒下,脸上写满了惊讶。
其他人也惊呆了,尤其是楚玉,只因她知道为什么,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她可以确定,楚蔓有一把枪。
楚蔓的枪法精准,子弹擦着心脏过去,班睿当场昏迷。
楚玉和王意之都在惊讶中久久不能回神,容止显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没有太多的惊讶,只是用眼神询问楚蔓怎么处理,那是她的哥哥。
“他还活着,容止,你去处理吧,楚玉你不要愣了,去帮他。“
意图很明显,把班睿带到飞船里包扎。
容止和楚玉很快离开了,楚蔓闭上眼的同时一滴眼泪滑落,她其实不想伤害班睿的。
王意之神色复杂的看着楚蔓,一句话也没说。
许久,楚蔓幽幽叹气道:“你很聪明。”
不等王意之回答,她又说道:“今天八月十五,月色真好。”
“是啊,月色正佳,若是被凡尘俗世所困,岂不是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楚蔓讶然,看向王意之,他的眼睛里只有温和的笑意,心中一阵温暖,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
容止不会太关心她做的事情,楚玉只怕觉得她太过分,只有王意之不说,不问,不是因为不在意,而是因为理解与信任。
“王意之,有你这个朋友,真好!”楚蔓轻声道。


评论

热度(12)